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何宗宪——设计源于生活态度

大家好,很高兴来到苏州,今天很感慨,前些日子拿到这个奖之后,我觉得对我有点改变,因为我发现好像忽然多了一份责任感。拿了“中国年度人物”,今年要更上一层楼,所以我觉得今天的题目很贴切,因为我们要谈“设计感动中国”,我觉得重点在“感动”两个字。
    让我想起以前我读书的时候,老师跟我说过一位美国作家的一句话,他说人出生有两个最重要的日子,一个是你出生的生日,第二个重要日子就是你知道你为什么出生。第二个日子到底有多少人已经知道了呢?知道你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我觉得找这个答案的确是很重要。
    所以今天我跟大家想谈的,是从设计开始,不过我们想谈感动,感动在设计来讲,是不是有一点抽象呢?大家知道我是在新加坡长大的,在这个过程中,新加坡教了我一样东西,就是“生活态度”。我觉得每个城市它有不同的养分,在新加坡我学到一样东西就是刚才说的“态度”,什么“态度”呢?因为我们老是住在这种阳光灿烂的地方,很多花草树木,没有冬天,所以感觉平平淡淡的。不过就是因为这个自然的熏陶,我们对生活的要求,生活的态度就稍微有不一样,所以这个影响了我设计。
    首先我们看看,我在新加坡做了一间屋子,很幸运我本身也是个建筑师,我也有机会从建筑到室内去做这间屋子。我觉得做这间屋子的时候我想法很简单,我就是给整个建筑设计做了一个“括号”,在新加坡我们只有下雨,挡雨、挡风就OK了。整个屋子不需要密密实实的,它是生活的故事在里面发生,我只需要两个保护膜,不需要封闭,所以我的整个建筑就是一个“括号”。
    从这里我就开始在想,其实我们做设计,像刚才孙总讲的,我们是在表现自己吗?表现自己的能力吗?在新加坡这个案子我就发现,原来我们做设计是可以塑造一个生活态度的,这是自然而然的。所以从这个案子可以跟你们分享,除了我们在谈设计的形式、风格之外,还可以谈我们设计怎么塑造一些生活态度,给用者有他的生活故事在里面。
    所以刚才你看到的“括号”就是在这里,屋顶和立面就两个弧形,他的生活就包容在里面。其实我整个设计是从内到外,反而建筑只是设计的一部分,而不是它的重点。这里我强调的是用者他已经在用那个设计,不知不觉的已经套入了这个态度里面,需要的颜色和线条是和他本身的生活状态,和想要的整个空间的要求和形式是搭配的,所以并不需要我跟你说我这个电视墙的造型是如何的精致,如何的美妙。不,我们其实鼓励他们平常生活不要老是对着电视,所以我们把电视机的墙面有点吊起来了,本身是关起来的,平常看不到电视,你只看到外面的花园。它的通透感让你觉得不知不觉你走一步就到了室外,所以我觉得设计在寻求这种态度。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么空旷的一个空间,你会开始享受自由感,所以我刚才提到的它的态度在哪里?因为在那里的天气的关系,他们很少开冷气,他们喜欢吹吹风,有时候淋一下雨也不错,其实是一种生活的自由行,所以我们设计的弧度和形式就是在创造这种可能性。我们再看看,其实在很狭小的室外夹缝的空间,我们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可能性,让女主人可以种种菜,你不需要一个很大的种植区,一个小小的空间,可以变成餐厅的背景,我觉得生活就是在享受这些。
    刚才提到我们开始从生活态度去影响,或者去指引我们的消费者或者使用者,让他们开始知道,原来我要的不是一个形式,我要的可以是一种新的生活态度,一个新的生活状态,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去设计这个状态。当然说起来还是有点抽象,那我们再继续看下去。
    从刚才的开放式空间到一个半开放式的厨房,整个感觉就由设计的手法衔接了比较自由,因为他们只有三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面,我希望他们不要困在屋子里面,都来大的空间感受自然,我所说的感受自然不是说我做很大的花园,种很多的树,其实我的自然是不知不觉的你已经踏入到室外,然后你把外面的风景、外面的天气、阳光引进你家里,这个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态度,而且这个在新加坡很适合他的节奏和生活,所以我觉得设计师要开始去找这种不同的环节,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状态,我们是可以慢慢去寻找这些新的生活态度。

