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凌宗湧 -《空间里的自然密码》演讲视频

凌宗湧:大家好!我第三次来到重庆,第一次是23年前,第二次是5年前,5年是直接到永川去的,这是我第三次,我想说我是重庆人,我的奶奶是重庆人,我的身份证上写的也是四川永川。所以很开心重庆是我一直想念的地方,很高兴今天可以在重庆很大家见面,我也万万没有想到我第三次到重庆会在台上,这一次过来情感还是很特别,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空间里的自然密码。
    在座很多都是室内设计师,大家想象在空间里面你们运用这么多的材质装饰的面料,到底这些材料是怎么而来,在人的生活里面空间里面,自古以来有人类居住想要住在一个所谓的有安全感的空间里面,这是不是起源,可能是山洞,可能是木头搭建起来的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所以大自然的材料,万物全部都是从大自然来,人也是。所以今天在开始的时候跟大家讲,如果我们从绿意生活进入空间的时候,可不可以用植物创造出贴近自然的生活美学。
    可能我跟大家不一样,我是花艺师,到诺贝尔瓷抛砖的场地我们都在找装饰的材料,但是我时常生活在大自然,在那个空间里面我的眼睛跟各位是一样。这是在我的生活里面跟着家人去露营,去郊外开着车子到路边停下来拍照片,如果人都是从大自然里面来,我们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那是不是其实这些大自然的材料应该是跟我们最接近,但往往可能现在都会的发展,比方说这一次来到重庆,在都市环境成长里面,可能对大自然的渴望越来越多。我们在大自然里面看得见美,还是在装饰好的生活空间里面才能感受到美,我也想跟大家请教一下,你看见的美是一个女孩子已经打点好自己的全身,妆也化好,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是回到家看到女朋友或者老婆最平时的时候,你同时会有美的感受。我们都喜欢看装饰好的,所有家具饰品摆放全部都完成。当这个空间一开始的时候,谁还看得见真实的美,是室内设计师是建筑设计师,是做设计的各位,只有你们才有这个眼睛可以比业主更早的在前面就可以看到,你知道未来它是多漂亮。在我的眼中大自然看到的是这些画面,所以当时就觉得美。用这些材料做的花艺产品是不是可以一样,我很容幸在今天提名的18位老师当中其中一位,我是唯一一位跟室内设计行业不一样,我是以花艺为主的设计师,可是今天还是站在舞台上,所以我很开心的跟大家分享从我的角度上面去看大自然,跟你们的角度去看这些材料是不是有一样的,我想问各位你想要看到的是真实的材料还是装饰性的材料,就是它已经把真实的外表给去掉了。
    我觉得很特别的是,在现在大家都在强调所谓新东方风格的时候,你心中的东风美学是从哪里来的,是从百度、手机电脑上面去百度一些别人的作品,还是国外的作品,然后去寻找属于东风元素的,还是你真正在自己的这块土地上去寻找你所谓的东方元素。我想我们作为设计师都时常会去学习别人,我想要跟大家从花艺美学开始分享几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12年前在杭州的第一个作品,叫富春山居,这个空间是一个比利时的建筑师完成的,第一个在中国东方的建筑,当时为他感动的是,我觉得他为什么可以把东方的笔译重新安排得这么美,在这个空间里面我被安排做花艺设计的时候,我心想什么样的花艺才能够在空间里呈现。
    
