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韩文强-《与自然关联的空间设计》演讲视频

韩文强:大家好!很高兴来到宁波参与这样的分享。刚才也介绍了我们主要是老师,进行一些设计实践。今天分享的是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一些想法,还有实践案例。
    一直以来我们都希望能让空间具备更多的自然感受,我们围绕这样的线索去进行我们的实践。就像这张图一样,我们所接触的物理空间,根据与人的亲密程度,实际上分了很多层级,比如说大家坐的椅子、茶杯,这是家具岑及,然后是室内层级、建筑层级、城市之外的景观层级、以及宇宙层级。人对于环境的感受来自于一种综合的体验,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不是局限在某一个部分,比如说室内或者家具,我们希望在设计当中,跟室内和建筑之间,建筑跟室外自然环境之间,室内跟家具之间建立一些关系,以此展开我们的设计。
    回顾历史,我们人和自然环境空间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从自然环境当中割离出来,再到逐渐融入环境,再到开放。最早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希望隔离外界的自然,产生庇护。到了现代,包括现在的时代,建筑越来越多的对自然敞开,就像我最后的这张图片,先天媒体中心(音)这位设计师所说的一样,到了未来的建筑空间,更多的是跟自然环境产生一种连续性。
    中国的传统,比如一座园林,是融合了建筑、景观、室内、器物、诗歌、绘画,构成了一种综合体,在这个综合体当中产生了很丰富的人对于环境的感知。我们所希望创造的空间里面包含了材料、结构和与环境的关系。我们也希望从材料、结构、环境的角度如何做得能与自然产生更多的关联。
    第一种尝试,针对目前的室内设计过度装饰、符号堆砌的状态,我们希望能用一种比较强大的抽象化的方式,让材料表达自身的语言,而不是让材料堆在一块互相混淆,以此来加强对空间的感知。
    第一个案例是一个很小的美甲店,很小的60平米,在北京,大家可以看到它在当中的一些符号的关系,我们看到圆拱门、窗花等等,针对目前的时代的一种商业升级。我们给他提供的方案是螺旋形的结构,在这个结构里希望让人有一种柔软的包围感,在室内空间创造出类似于室外花园一样的感受。采用的材料是八毫米的钢板,这也是应对商业空间当中需要快速建造装修,所有的钢板都是在工厂提前预制好,在现场加工组装。完成的环境是一个半围合的感受,可以看到里面星光点点,希望在美甲过程中,让小女孩有一种很好的体验。随着螺旋可以不知不觉走到内部空间里,内部空间当中也用了一些垂直绿化等等的方式,其实这里所有的材料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还是希望能够提出室内的一种自然的感受。螺旋的上面都隐藏了灯光,做美甲的时候就不会太晃眼,在光线处理上能给人更多的温馨。这是一个小的空间,但是家具的摆放给人一种庭院一样,希望给人比较放松的感觉。这是细节部分。
    第二个房子是500平米的住宅,它分三层,我们依然希望通过空间的语言,让材料去说话。左边的图是原始的户型,可以看到房间都是分割开的,有一个厅。我们的设计中,希望把隔墙拆掉,希望能有一种漫游的感觉。这张照片是进门之后看到的由木质格栅形成的层层叠叠的状态,当然也是为了满足收藏的一些需要。这是客厅的空间。这个部分是在两个盒子之间,一个是客厅,一个是书房,这个空间受到高度限制,上面采用了镜面的设计,看起来更高一些。这是书房的部分,同样是半透明的木质格栅的感受,这是另外一个角度。通过这两个木质的空间,规划了内部当中的几个功能区,内部空间有一个很强的连续性。喝茶部分像在室外的环境里,用一个混凝土桌子,给人一种微小的尺度感。这是卧室的部分,把走廊、休闲区和卧室,用材料的变化来产生对比,希望用这种方式增加人在房子里游走的时候,体验空间的变化,就像是园林当中所经历的材料变化、空间活动变化等等。这是一个地下室,刚才那个空间的地下部分,同样采用的是相似的语言,只不过改造的时候增加了一些庭院的关系。沿着楼梯走下来,还有餐厅的部分,这里用了胡桃木、橡木,产生一些木材的材料上的变化。