    在做这个设计的时候,业主有很多不同的要求,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我作为一个设计师,我的出发点也有一种心态说,好不容易我在自己的老家可以做一栋建筑,连室内设计也由我一手包办,我很想去表现,不过当我真的认真见了业主之后,知道他们家里要什么,真的再去反思的时候,你发现我要做他的空间的时候,不是我表现自己那么重要,而是真的把这个挑战变成怎么把这个生活的空间,故事让他们去发挥,而不是我要怎么做。所以我制造空间,开始让他们的故事在里面,虽然小孩的卧室故意做的比较简洁,因为就一个生活态度,左边就是主人房,看起来比较简单,不过的确是可以有不同的态度。
    从这里我想讲,这是男主人地下室的私人书房,他喜欢偶尔喝几杯,我们也把绿化贯穿在地下室,所以我刚才提到的,其实我们很了解他们在生活里面的点点滴滴,可能也是一样的衣食住行,不过有“态度”就是不一样,你会发现设计其实可以带动他们每一天的一些小动作,然后从这些小动作,你不要小看这些细节,就形成了刚才所提的“态度”。
    女主人她也有自己在顶楼的练瑜珈的空间,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设计的确在创造一些价值,从这个价值我们可以发现,很多东西还等着设计师去做,是真的。我从来不反对形式,我从来不反对设计风格,不过我们希望除了这些,我们可以多看一点、多了解一点,去多发现一点。
    我们回到香港,香港大家都知道,极度密集,在一个速度很快的状态下,很紧张。大家都知道我们都在跟空间竞赛,除了资源,你会觉得香港设计师最会偷空间了。同时我们重新再看,因为大家了解香港做所谓的豪华设计的确有一套,我们会用最好的东西,我们也知道怎么去应用奢侈品。
    当然现在的香港也正在转变,看一下我们前些日子做的所谓的“豪宅”。我跟业主说,我想要介绍给他的豪华是现在最流行的“慢时尚”。它是一种简化后的深化,他听不懂,什么叫“慢时尚”?他说我在香港,我说你在香港更需要。他说这怎么谈得上豪华呢?我给他两点,他被我说服的,我说你想想看在香港最贵的是什么?空间,真的是寸土寸金,可能比金的价格还要高,所以空间是最奢侈的。在这里的设计,我唯一帮你浪费的就是空间,那你是不是最豪华?听着有点道理。
    另外一样东西是什么?时间。再有钱的人,你留意一下,真正富有的是有钱又有闲,他有空去花钱那才是真的富有,他被绑死了,有钱财万贯,对我来讲他的富有还是有限的。那我说我帮你把时间慢下来,你是不是赚到了?没错吧?所以我要是把你家居的空间,转为你可以在行动上和在生活上慢动作实行的话,就是我们谈的“慢活”,那是不是很“豪华”?我帮你把两样最重要的东西实现了,这是一个概念, 不过他明白,现在的新的奢华可以由新的定义。
    所以我们在整个的家装,我把空间不是真的浪费了,我是让他享受到空间,我们不做太多的堆砌,我们把前后花园每一寸的空间都用的很好,又不是说充分利用,你会觉得在香港有地方就应该把它做一个百变金刚,尽量可以塞,我觉得两个方面看,通常逼不得已才需要变空间、偷空间。这里是豪宅,所以我们要浪费空间,所以我们把通透感从前院到后院完全疏通了,整个形式可以看到,完全没有任何的束缚。在楼梯上我们下多了一点工夫,为什么?因为我们希望他“慢活”,“慢活”是什么?旁边有一个电梯,电梯我们故意把它做的没有那么起眼,老人家才用电梯,因为我们希望这么优雅的楼梯,让他每天可以上上下下,你连走楼梯的节奏我们都算好了,从地下室上来,我们利用石材和宽度,你走上去节奏就不一样。我说这是“慢活”的开始,每天慢慢走下来,然后慢吞吞的吃个早餐,可能望着前面的花园发发呆,那很好啊,我刚才说的慢活就希望是一个很舒适、很放松的,而且在香港特别适合。
