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施旭东 -《空间精神》演讲视频

施旭东:其实我还在花海里面,还没有回到空间设计师的角色,其实我的普通话很标准,绝对是标准的,我来自福建,我来自福建福州,我们来重庆看天上的飞机。其实重庆很辣,好象没乐趣,其实我之所以普通话大家会笑,因为我这两年牙疼,正如你们所想牙不疼也是这样,今天给了一个题目叫“空间精神”,我原来有一个题目叫“开启空间的达芬奇密码”,跟凌老师的可以匹配一下。是这样的,我非常希望我能够只放图片不讲话。先播一个视频,因为想让大家知道我经常在什么地方待着,因为这可能和我的设计有很大的关系。
    (播放视频)
    刚才大家前面看到的那一栋老房子是我经常去的地方,我经常喝茶,跟设计有  关系呢?因为我一直认为空间精神是我们所说的,我们在创造一个空间,跟人的关系非常的巨大。我们常常说以人为本来创造空间,可是我想今天所表达的一个观点,创造这个空间设计的设计师本人,他的感觉他的成长背景,他的阅历是非常重要的,他跟这个空间创造是有关系的。因为设计这件事情,我站在台上跟大家一样,设计这件事情要说的话题非常多,但是我真正上场是跟大家聊聊天,来聊聊设计。今天我来选择的是关于人的感知,人的六感和空间之间的关系,以及创造这个空间,完成这个空间作品的设计师本人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重庆的赖旭东的作品,可是他一直有一个传说,他的年龄是多少没有人知道,是一个秘密,可是我叫施旭东,我的年龄一直有人问我,我到底是几岁,我相信在座有人知道我的秘密,我今天先把跟我出生有关的数字拿出来,1969年3月25日,列侬夫妇发起的“床上和平运动”,我的年龄就是跟这几个数字有关系。这是我成长的地方,大陆离台湾最近的岛屿,麒麟岛,我成长生长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所以跟我有很大的关系。这是我们住的房子,叫做石头雏,有句话石头会唱歌,就是沿海的石头雏跟重庆这边是不一样的。其实我也文艺过,当年是这样的,我是装房专业,当时背着画板画油画,这是我当时的梦想,后来被老爹叫回来学了六年的建筑。我当时的油画都没了,我从我的微博里面找到的几张我的油画作品。
    我之前把我的背景我的喜好,我认为空间精神的塑造空间氛围的创作跟创作的这个设计师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的成长背景铸就了我所要呈现的空间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说的六感,除了我们在空间里面,我们任何一个空间创造,一定最终是给人所使用的,所以人的感知才是这个空间里面最重要的,除了人的五感之外的第六个感觉,就是我们这个空间所能够呈现的氛围。
    最近我很喜欢看的这一部电影《降临》估计很多人都看过,很多设计师在说设计空间的风格,东方风格、西方文明、东方文明等等,在《降临》里面外星人所呈现出来的,它跟我们地球人类交流的语言是这样的,所以在我整个的设计生涯里面,我在学习与传承当中,我把它分成东方体系和西方体系,可是当我们真正在创作的时候,当你完全关注于空间与人的六感和空间的精神呈现的时候,其实我认为没有风格没有东方与西方之说,因为到了宇宙,到了真正的,我们的70岁的张大青说过在顶端的时候没有东方与西方的区别。所以看到呈现出来的电影里面的画面。所以在我20多年的从业里面我更多的关注这个空间在人的六感所感受的一个空间精神,人的五感、六觉,人自然而然在空间里面所发生的所有的动作和感知。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在广东的一个项目,很有意思的是在完全的沿江的一个大楼。江景非常的漂亮,依山而建。在这样的一个项目里面,首先我会跟所有的空间的创造去了解一件事情,他是为谁而建的,所以关注这个空间的使用者的感觉。在广州有一个泉州商会,福建人的商会,很多都是闽商在那边打拼,这群人回到这个空间里面会产生什么样的状态,这是我们对这个空间的定位,对空间风格的定位。