    这个房间以前是一个车库,但是他们不用了,于是把它做成了一个非常规的音响室(音)我们做了这样一个空间。室外原本的地下庭院,图片右侧部分是加出来的厨房,希望主妇在做饭的时候心情能好一点。同样对庭院的材料处理,也是运用了与室内同样的方式,希望产生从内到外的秩序的延续性,包括地面的鹅卵石,其实室内也有用,所以这是一种触感上的变化。三层,它是有独立的出入口,是完全家住的空间,我们在这里尝试让公共空间更流通,让所有住的部分更好用。打通了公共部分之后就嵌入了一个没有边界的空间,希望有一种比较柔软、柔和一点的感受。这里嵌入了一些木质的盒子,这是家具的入口。
    以上是第一种尝试,尽量运用简化的空间手法,让材料去表达意义。第二个方式我们尝试用一些类自然的几何语言,因为我们做设计的时候不可避免遇到用几何,希望在几何的关系上进行延伸跟拓扑,希望产生连续性的空间结构。
    第一个案例是室内项目,在北京三里屯,是保利的一个教孩子音乐的建筑。这个房子,我不知道在三里屯这个地方,它完全是一个简力墙(音)的结构,我们希望框架式结构,这样有很多改造的空间,但是它这个墙是不能动的,另外这个是商场的一层,这里是一个台是因为下面是一个地下车库入口,这很像一个舞台。我们希望置入一个让孩子感受像家一样的,有不同的坡组成的像村落的感受。在这个空间里会产生很多的断面,可以产生不同的教室尺度,不同的功能,以此产生适应性,但是同时给每一个孩子和来玩的人,有一个整体的像村落一样的空间感。
    这是一个典型剖面,它在一层,还有一部分地下空间,我们希望地下空间不那么黑,于是我们加了一个中厅,让竹子长上去,上面是舞蹈教室,还有小孩玩的空间。
    这是整个设计场景,大概1300平米,能体现出人在空间环境里的一种印象。这张照片是建成之后的中厅的部分,刚才所说的竹子长出来的部分,这是接待大堂。这个竹子实际上种的也很辛苦,是活的。本来甲方说能不能种假的竹子,但是我们想,本来是给孩子玩的,但是孩子看到是假的,会不会对企业的经营有质疑,说这个是假的。我觉得在商场里产生这样一种环境,通过这样的差异,增加了孩子对这里的心灵感受,所以竹子从下面长上来,这张图片是很多个小教室的走廊。在标准的教室里面,运用的材料其实是云板,上面何以看到很多疏疏密密的格栅,我们考虑到这是一个音乐教室,需要混音,也需要隔音。这里比较白的,简立墙(音)结构被完全保留,玻璃有三层,也是为了需要。这个格栅是为了混音,让音乐有更多的反射。
    这个是合唱教室,教室的尺度不同,所以它的光线也产生一些变化。这个最早的一张图片看到的原本的建筑空间,原本比较黑的,被用作了一个舞台,演艺的部分。我们尽量在这个角度上做了简化处理,同时光线的处理,让原本不是很高的空间有更高大的空间感。这个是员工办公的地方,和教室的关系,这个走廊我们考虑尽量宽一些,甲方说孩子跑来跑去的,特别难管,孩子在这里比较放松,这也是设计师听到的一个比较好的答案。
    这是地下室的部分,其实设计都非常简单,颜色也非常简单,光线也非常简单,让孩子能在环境里产生一种自发的交流的可能。这个是舞蹈教师里,这是内部和外部所看到的状态。
    下面一个案例是在这个设计之后,我们接到一个非常奇怪的项目,农场建筑,大概2千多平米,我们之前没有做过农场,觉得这个事情很难,所以收集了很多的资料。大家看到这个图,这个农场前面是一大片广阔的田野,也非常平,基本上很难找到参考信息。我们考虑的方式是利用最最基本的北方民居的方式,四合院的空间原形,利用这个空间产生一些变化,最终呈现出一种,因为它的尺度比较大,所以呈现出一种既像一个房子,又像一个村落的感受。这是过程当中我们所做的,设计的时候制作了一些模型,这个会推敲室内外空间关系的相互变化,最后用连续的屋顶通过折叠产生不同的功能空间。
    在建造的过程中我们运用了由加拿大进口的一种木结构,这是一种快速组装的材料,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这也不依赖与当地的施工条件的手段,让这个房子能够很快扩展。首先它需要一个横隔的基础,然后上面有木质框架,上面是一个轻木结构,外围是用PC板。在搭建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基本的搭建次序,混凝土基座,然后工人认加工木框架结构。最后所呈现的是这样一个状态,我们做调研的时候也在说,像工厂这种建筑,在现在这个时代,它是一个特别功能的一个建筑,完全是功能至上的机器,能够保证生产高效。但是现在已经到了体验经济时代,会允许一些可能,推广手工的自然的体验性的可以让人去参观的这样一种工厂的环境,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用这样一种方式去做这样一个工厂。