    刚才提到整个的设计方向和形式,就是以这个为目的,所以就借了前面的景,利用外面的空间,希望他有时候不要困在里面,可以往外跑,所以刚才提到的设计细节,和我们所用的所有的手法,都是在朝着可以把他平常的作息慢下来,我也开始体会到慢时尚的厉害,我觉得这个是值得我们去推崇的一件事情。
    我们在做家装的时候,很多设计师问我,很多设计都给人家用了,很多创意人家都做了,那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还有什么可以借鉴的?我觉得,其实很多灵感就在你周边,看你有多用心去把它抓出来,我刚才说的用心不是用心设计,用心是在你的使用者,你只要发现你对他多一份关心,你的设计就会开始有点不一样,因为你关心他,你在意。你在意的不是你自己的设计,不是这一次我可以获得什么,或者说我可以有多少的回报,不,你关心他之后你发现你的回报还要加倍,所以你关心它,慢慢的可能成为一个习惯之后,你也习惯性的就会自然而然的投入,你一投入你就会看到人家看不到的东西,这个是我想讲的。

在这个案子之后我开始对慢活这种状态,不单是在咖啡馆,在这个时代这么大的压力,特别是在香港,我们知道我们需要的平衡,其实设计可以给我们。
    其中的一间小套房,我们把它变成了一个小的亭子。洗澡的空间也是让他慢慢来,可以慢慢享受,从他的主卧室,你可以看到这绿油油的景观,有的时候你真的不想起床。或者是你起床,我们故意把旁边的位置特别拉的比较宽,为什么?因为他还可以有赖床的机会,这是一个想法。所以我觉得挺有趣的,设计从我们平常的作息、一些细节,你可以有一些很有趣的可能性,这个就是我们在香港的一个尝试。
    在这个设计的过程中,除了刚才说的态度,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回到设计师你自己的心态,你心态要开始有一点点的关怀,从你的设计是看的出来的。
    让我们回来祖国,在温州我们有一次很好的机会,不久前我们有机会做一个新的生活的展示,这个新的发展区域,你可以看到在左上角的位置是建筑师的设计蓝图,他的想法。这是荷兰一个蛮出名的设计师,他对这个新的小区有一个很前卫的想法,因为他觉得中国现在发展的速度,以后家居的空间会跟互联网的空间,已经脱离了形式的报复,不单是强调在科技,而是在形式上,大家开始很清楚要什么,大家所谈的“简洁”就是“简约”,我们讲的“简约”不是简单的设计,而是当你跟我们的时代用的手机一样,当你所有的东西是在最复杂的时候,整体的形式展现给你一定要最简单、最容易,是一样的道理。
    以后我们的家,可能回到苹果手机这样很简洁,简洁的背后又很复杂,我们希望在这个新的楼盘,展现一个新的想法,以后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不是说我们强调要依赖科技,而是说我们可以怎么样做,这个是我们的尝试,所以从它的建筑,我们希望只是延续它建筑本身的很清楚的流线形,一个简单的开始。其实所有的空间形成是希望透露他自己个人的个性,所以设计本身不是重点,从这里延续到展示空间。
    我今天展示了两个居住的空间,一个是有178平米,在这个展示空间我们希望看到刚才提到的,当我把一些包袱去掉的时候,我的空间应该是怎么样的,或者是以后生活可以是如何,是不是变成纯简约?我们觉得不是,我们还是希望这个空间有一个流线型的操作的状态,不过它还是有一定的温暖度,还是有一定的奢侈度,所以我们的厅是打开了他的办公区,打开了他的餐厅,完全是一个打开的状态。我们故意把电视给藏起来,因为在不久的将来,其实大家回去已经没有开电视机的习惯了,所以我们在这开始研究,我们要的空间是什么?是一个公共空间,因为现在的时代最缺的是什么?是体验,我们要的是一个生活体验感很强的空间,而不是在这里去欣赏形式上的展示,所以可以看到开放式的空间。
    这个尝试不够,当然大空间你很容易发挥,你会这样讲。我们再看一看另外一个只有86平米的小的loft空间,我们觉得年轻人的空间很多都是从小开始,个个都是如此。我觉得小未必不好用,而且我们的重点也不是说设计一定只是在跟你讲我怎么藏我的储藏空间,我怎么收我的收纳,我觉得那是解决问题的,我们要给的是一个生活状态,可以一样是这么流畅、这么顺畅、这么舒服、那么简洁,你的专注点就在你的生活,我们觉得应该是在这一点。
    其他的功能我们现在所有的技巧、一些技术是可以解决,我们不需要去强调收纳的功能,我要强调的是生活的状态,你怎么样生活的有品位,不是钱的问题,是想法的问题。