我们非常希望的是打破所有的传统的东西,这里面我们首先分析的几个设计脉络主元素,航海文化、茶叶、陶瓷、闽南话,漆艺,这个空间里面很多都是闽商他们在打拼,从福建的泉州很老的一个古镇到广州打拼,大部分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在这样的状态我们的空间应该给他提供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我们去看这样一个事情,这就是泉州人福建人的画面,航海、白瓷、古民居,闽南的古民居,皮影戏,这些产品是我个人创作的一些产品。这个设计是我,为什么在创作这个作品的时候应该想什么事情,作为泉州商会的空间设计应该怎么做,自然而然我的脑海里面有我的家乡:大海、海洋文化,海浪,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我们的大海、古船是我设计的灵感。古船可以应用的便是古船木,古船木经年受海水浸泡,历经沧桑拥有成熟男人的情怀,这种精神是符合的,这都是在我的家乡海边看到的古船木。
    我们在整个寻找素材装饰的过程当中,我们跟甲方一起,用一段一段的录像来记录我们在海边寻找元素的过程,未来将会为了讲一段故事,在这个泉州商会里面去呈现一段微电影的视频,跟我们所有来到这里的泉州商会的人来交流。所以我们当时叫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
    回头望,当每个再成功的优秀的闽商,这些企业家他们的内心都有一段记忆,家乡的话,经常在闽南的大街小巷会听到外婆奶奶叫他们回家吃饭,当这些孩童来到广州这样的都市打拼的时候,他的内心如何让他们回头望,让他们记起当年的故事,把内心最柔软最记忆深刻的心灵的那一段情形波动。所以古民居江南的小桥流水,瓦片上江南雨水一滴一滴的滴下来的感觉,没有东方与西方,也许东方是月亮,西方是太阳。我们希望在整个项目呈现过程当中,去过福建民居的人都会非常清楚,很古老的民居里面会有这样的古老的原木状态的造型,我们就是把这样一个古民居的造型复制,用LED灯光来呈现从早上到傍晚,雨丝从窗滑落的状态。然后故乡的月亮,我们希望它是投射在当头,让成功的企业家真正的感受这个空间所要呈现给他的故事,他才是真正属于闽南人的,属于泉州人的。呈现出的是这样一个效果,古船木、石头。比较简洁的手法,希望把我们想要所表达的关系呈现出来,来自故乡的元素。在做软装呈现的时候里面有我创作的产品,这是里面的办公空间,基本上也是用了大自然岩石的概念,用大海岩石抽现出来的概念来做这样一个产品,日出、夕阳日落的色彩,基本上把大自然的理念,岩石放在空间里面。中国的水墨,水墨的样纹以及岩石的感觉。还有茶会所,闽南的商人是要喝茶的,枯木、水墨,过道和一些包厢,闽南人福建人所有的交流商务都在要品茶的地方,当然同时也不能太纯粹,还需要一些商业。因为沿江,所以基本上装饰很简单。
    这次带来的案例基本上有一些共同点。这个项目是深圳,在非常繁华的,整个深圳的城市中心非常的繁华。首先是深圳的人文,讲关于这个项目思考的过程,深圳这个项目很有意思的项目,是纯私人会所。刚才说为什么是私人会所呢,因为所针对的全部是企业精英,高端的成功人士在很小的私人会所里面去聚集,并不想对外呈现商业的部分。所以这个项目怎么做呢,我就告诉他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因为尊贵的定位,个性化的定制,所以没有商业的部分,更需要有一个空间精神的呈现,它才能够让来到这里的人愿意在这里停留,不然的话,美的东西往往是很容易过时的,所以我们通过交流定位的叫姜太公钓鱼,为什么定位成姜太公钓鱼呢,首先很多人只是看到姜太公钓鱼背后的故事,可是姜太公钓鱼有几个关键词:第一,他很悠闲享受一份清闲,守候一份期待,同时感受着一份惊喜,体会着一份失落,更多的是看淡了一份得失了,领域了一个真谛,最重要的这几个属性在里面,都是优秀的成功人士来这里交流,他们是很清闲的,他们并不太在乎那一点点得失,他们在展望未来,这就是这群人的定义,所以这个空间主题精神定义,跟这少数人在这空间的定义是相同的,能够引起共鸣,所以定为姜太公钓鱼这个主题。同时解说的是人生的哲学,呈现在静与动之间。仍然是属于福建的,福建的建筑特色应该用更抽象更当代的方式来呈现。这就是在正中间玄关部分关于跟福建有关的体现,包括陈列柜,关于茶器茶品的陈列柜,是什么样进行改造的,当然这是很东方的东西。大家看一下完成之后的效果。大家有没有发现这里面始终有施旭东的印迹,岩石、水墨、福建的民居、艺术品。因为姜太公钓鱼的主题,所以来到这个会所的人越来越多,就是一群成功的人吸引着另外一群成功的人,所以现在又叫我把楼上的屋顶重新进行设计加盖,因为不够,私密性要求非常大,这个空间看到整个深圳城的夜景非常的漂亮。