    所以我在杭州开始发现,就想想看我的材料哪里来,山里面去找,大自然里面去找,还是去花市去采购别人已经做好的材料。当时我的想法去山里面去找,在杭州到处都是竹子,到处都是桃花,所以先找到原材料,再思考做什么,而不是去手机电脑上寻求我想要做什么,再找材料。如果我的花艺作品是先找寻参考的照片,那我所做的作品是不是模仿是复制,如果先从大自然里面去体验,是不是先找到我想要的,看见别人的状态我才去思考我要这么去做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作品思考,这么真实的材料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又能够发现竹子本身漂亮,我何必去扭曲它,让别人去误解这个材料呢,非常直接的就把竹子心中看到的画面呈现在这个空间里面,所以在这个空间桃花竹子就在这个季节产生,在这个空间里面,虽然花艺作品这么大,可是不会让这个花艺作品在这个空间里面去争创的角色,只是自然而然发生在这个空间里面。
    富春山居到现在12年的花艺作品,又是竹子又是桃花,重复用这些材料的时候就要思考能不能做出不一样的装饰性,所以在这个空间做了12年,还在这个空间里面做花艺装置。正是因为在这个空间里面得到不一样的体验,就是因为自己去找到一个可以表达这个空间的花艺,所以想要问大家,花艺到底是自然而生的还是人为产生的,自然而生的,建筑也是,装饰也是,所以如果人为的模式再去延伸,你只是学习其他人的脚步,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当我看到莲藕跟荷花原来是同一种植物的时候,我就心里想,我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材料全部都放在一起,让它成为一个自己表达自己美的画面,所以就有这样的作品,用葫芦、葡萄开始创作花艺作品。看到农民用竹子做竹器的时候,觉得竹子好漂亮。
    我们看一下一段影片,在富春山居,让大家感受一下我怎么在杭州花开的旅行里面去学习花艺跟生活在一起的部分。
    (播放一段影片)
    凌宗湧:谢谢。上面的影片是我在12年工作的酒店之后,我想跟大家分享,如果你认为花艺只是一堂艺术课,只是增添美的装饰,我想跟各位讲,不是。如果你认为花艺材料在你的生活之中只是装点的作用,那我也告诉各位,不是。花艺跟我们一样是要一起跟着过生活的,花有生命,我们也有,其他的没有。它在一个空间里面唯一可以留下生命的就是花艺,你想一想如果在空间里面不放一点生命,人在那个空间就会觉得很不自在,因为只有你是活的,其他都是死的。我一直会认为说为什么大家可以感受到在这么多空间里面,花艺不是一个装饰的工具,花艺在空间里面是希望打动人跟这个空间产生最大的感动的地方。
    这是在杭州的阿曼,这是圣诞节,所以我重新又在思考,当我收到这样的任务的时候,圣诞节到底是不是在百度上去搜索,千万不要这样,你应该重新的思考圣诞意义是什么,在冬天绿颜色红色的果子只在冬天产生。另外,圣诞树为什么只有西方才是长这个样子,在东方我们还要复制它吗,不对,所以我就做了一个竹子的圣诞树。
    在这个空间里面可以用看起来漂亮的材料,也可以用地下的枯叶做花艺的装置。美到底是什么,是光鲜亮丽你觉得它美,当人老珠黄的时候美就不在他身上了,美是因为我今天在舞台上有光芒,所以你们把我当成朋友,有一天我不在这个舞台上的时候,你就离我远去,你觉得那是朋友吗。我想跟大家讲大自然也是,如果美永远是漂亮的外表,美是当落叶枯黄的时候,你还是真心的对她,她还是独一无二的状况。其实我今天见到诺贝尔瓷抛砖的时候,我也在思考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材料,去大自然学习起来。今天早上在展厅的时候在问,那夯土的材质可以做瓷砖吗,对,美应该就是讲当你越来越追逐极致的时候,不见得去追求以前所谓习惯看别人的方式,应该是去找大自然产生的结果。大家都是室内设计,相关的行业,你是一个追随者还是引领潮流的。
    这是一场婚宴,在杭州的阿曼,当时说打造一场独一无二的婚礼,我说是像周杰伦的婚礼还是像黄晓明的婚礼一样,我们做欧式的,打造一场奢华的婚礼,还是做一场自己独一无二的婚礼,独一无二就是吸引他嘛。所以我们用当地的材料,婚礼里面只有五月份的牡丹,只有这个花材,我就跟她讲说,你放心你老公每次看到五月份牡丹花开的时候,都会记得结婚纪念日到了。她说我老公记忆力不好,不见得会这么感性,我说没关系,如果不记得的话就找我们再做一次婚礼,她老公说他会记得的。当你对美有自信的时候,你就不会害怕会不会不够,除了他之外会不会少一点,当你看见美这件事情,会不会觉得说只有这个材料会太单纯,是不是要很多的东西放进去,这跟吃东西很像,当你发现它美的时候,你要相信它,一个材料最大气最有自信。