小还是可以很有个性,我们说的小其实是知道所谓的“局限”,而且当你接受了“局限”,你就没有任何“局限”了,你要先接受。从这里我们想展现的,还是希望看到在不同城市,我们不同的可能性,所以很有趣的,你会发现反而我们在国内展现的,可以看到比较前卫的东西。我觉得一个新的状态已经产生了,其实你们年轻这一代是十分幸运的,你们可能会很羡慕我们这一代,你们有机会在香港或者新加坡,稍微比较自由开放。其实现在你们在国内更开放,更开放的是什么?因为你们连我们以前那种包袱也完全没有了,你们直接跳跃到新时代,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很不同的,因为我们还是有一个旧的形式,你们现在完全可以跳过,完全可以不理以前,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令人兴奋的东西。
    我们带你到美国,这个案子我不能想讲我们在美国有多厉害,反而我是想跟大家分享在美国不好的经验。这个是在加州,我们做了一间酒店,当然是很威风了,中国人到加州做一个精品酒店,其实也蛮自豪的。接到案子的时候是这样想,一做这个酒店我们做了三年,这三年我蛮痛苦,也曾经想放弃,原因很简单,因为真的文化不同,它本身的建筑是在一个很漂亮的帕萨蒂娜,它最出名的就是花车巡游,就在这一条大道上,这建筑已经有快100年了,它是美国苏伊士第一号的保护建筑,所以做这个案子很辛苦。我们那些专业人士好多,专门管保留历史所有的点点滴滴。翻新了一模一样,这就是它厉害的地方。
    你会觉得奇怪,这么有历史的建筑,怎么会找一个境外的设计师?为什么有这个机会?我想谈的是,当然机会是我们争取回来的,在香港我们击败了其他的公司,拿到这个案子之后,除了兴奋还是兴奋。不过当我们踏入整个过程之后,我们就发现原来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复杂的不在设计,是在文化的差异,因为他们对文物的执着,除了跟着辛苦,我觉得这个就算了。最辛苦的是什么?是受人歧视。这个歧视是说不上来的,不是说他直接看不起你,反正他就是看你不爽就对了。业主当然对我们没有问题,我说的是其他的人,一般的老外,就连施工方,一堆墨西哥人,我去现场其实很不受欢迎。
    在这个过程,我觉得最精彩的部分是,大家都觉得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我觉得当你真的有机会跟他们过招,或者真的有这个经验之后,我就学到一样东西,我觉得你汇仁是我们自己更多,你当然会发现他们的优点,他们绝对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站在哪里,我知道我们东方人好在哪里。所以在这个过程我最好的地方是什么?就是我本着中国的传统,忍气吞声。不过就是这个美德,让我真的咬紧牙关把这个案子做出来。
    而且美国人很有趣,在保育的过程,他们一砖一瓦,所有的东西都很执着,这个我真的很佩服,我还没看过要求这么严谨的。而且他的配合不单单只是施工方,连甲方也很乐意掏钱去做这件事。当然在完成后,我觉得美国人有一些值得鼓励的人,他们真的是很直接,开始他们是用看不起的眼光在跟我合作,我的整个团队,当然我遭遇了很多所谓不公平的对待。不过当案子完成之后得到的口碑和不同的反应之后,他很高兴的,真的会跟你拥抱,而且真的很诚心的多谢你,这就是美国人,因为他不了解我们,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释放的力量不是在设计上,而是在东方的精神。好的东西我们不会炫耀,我们不会讲出来,我们会默默耕耘,我们会在背后慢慢把它做好,这个就是我们的美德。我觉得在过程中我就感受到,开始很多人会劝我说,你就直接跟甲方讲,干吗要忍气吞声呢?后来我觉得这整个历程真的让我了解到,原来我们东方人有很多很不错的美德在我们身上。到那边我就觉得我很庆幸,所以我们才能完成这个案子,而且这个案子在设计上有趣就是,你看着天花和地面所有柱子都不是我的设计,都是原有的,那我设计什么?他找我设计他就是希望要不同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那我们真的帮他办得到吗?