    大家会看到上面的如流水的吊品的造型,这是用家居材料打造的,大家都是做设计的,可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上面灯带的色温会这么的奇怪,为什么是5千K的色温,一般的会所是2800—3500这一段的色温,为了营造天上水的过程,这个层高非常的之矮,正中间一道主梁,层高非常之矮,所以不可能做水系,在都市的空间里面没有水是不灵动的,所以我们做了一个抽象的水在天空,这样的一种手法,我们把灯光模拟了从日出到日落的一个色温变化过程,基本上营业时间是下午两点以后,我们从两点以后开始模拟日出阳光的色温。到晚上12点半结束营业,12点半的时候逐渐转换成夕阳的色温,犹如大家看到5千K色温是中午的,到了3千K的时候我们的日出或者夕阳的时候,在上面的变化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我认为空间设计不应该把空间做实,应该是有时间的转化,生命的变化,有时空在这个空间里面的穿梭,当然具体的设计不讲太多了。包括中式东方传统文化的屏风的开启闭合等等。包括青绿山水的形意用当代的手法来表现。
    我觉得设计师并并不一直在成功,他经常在失败,如何享受失败是设计师成长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阅历,这是设计师要品尝的果实。所以在这里要跟大家分享一个我失败的案例,这是在福州的一个案例,这个项目我没有做成,但是我的题样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由于我太过坚持,因为我对烟台山有着特殊的感情,后来是一个法国的设计师做了一个很当代的创作,大家如果能够有机会可以百度一下福州的烟台山,我这次拿出来的个人作品都有很深的个人印迹。非常古老的各种洋行,各种美国领事馆,因为烟台山是非常多的殖民建筑,各种风格都有。这几张照片是现在所呈现出来的感觉,我们要改造的是这一栋建筑,是原来的老美国领事馆。作为一家地产公司,一个全国很大牌的地产公司、品牌公司,在福建福州这个省会城市去做一个项目,是一个保护性改造的地产项目,我就必须要让他去了解福州这个城市是怎样的一个城市。我稍微介绍一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源地,榕树是特点,茉莉花。最重要的福州有三宝,软木画、牛角梳等等。
    当时在做这个的时候,因为太沉重了,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讲,我小心翼翼的去把非常有历史的一个地方去了解,我希望它是一个保护性改造,而不是把整个的旧建筑拆除。大家可以看到,古榕树的根须,参天从上面垂下来的根须,非常的古老,这些根须已经扎根在石头下了。我们战战兢兢的去了解这些,因为我们不希望瞬间把这些破坏掉,这都是它的院子里面所呈现出来的古老的木门,将在江边的一个小岛上,非常美的一个地方,为什么这个比较有感触,我的大学时代的恋爱经常在这个巷子里面走来走去,因为我没有去做笔稿的设计,一般都是委托设计,但这个项目要稿,正因为烟台山我有记忆,我内心深处有这么一点点柔软的地方,我希望把它做好,虽然最后没有成功,我还是很愿意把它拿出来分享。
    每一个砖上都有故事,上面有刻着图案,大家看到烟台山的老人家,参天的古榕树,边上的老人家,这就是目前的烟台山。曾经的万博博物馆,曾经是那么的有生机,而现在烟台山剩下的就是老人,中午的时候阳光、古榕树、小巷子这样的感觉,可是这份历史仍然在。
    一座花园,一条路,一丛花,一所房屋,一个车夫,都有诗意,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这就是叶圣陶对烟台山的表述。
    因为设计,结缘万科,重拾烟台山的记忆。此地记忆中最深刻的,便是充满神秘感的老洋房,以及幽深蜿蜒的弄堂小巷。
    这里,英发美德俄日荷等十七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外国商行三十多家,教会、学校、医院,于是,西洋建筑中式园林古厝林立…