    当然了,这个四合院本身的形式也保证了工厂生产加工的流程,它里面需要有库房,需要有酿酒的,需要磨面的,最后做成成品,储存起来,这就是一个加工流程的循环,用四合院这样的方式,工作的时候也可以有很多的入口,可以对外去运输。这个房子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建筑,跟水平的室外的田野能产生一种连续性的关系。这个房子有很多对外的游廊,你可能会不知不觉地走进去。这里因为没有特别强的功能需求,我们最后选择了这个比较廉价的比较轻质的,可能跟农田的大棚很像,但是大棚用的材料比这个差一点。这里有很大的跨度,有8米4的,有4米2的,大家可以看到这上面的梁,这个木质节点也稍微被设计了一下。这个也是跟设计公司来配合的,他觉得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可能以前是景区里面做的,表面包一个材料,不是显示出材料本身的颜色。大家看到有走廊的空间,有迂回的空间,大尺度的空间,这个都是带手工性质的。在使用的时候,他们从四川庐州搬来的老窖,工人在施工。我们希望工人在工作的时候也能带着好的心情。整个处理是用了几何的方式。这里面有很多庭院,有一些细节,这个中间的庭院是晒场,在角落的部分有很多展现粮食加工厂的信息。这个房子既可以看成一个建筑,也可以看成很多个小建筑组合而成的关系,这是堆放粮食的地方。晚上有一些光线,让整个空间产生更温暖的感受。
    刚才讲的一个是对于材料方面的,一个是对于几何方面的,第三个讲的是怎么样弱化设计形式。其实现在很多的设计不是没有形式,而是形式过强,当你弱化形式的时候,你就可以突出这个形式跟另一个形式的关系,这样的方式当中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这是让形式之间产生联系的尝试。
    第一个是在北京的院子,这个院子很小,只有450平米,形状是L型的,照片里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老的建筑,它的内部空间都比较破败,我们做设计的时候考虑到置入一个比较弱的东西,廊子,它需要包含我们所需要的一些保温设施、空调等等,解决老的建筑在现代使用上的问题,通入用比较弱的方式、透明的方式,将老的建筑,有历史存在感的构建和元素,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出来。这是新的和旧的结合的原形。廊子是传统建筑当中非常常见的,我觉得是一种记忆,有一种联系的感觉。老建筑的墙很厚重,但是廊用的都是比较薄的,用的都是钢、玻璃,是非常弱非常薄的状态。这个房子做的时间很长,将近2年半的时间,这当然跟施工的资金等等外部条件有关系。我们对这个的改造既包括一些新建,也包括一些旧的建筑的修复,还包括旧的建筑的翻建,就是在旧的基础上重新按照旧的形式去做的东西。最后呈现出来的最终状态是这样的,比较低矮的廊子,在下面穿梭,形成很多户型的小院子。左边和右边两个厢房是后来翻建的,木质的梁也是翻建的,这个房子我们认为是清代的结构,最后也得到了很好的保留和保护。
    这是新家的部分和旧的房子的联系,新家的是曲线比较模糊的,透明的状态,旧的是比较有质感体验的东西。这个设计本来不是入口,我们在看以前的北京的机理图的时候发现这本来是一个小的通道,所以我们把它保留下来了,它只有1米1宽,是非常小的窄小的入口。但是通过入口到房子里的时候有一个豁然开朗的感觉,因为它有室外的竹林的延展,上面新的是白色的空间,旧房子都是砖木的空间。这个照片拍得稍微艳了一点。这个空间从建造到现在已经使用一年半的时间了,它看上去应该是比较肉的东西,它有喝茶的空间,有吃饭的地方,现在这个空间变得很多元了,办一些文化活动,公益讲堂,一些企业比如迪奥等等会在这里做发布,做一些活动。其实做这个设计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这样一个空间,我们在最初所预设的功能跟它最终产生的结果会有一些变化,这是时代的特征,我们无法用完全功能主义的方式去设计一个东西,因为很好的空间里面应该包含足够多的空间使用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会构成未来发展的非常重要的基础。这是庭院里面的一些部分,这些竹子都是我们自己去选的,有两种不同的句竹子,主要是跟庭院的尺度有关系。这个庭院是圆形玻璃,就像鱼缸一样,走进去有很奇妙的感觉。