    其实在这么大的一个限制下面,我们还是把整个新的感觉,从他不同的家私、不同的轮廓,因为他本身的旧框框没有办法打破,所以我们很大胆的把它的空间用不同的轮廓把它分割,看起来像一个很随意的花园。
    刚才我提到,在不能变的框框底下,我们把它完成改变,变成它真的注入在年纪那么大的一个旧建筑立面,开始有一股很清新的生气。房间我们也给它焕然一新,你想不到这么旧的建筑里面,是这么有活力的,所以我们把那个花园带进它的客房里面,所以可以看到,其实那些窗完全都是旧的,我们只是翻新而已,不能动。所以在这个框架里面,我们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整顿。然后业主很高兴,因为真的很贴切的把这个新的形式带进他的空间里面了。所以我刚才提到的在美国的这个案子,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原来我们潜在的一些东方的好东西,不是要人家跟你讲,有机会体会到的话,你会发现原来我们真的不赖。
    我觉得自信心除了是要人家给,设计师要自己去发掘出来,这个对我们不单单是设计,对做人也很重要,你开始真的会比较踏实,有时候吃点苦,你后来得到的会更多,所以说真的,在美国这个案子我吃了不少苦,很多人问我,你会不会因为做了美国这个案子,你忽然变的很出名,或者是得很多奖。这些我都觉得是过眼云烟,因为我每次看回这个案子,我就很庆幸,当时我没有放弃。因为我觉得案子从一开始的兴奋,到中间的无奈,然后又被排挤,在中间的几个过程,曾经有很多动作,希望把境外设计师给踢掉。不过因为坚持,我很庆幸还是保有我们一些东方的精神。因为我刚才提到,虽然我们没有像外国人那么直爽,不过我们的默默耕耘,后来是有人看得到的,所以我觉得大家真的不要看扁自己。
    接着带大家到刚刚完成的项目,在澳大利亚悉尼,这个案子很有趣,他到香港要求我们做一个儿童游乐场,你会觉得奇怪,你要么就做幼稚园,不然的话就做幼儿园,或者是一个早教中心,他都不是,他是一个游乐场。我就觉得很纳闷,我有机会做一个游乐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外国人的小孩,小的时候真的不让他们去上什么补习班,上什么芭蕾舞课,弹钢琴,就让他去玩。室外空间很多,室内的还蛮落后的,不是发展的很全面。再多一些互联网,因为我们早期在香港的一个案子,那个业主看了,看到我们的一些力量他觉得很棒,所以就千里迢迢来找我们。
    我当然很开心做这个案子,因为我学到了他们对一些小孩空间的想法和态度,他们觉得玩最大,不像我们中国人,学完才玩,真的完全不一样。那我就跟他们学到东西,不过你记得我刚才说的,我们东方还是有好的东西,所以我去了澳洲,我当然是要把东方的好东西给它,然后我们才有价值。所以到这里我给他一些我们的好东西,我跟他说你不可以傻傻的玩,你从玩可以学习。我觉得就把我们这边已经很厉害的,我们怎么逼小孩去玩的状态。我说学习是好的,只是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然后他们很高兴,本来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游乐场,我们说服了他,其实从玩里面学习更重要。
    所以我们就教他,原来在玩的过程中,不要像以前买一个大玩具,傻傻的在那边半天,消费掉。不是,玩他也学到一些创业的东西,可以学到不同的东西,当然是以玩为主。这三张照片都是现场拍的,我就开始觉得,没错,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们可以把一些东方好的东西分享出去,这个就是我想讲的。这个就是我们设计师应该有的优势,不一定是分享到不同的文化,我觉得不同的城市也可以,不同的领域也是一样,这个就是设计的方向和概念。