    回到现实,满眼望见的破败不堪和平凡的生活场景,老建筑里面住着30几户的福州老人,我去考察项目的时候,这个窗户上面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用迷茫的眼神看着这几位不速之客,我在心里想可能很快他们要被清除去,我更不愿意把这样一个有历史的地方去做成很现代的建筑。
    当时给了两个字“静与净”与希望呈现一个很静的状态,可以是安静可以是纯净,简与减,一定是用减法去呈现原来的历史,福州人原来所要保留下来的城市记忆。一些提炼出来的元素,就应该是原来本来的样子。这时候主题出来了—时光的记忆,希望让时光停住,让记忆远存。这些导向系统,空间的设计跟园林不展开讲。
    有一个非常破落的院子,我们希望去打造一个钻石屋,希望是什么欧没有,只有玻璃的屋顶,旁边古老的钻墙,里面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客人来到这里就静静的感受曾经院落所诉说的故事。老福州的记忆,我们不希望是一个售楼部的感觉,而应该是老福州记忆的一个文化长廊,我们希望它是一个民俗博物馆,因为这些都是关于福州传统的,这里面可能会让他去展示这里面的风土人情。当时我们希望这些项目跟艺术家来进行合作,让城市让房地产去真正体现一种情怀和感情。
    我当时就写了很长的一段话,我这里提炼了一小部分,我念给万科工程部的听,我为什么要造一个保护古建筑的同时造一个非常当代的房屋。
    我不否认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认真的听一场雨,大约都可归于太忙的原因。现代的房屋已经很好的隔绝了空气、声音、风和雨。在玻璃的世界里,一切都变得虚幻和静音。在十几层的高楼里,听不到一场雨落在地上的喧哗。甚至,听不到雨打在树叶的脆响。雨,成为静无声息的影像。像挂在窗外的一种摆设。一条条,一缕缕,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天空苍白无所谓天空了。因为传统意义上的天空已经很罕见。我们原来住的房屋屋顶是用瓦片黏成的。但下雨的时候落雨响声不一样。灰泥黏着的瓦顶,兼职就是一架大鼓。声音洪亮清脆,响成一片。似乎连屋子都成了共鸣墙了。听雨是件微妙的事情。雨声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只是在心灵触动的时刻特别敏感,特别脆弱。雨声就一点点打在心上。一阵阵微微的震颤和微痛。烟台山,这片土地有听得见雨声的房屋。而这个老美国领事馆的项目设计,我也希望是听得见雨声,看得到窗外的流水。
    
    当然这个项目最终没有做成,所以我觉得设计师要享受失败的案例,享受成功的案例,因为这个项目是一个地产项目。阳光穿梭在森林里面的感觉,所以呈现的窗户不一定是现代的,窗帘不一定是现代的,我希望用更抽象的用更当代的建筑设计的手法来呈现这么一个状态。这个装饰作品在我的过往,灵感来源于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当代装饰艺术家,就是在世博会上有一个超界作品,现在在上海外滩还有他的作品,这个老师叫苹果树的当代装饰艺术,我变成这样一个作品。在我的很多项目里面,这是当年一个金奖作品,这是白色的,那是红色的,后面还有绿色的苹果树,这在我的空间符号里面都会有这样的一些装饰造型。我想说的是设计师个人对于空间精神的影响。沙漠的月牙群,胡杨林,抽象成装置在我的空间里面呈现,跟当地有关的装置,包括后面的水墨画,跟后面的山脉还有唐卡的装置艺术,还有城市绿洲的装置艺术。胡杨林的装置做了非常久,是深圳的一个软装公司帮我们创作的。这个关于沙丘这样的装置在空中,因为甲方一直希望说是水晶吊灯,做了非常多的小样拿去沟通,包括这个水墨画的喷绘跟创作要根据山脉的感觉抽象出来,这都是软装公司跟我们一起完成的,所以我们一个项目完成需要一个很综合的团队。大家看到的是很多跟原石有关的手法在里面,这就是我小时候的记忆,跟我成长的记忆是有关系的。 大家看到的是非常简单的材料,没有任何昂贵的产品。这是一个拐来拐去的理想通道楼梯间,像我的苹果树都在我很多的空间里面延续,这个造型是设计师跟工人一起创作的。在公司里面就发生了很多的故事,设计师就说曾经有一个当代装置作品,是一个当代艺术家造了一朵云,阳光一盏灯,一个当代的装置行为艺术,就有很多故事。