    这是另外一个在北京诺金的项目,当我没有进去之前这个空间是这样的,这个空间打造的艺术空间,但是你会不会觉得所有东西都具备了,可是就少了一点生命的灵动感。我就把大自然重新的再放进去,并没有去阻碍其他的东西突出的表现,尽可能在东方表现里面找到另外一个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东方的状态。这是诺金的冬天。我觉得哪怕只要一点点这些花草,不需要去把空间里面布置得到处都是,但是一点点的点缀,但是有很强大的生命力在里面。
    这是在哈尔滨,这个项目很特别,当初业主请我去的时候,说我喜欢你在杭州的作品,所以我就想到酒店的那种装饰,我说完了,我习惯用的竹子哈尔滨怎么找,习惯的南方熟悉的花材的面孔在北方怎么找,接下来面对的是冬天,请问我要在大自然里面去找什么,我遇到跟你们各位一样的问题,当你到另外一个城市,你的供应商说我没有在这里,而且这些材料都不是你以前熟悉的,你只有当地的材料怎么办,当初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说我要去大兴安岭,我说要去故事的源头,就去大兴安岭。最后在这个冬天里面,我就讲绿色和红色,就是冬天圣诞的颜色,这是在大兴安岭我们看见的,用南方的材料去呼应北方的感受,在冬天让进去酒店的人感觉到有生命的温馨,这是花艺的作品。我想要告诉他说,如果你喜欢的是江南,我想要再一次的告诉你,我希望让江南的人喜欢你的哈尔滨,而不是你去复制一个江南的酒店在东北。我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去说服他,在空间里面做了好多,那我的创作就是从大兴安岭来的。 给各位看一下在东北的哈尔滨,我们怎么寻求灵感跟找寻材料。
    (播放影片)
    凌宗湧:这是在哈尔滨零下30多度的花艺体验,对我来说很高兴,因为我可以借我的工作可以认识到很多大自然的环境,包括我来到重庆一样,我就觉得很兴奋,很想要跟重庆发生一点关系,所以各位设计师朋友,如果需要的话赶快微信我。
    接下来跟各位讲,在花艺除了在室内空间里面,花艺还可以在设计空间什么样的环境,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下我的景观庭院又是长什么样子。既然在大自然看见不需要被修饰出来的美,那我做出来的景观不像高尔夫球场的绿化,不像公园绿化带的绿化,我喜欢大自然所有有生命的部分,青苔这些都是我喜欢的材料。所以我在自然界发现很多的样貌跟它的长相,我就在思考,再一个建筑空间,当我的角色重新被出现的时候,可不可以用我的绿化装饰可以在空间里面新去表达新的可能性。
    在空间里面的花艺到底扮演什么角色,除了画龙点睛以外,另外可不可以让空间里面充满灵动感。我这里面用的就是苔藓,根本不用花就可以在空间里面具有装饰性和艺术性。我不希望有这么多丰富的材料,希望只是单纯的花艺节可以让庭院展现出来。
    用植物本身可以做出很多室内装饰性的做法,可以做屏风的遮蔽性,在这个空间里面除了人工的装饰材之外,可以在这些材料上面运用大自然的方式就可以表达出一些。所以在这个空间,虽然没有明显的花朵,但是你会发现这个材质是会让你觉得空间里面充满灵动性,简单的用花艺材料就可以在空间里面做展示。  
    我时常在讲建筑就像是一个女人制造身体的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就是帮女孩子穿衣服造型,花艺就是涂在嘴上的口红这样的彩妆,所以你会发现装点在这些空间里,这些空间就具有灵动性。庭院里面的春夏秋冬是我一直希望的,所以我在其他空间没有人工的美,用自然里面自然的草种重新播种,所以这些万物丛生的状况就是我喜欢的样子。这些都是慢慢累出来的,把这些青苔重新种上去。我会安排所有园艺的植物都是未来花艺的材料,也就是说我在设计庭院的时候都会把庭院的植物已经安排好是未来花艺可以去采的材料,要不然很多奇特的植物大自然不见得有。