    说回这个案子,整个设计中,我刚才也把我们东方最厉害的东西,有一点才艺的东西把它放进去,除了他德国订回来的三层楼高不是我设计的之外,其他的空间我们希望它是浑然天成的,完全是一体的。而且我希望更多的设计师可以投入去设计儿童空间,因为我们觉得这方面的确很缺乏,的确需要我们创作,帮助小孩重新在这里面建立信心,而且建立一种新的形式。我很幸运我可以去做这个尝试,我也希望通过这个尝试可以让更多业主看到,其实空间真的可以改变他们在里面的新的形态。

    所以我们把它变成一个很不错的室内的公园,我们故意做了很多可以爬进来的可能性,因为我们觉得做小孩空间,最有趣的就是你怎么观察他们,怎么去利用不同的空间,然后不同的可能性,所以从这里你可以看到,这个设计其实我们花了蛮多心思,本来业主从德国订了整套很不错的大玩具,我们叫他推掉,因为我们跟他说你太不懂小孩了,小孩玩几次会腻的,你在公园看你就知道了,当然很久来一次OK。因为你抹杀了他的想象力,我们是要把空间跟玩的攀爬,和一些互动的空间结合起来,所以我们做了一间小屋子给他,中间有一个私人游泳池,所以他整个的场地,尤其在这里的投入,就跟你玩一个玩具完全是两回事,因为小孩跟我们成人一样,对空间是敏感的,对空间是有感情的,所以这个我们证明了给他看,这个设计令到整个空间可以完全的不同。
在澳洲家长很喜欢喝咖啡,然后等小孩,我们觉得这个不够,我们希望让他在这里不单只是等小孩那么简单,我们觉得在这个咖啡厅,小孩也可以玩食物,所以我建议他们披萨还没烤之前做一些简单的点缀,玩一些食物,让厨师去做,所以我觉得这个设计的过程,我们有很多新的想法,我们把图书馆搬进来的原因,我们跟他说玩有分动态跟静态,静态的可以从游戏开始,不是学习,它是另外一种玩乐,所以我们觉得玩的层次可以复杂性,可以多样化。
    上面这是一个气球,因为我们知道以前的小孩喜欢爬高一点,不让家长骚扰他们。
    另外一种玩就是我们做了一个UP  ROOM,让他可以玩一些简单的颜料,这里我真的是用了我们东方的想法,我说东方最厉害的就是让小孩学习,我觉得他们的玩就缺了学习,所以我就把这个给引进来,真的很成功,他们觉得这个形式很好。
    最后洗手间,小孩很多不喜欢洗手,我做了这个八爪鱼之后他们很喜欢在那里玩水,只要可以玩,你不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变喜欢,这个就是我想表达的。
    这个过程我也想让大家看到,当你用另外一个角度去发掘的时候,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可以让很多事情发生,我希望让大家看到这一点,可以尽量再去发掘新的可能性。
    这些都是他们在现场拍的,当然看到小孩那么开心,我觉得在感动别人之前,你自己有一种感动反而比较重要,想想你自己做设计那么久,肯定有一些业主,他的真情流露,或者是他的感谢会让你觉得值得那么辛苦。我觉得就是这种情怀,我觉得我们讲的“感动”,并不是说真的要直接感动别人,我觉得先要感动自己吧,你自己觉得我做这行值得,我做这行挺有意义的,就回到我开始在问,第二个最重要的人生的日子,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接着我们看一看,刚才提到了从小孩空间,我们再想想其实设计真的可以重新改变生活你会讲,当然了,你有机会做一些国外的案子,天马行空都有可能,老实跟你说,很多东西是争取回来的。我说争取不是说争取案子,像澳洲那个案子,开始给我的要求很简单,他已经买了三个大的玩具放进去,我只要装修完收工就OK了。不过这个过程我们帮他重新打造,我们跟他谈,我觉得很多东西是需要去争取的。所以我很相信设计师可以定义好的生活,这个案子你可能会说在国外可以,国内不行吗?我可以跟你分享,这个是在国内的,可能你会碰到,也是我们刚做不久的。
    它是做定制家居品牌的,大家知道吧,全屋定制,从厨房到你的客厅,全部帮你定制。它的展厅,不同区的销售空间,除了秀它的衣柜、橱柜、浴室,所有不同的柜,从欧式到新中式、到现代都有,琳琅满目。我们的责任是帮它重新打造它的展厅。