    客家印象,这是一个改造性的项目,并不是全新,这是原来的门洞、围墙、建筑LOGO,园林部分。我相信肯定会有客家人,因为只要有光的地方就有客家人,客家怎么做,不像某一个传统有一个特殊的表情,客家是非常融合的,包括台湾宝岛都有很多的客家人。这里面有一些简单的介绍,追根溯源、四海为家的文化理念。客家文化的传承,大家都知道竹楼,福建客家最古老的文化,山、竹林、森林等等。所以客家人有一个特点,热情好客,可是他为什么叫客家人,原因是我是客人,我从山的那一头来,因为客家餐厅开在我们城市中心,城市中心客家这样的餐饮会所应该呈现什么状态,城市人喜欢上山,城市的人喜欢到城外,这是围墙心理,山里人向往城市的生活,而城市的人又非常希望回归山里,那山才是印象当中的客家。来到印象客家我们希望是互为主客,所以山为主,故我为客,上山下山,上山是为了下山,下山上山。客家也可以很时尚,不应该仅仅是一个餐饮会所,可能应该是一个呈现客家文化的博物馆。当时跟会所的投资人聊的时候,定义叫一个节气美食的概念,大家知道做一个客家的会所很难的,有一定的公益性,有一定的商业,又有一定的盈利模式,第一点菜不能太贵,不能没有人情味,又要有会所的感觉,不能这么商业,里面的服务人员,餐饮人员如何把他留下来都是问题,所以节气美食,希望有非常多的客家奶茶,客家的蔬菜,客家的土猪肉等等,客家人的家要有一份感情故事在里面,又希望有一定的人气带动,有一定的商业模式,每一年24个节气,是否希望通过节气来营造活动沙龙,客家里面每一个节气可以推出不同的主题,是否把服务人员定义成创客者,而不仅仅是服务人员,这就是空间设计师更多的必须是思考这个空间的所应该是怎样的,而不应该是完成空间的创作而已,我们希望我们创作出来的作品是美好的,我们给他的定义所有的服务人员在这里面创意,既是导游又是销售员,同时还是演员,因为里面有舞台,每个节气的时候他可以表演。当我们空间设计师真正跟甲方串成这样一个未来成功的经营模式的时候,我们的设计其实很简单了。
    古民居的围墙我觉得很美,在创作客家印象的时候我们考察了很多的古民居,刚才大家看到的围墙外立面入口就变成这样了,比较遗憾的是这一段时间下雨了,完成的作品还没有呈现拍出来,所有的砖都是从老建筑上面剥离,上面的洞,在每一个节气活动的时候可以变成很多的烛台,变成当下的装置,变成那个节气时节的装置。上面红色的部分,是关于客家百家姓的呈现。灯是打在背后,投射到地面。非常有特点的客家文化,通过这样的一些陈列表现出来,灯光在晚上呈现,白天因为那个地方刚好是一个风口,所以我们每一个单片都是掉挂的,通过后面的弹簧,风吹过的时候是动态的,还是回到刚才前面讲的,我希望营造的这种氛围是有时间,有空间,是多维变化的,而不是做成死的东西。 那个时候就是舞台表演的地方,很多的木头是垂挂的,这是玄关进来的地方,这边的阳光会很好,经常有小孩大人一家人来,可以波动像木弦的琴弦一样。
    这上面是垂钓的3千多根的木条,代表客家人的一个石壁村的故事,那里面有3千多户的客家,从这个石壁村再往很多地方走,包括跨国海洋到台湾区,给客家文化博物馆的定义并不是一个看得见的博物馆,我们希望是去发现的一个空间。来到这边不仅仅吃饭不仅仅喝茶,去发现客家的文化,客家的光,客家的精神,客家的主客互换的状态,所以我们的定义就是说客人可以上舞台表演,服务人员也可以在舞台上表演,主客是可以互换的空间,而这些灯笼像极了鹅卵石,客家人从山的那一头穿过森林,到山的这一头,经历了无数的风雨,所以我们认为一块鹅卵石是真正经过千锤百炼所呈现出来的感觉。这三千多根木条里面象征着客家人五次大的迁移,这个光太难做,我们给他的定义是听得见摸得着去看不见,需要抬头发现客家文化,这是我们当时的定义。客家人的迁移就是穿过跟石头、森林、木头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你不要让他看到客家就应该这样,他需要去发现。
    这是我的公司,说一下我如何定义这个公司的空间精神,这是孔明锁,我是不会玩了,可是我觉得他很神奇好厉害,很智慧,包括中国的感觉,我所理解的装置,我所理解的手法把它做成这样。这是我公司做了一个茶会所。很明显的中国砖墙,这是有中国近代史很多名人聚居的地方,像是冰心、林则徐等等,非常有感觉的一个地方,在我福州的室内设计总部做了一个专门喝茶的地方,跟任何商业无关的一个地方。我经常会在我的作品里面,很多的画面是我自己画的,原来爱画油画。四合院的建筑我希望它是四水回填,中国传统里面的那种感觉。四面围合古屏风的装饰,我不是太喜欢完全照搬传统的东西,所以我对每一片历朝历代的古屏风我做了一些变化和改变,我希望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品,我这个画在这个空间里面会产生未来的影响,所有来到我这个空间里面的客人,我都要告诉他,这个边幅被我改成什么样的造型,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行为,不断的记录下所有人对我破坏传统最经典的纹饰的反映是如何的,所以我做了这样一个事情。铁板上的一些画,荷花也是我画的,这些场景都是我儿时的记忆。对人在这里面六感感觉的思考。