    这个廊子延伸到了室内空间里,把室内空间分隔成不同的区域,这些柱子也是房子的结构部分,红色的柱子是新材料,因为它的木头已经朽掉了,所以用了新的材料,这也体现了房子的历史变化过程,我们发现旧房子不是简单的旧,而是一个叠加的历史,比如梁坏了我换一根梁。所以改造的时候,对于设计师来讲应该在现场及时判断,保留很多有品质的旧的细节。这些砖都被保护下来了,很多砖的块都很大。它现在这个空间家居状态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有很多变化,可能比现在好很多,还有房间里面有很多格栅,格栅的目的也很简单,保证一个私密性,在原本喝茶的空间有一个私密的控制,用这样的方式能让人呆得下来。我们运用玻璃的时候有一些超出我们想象的部分,这个玻璃在效果图上是看不到的,但是使用的时候有很多镜像,有很多变化,这个弧形可以随着人的走动产生图像的变化,人的体验变得非常丰富。院子里还有雾,当有一些活动的时候,雾升起来,会造成一些比较奇特的场景。
    这个案例是拜佛的,这个场景非常普通,又是不普通。作为城市人来讲看到这样的地方,这是很少见的,这是乡村里的田野里的,后面会看到蔬菜大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它的前面有一条河,河岸边上有一些树,但是也有季节,比如夏天的时候河里有荷花。自然的力量永远超过人产生的力量,因为它有很多新的变化。我们的设计,不希望遵循传统的禅堂的模式化的东西,而是真正消隐在自然里的部分,然后在消隐中体现出魅力来。
    我们非常小心地在做这个模型的时候,小心测量,最好是保证一棵树都不砍,让树木都能生存在这里,这里有一个弧形的部分,我们保留下来,这有一个漫游的感觉,人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这个坡道的部分是入口,最高的部分是放佛,这里是人呆的地方。我觉得在没有方向的乡村建立一种南北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另外它还有跟河的关系。这些钢筋尽量避开树根,在胶的时候用了混凝土,我们希望它能表达更多的意义,是一种氛围营造的感觉,我们材料上用了一些木条,加上一些木质的板,它不能做很精致的镀膜混凝土(音),它本身能容纳一些施工误差,它还能保持一个视觉上的感受。另外在混凝土当中加了一些颜色,希望能跟人更接近一些。最后完成的状态是这样长长的坡道,在这个佛堂里面跟原本树木的关系。这是人走进去的状态,从入口走进来可以看到很多一栏一栏的弧形的墙面,视觉不会被打断,慢慢走到里面。内部有一个喝茶的地方,可以看到原来的那些树都在原来的位置生长出来了。但是建筑在这里似乎扮演了很重要的陪衬作用,这样的处理让这些树变得更加明显。这是在这个空间里的基本的一个状态,我们用的门窗完全是木质的,希望突出的都是材料,从结构到材料的连续的自然的关系。这是拜佛的一个部分,后面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这个房子里面还很亮,里面有小庭院,有小开口,可以跟自然产生关系,这是我们特别设计的,是完全敞开的一个面积,这种风景增加了自然的感受。这个是在喝茶。这是拜佛的时候看到的,沿河的风景,逐渐走到内部,从下面看到上面,这些都变得很有意思。这是做佛堂的时候考虑的拜佛的,跟佛像的一个关系,整个空间情境,包括晚上的灯光跟它的关系,希望营造出一些精神性的,有些渲染性的一个地方。佛像都是背光的,到了夜晚,佛像是整个空间最亮的地方。这是在庭院里面,这些不同的庭院在处理方面也都用了一些金属,希望在一个比较粗犷的环境里,还是想保留比较细腻的细致的部分。像这种风景,从人来看,白天到晚上会产生很多的变化,这是晚上在庭院里面,这是一个比较正的部分。这是在屋顶。这里面一些材料的模板在设计的时候都已经被放进去了,材料都非常简单,混凝土、玻璃、一部分木头。这个非常有意思,因为它在不断变化,建筑像一个有结构的固体,但是自然是流动的,变化的,从这样一个过程里能看到,我觉得是一种人和外部环境的一种新的互动关系。
    刚才讲了这么多,我们追求的就是自然的呈现,这里面包含了从设计思路到最后呈现的,我们通过设计让自然因素更多显现,这是我们近期所作的一些探索和思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