    这是今年刚完成的项目,在阿丽拉,上个月完成,这是我第一次跟各位分享。当初在空间里面花艺扮演的角度就是画龙点睛,在阳朔世界界的景观里面美到底是什么,我觉得美就是这样真实的画面性,这才是我对阳朔的感觉。当我们到了这个空间以后,跟着建筑师室内设计师一起走下去的时候,我心中就觉得这是一个喀斯特地貌的花园,所以我希望庭院里面是以隐性为主,你并没有看见我们种出来的名贵花草。当空间和建筑这么有个性的在大自然里面,你还需要用其他更人工的手法去表达美吗。我们带着农民工,是把野地里面农田里面的这些植物重新生长在里面,当你的美学阳光可以真实的看见自然的时候,美这件事情是不是你说了算,我觉得身为一个空间的美学家,你自己真实的去问问你自己,美是你真实的从心而生的,还是美只是复制别人的,当你相信真实的时候,你在美的表达上面就可以丢掉一些被其他人的装饰所包裹住的。我的题材几乎没有被任何的环境所限制,让去的每一个酒店的宾客会发现它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哈尔滨的业主说,我来阳朔看到你插的香蕉树我很喜欢,我在哈尔滨也很需要,我会说你饶饶我,真的要我给你插假花。如果你看的是像的美学,你会觉得没关系,但是我想跟各位讲的是,我追求的是真实的。所以如果真实的不漂亮,没关系,因为我觉得我也不是最完美的。
    美是真的你能够发现,你真的相信自然就是漂亮的时候,你就不会再去追求那些被人工,被装饰过的一些材料。所以我就这样子一个一个完成了这些空间,这是野地里面的萆麻,野地的竹子,如果没有这些就没有办法创作。为什么做这些酒店都要做很长的时间,因为我不会替业主花很多钱,买一些进口的花材。
    今天也做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发生的地方在台北,台下的赖旭东先生原本要来的,但是因为签证的关系他没有到。我想跟大家分享,所有的设计大师全部齐聚一堂,这么多的室内设计大师我们在一起做什么事,我们做了一部森林工程,大家一起应用大自然的材料打造一部森林工程,是我们一起完成的,因为一起完成这进事情,我们心中并没有谁是大师谁是完备,我们一起完成的。我是一位花艺师,我没有办法做室内空间,很多东西都是别人帮忙的,就大家一起完成的。我们上了新闻,上了所有的媒体,我们一起创造了一个因为大自然而重新跳动的跟设计相关进入生活的案子,我们想要标榜是大自然绝对可以改变所谓的生活空间,身为一个设计师我们应该好好的思考,你的设计只是一个商业项目还是真实的进入大众的生活里面。
    最后想要跟大家讲的,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从世界各地跟着旅行,进入到大自然里面我才能够明确的告诉我自己,当你的樱花没有日本漂亮的时候,你就不要以为你自己的樱花很美,当你拥有你的竹子的时候,你也不要怀疑,为什么欧洲的熏衣草最漂亮,大自然并没有争先恐后,大自然只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原貌。我们去了印度,学生问我印度哪里美,我说印度的生活很美,印度的市场很美,所以我们一起去花市,我说你能看到这样子的色彩在美学里面吗,可能不会,我们真实的去体验印度的美是什么。当你发现原来所有的美学都来自世界各地,美就不再是你心中的中式或西式,美没有界限,美是可以跟着你可以无限的去创造,无限的去发声,美不应该被地域所谓的东方美学,只有在蝉艺的空间里面去表达,如果你心中有美不会有风格的限制,对世界的包容性是越来越大的。
    最后2017下个礼拜跟着学生要去巴黎。在这里很感谢各位,很高兴这次能跟大家见面,希望下次还跟大家见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