    这张是朝西做的一个结构,很简单什么装饰都没有,把阳光白光分解,这个空间设计都是变化行走的。
    我有四个作品入选了安德鲁,有什么共同点,这个是九乐,有签字印刷书的造型,这是九乐会所。这是静茶,这四个作品入选了。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还是我个人的印迹比较明显,所以我想表达的是,千万别忘记自己是谁,不应该去模仿作品,我就是我,我做出来的东西是跟我有关系的。
    这同样是现在刚刚在做的一个作品,兰石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在这样一个空间里面是金龙办公,可是在这个办公室里面正中间挖了一个最好的看江的地方做茶会所,所以要呈现这一批人所要表达的是什么,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包括他的名字,咬字最重要,代表了它的坚韧。虽然描绘的是竹子,可是茶叶也是这样,经过炭火一道一道的烘焙所出现的,这就是我们茶会所所要呈现的空间精神。 无论是什么公司,必须要有一个超级棒的茶会所才可以,这是它的特点。我们不希望来到茶会所的人跟客人是可以直截了当的可以看到他的,所以我们营造了一个大概是八米左右深邃的通道,1.5米宽的过道,在这堵白墙上会投射上金鱼,来寓意金融资本在拼搏市场的年轻投资者,在这里面的彷徨同时又那么的自由,所以在这个地方做了一个投影。 这是一个过道,通过过道聆听鸟语花香的声音。那边是全景临江的,因为福州是两江穿过,镜面的地面营造灵动。沿江的那边是用垂挂的手法,这种灯饰定制的。这是从那个隧道出来的,能够听见各种大自然的声音出来,从这个地方一出来看到的是全江景,一个纯落地玻璃的江景,流苏一样的灯饰。所有的这些格子我们是希望互动的,每一个格子上面,因为是私人会所,都有客人的名字,他的盏就会放在这里。这里面很多的产品是我自己自己设计的产品,特别是跟茶有关的部分。
    这是海口的一个项目,星光之城,你是否只愿为我闪耀。这个设计里面把一楼二楼三楼全部打空,让阳光穿过森林。现在正在定制灯饰,总共十米高的灯饰,整个基础是非常干净简约的,但是我们通过灯光通过3D投影来营造不同的场景氛围,因为针对的是年轻人,比如说在这个地方,上面隐藏得有透明灯,有很多的蝴蝶在水边飞翔。我们希望通过一个镜面玻璃,所有的年轻80后、90后在行走这样一个梦幻的过道里面的时候,手也在拨打着像琴弦一样的东西,是不锈钢可以旋转扭动的。
    我做设计师这么多年,11年以后比较少的在行业里面走动,我不断的行走在城市之间,不管是哪一个城市经常在行走,我做设计师的生活很重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体验每一个不同城市的地域文化,我的项目很多都是全国性的,要去体验这些地域文化,同时跟艺术家走动得更多一点,人的时间有限,这些年在行业里较少得出来,我希望做一个安静的设计师,同时能够跨界。其实我主要的灵感还是来源于大海和日出和水纹所产生的状态,比如像海上日出是很美的,大海的日出到了一定的程度跳出来,整个的颜色跟海面印色,也只有大漆能做出这样的感觉。我在大学时代主要是油画和磨漆画,所以这会过敏,经过无数到的打磨,这个作品做了整整半年,就十几公分的钵。我最近在延续的就是空间设计和跟茶有关的,并没有很商业的东西。
    我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下面有一段很短的视频,跟大家播放一下。
    (播放视频)
    设计师应该生活应该体验,我们公司从维亚开始,应该是跨界的玩法,当时做了很大型的行为艺术城市雕塑,装置艺术、灯光秀,现场表演等等,我希望设计师的生活是热烈奔放的,同时又是非常安静的。   
    好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