    你会觉得反正就是一个展厅,当时我们就在想,其实做什么生意都好,回到初衷,我们是要把一些更好的生活状态带给消费者而已,就这么简单。所以我们做这个展馆只有一个目的,我们重新再看,我一家人来选家具,来选我的定制家居,来选我新的家,应该是什么态度,应该是什么心情,应该是怎么样的空间让他去选,这个是我设计的方式,所以从这里我们出了这个答案,
我们就希望他选这个家具的时候不要烦,因为大家都知道装修最烦。回到我刚才说的,他其实要选一个生活的方式而已,适合他一家大小的生活方式,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要那么复杂呢?为什么要那么多资讯,那么多轰炸?那我说,不如我们重新去对待家居的空间,你去选应该是赏心悦目,应该是很兴奋、很开心的事情,因为我要来创造一个新的我自己的家,所以我们就打造了整个空间。
    像你去逛花园一样轻松,我们希望他放松慢慢选,不要去轰炸他一大堆的资讯,你不要教他,你让他去感受他要的空间,他要的品牌,他要的家私,然后一家人在那边慢慢度过一个很好的下午,然后他就可以跟你选到他要的东西,所以从柜台一开始,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书架,然后让他走到中间的厅,你可以看到都没有怎么卖广告,都希望他开始静下心来,然后从这里你可以看到,我们后面有一个很漂亮的咖啡吧。旁边我们有一些休息区,一些洽谈区。
    我们最主要的是一个概念,我希望你回家的感觉就是这样,你要选东西,你应该是静下来慢慢去选,选对为止。所以我们就给业主有这个概念,然后业主他们也很喜欢这个ideas,你东西好,你不怕人家比较,让一家大小在这里慢慢的很舒服去选他们的定制家具,所以我们着重在整个展厅的氛围。
    后面是一个很大的小孩的空间,因为家里谁最大?当然是小孩最大,所以我们给他一个很棒的很大的娱乐空间,家长可以在外面慢慢去选他想要的东西,或者在这边逗留。
    进入展厅你会看到一个展示的不同的生活空间,在展厅的空间里面,最主要希望延续外面那种休闲的感觉,让他进去好像去拜访不同的家,去看不同生活的状态,然后去选,我就希望是这样的状态。而不是去看这边好多东西,琳琅满目,我觉得他们应该看清楚这个是我要的家,这个是我要的生活的可能性。

然后我们把每个家做成不同的状态,每个状态都是截然不同的,有些是很浓的味道,有些是很简洁的味道,有大的单位,有小的单位。你在里面穿梭你会很轻松,而且你悔恨容易投入到那个生活的状态,而且会很真实,这个就是我们希望给他们的一个讯息,所以我刚才说改变其实就在这里。
    这个跟“感动”蛮重要的,我们有机会在香港做了一个医疗中心,大家肯定是很讨厌去医院看病的,因为空间完全是设计给治疗病人的流程,而不是设计给病人的,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大,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所有的设计是方便医生治疗病人,他没有照顾到病人的心态,因为病人其实最脆弱的时候就是生病的时候,我们的心灵特别的脆弱,所以我们就觉得,其实设计应该可以改变这个,我们应该为人多着想一点,所以在这里的医疗空间,一进门你看不到柜台,我们让他进入的有点像隧道的感觉,看到光明。
    进去才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让你等待区,然后我们就分了几个区域,服务台之后其实你做下来,因为它算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医疗中心,我们有几个不同的区域让他等待,可以看到外面的景,很轻松的做一个开端。我们觉得可以放松,对你的病情肯定有帮助。所以你看从这里开始,就算你去里面的每一个诊所的过程,我们也希望他的脚步轻快一点,优雅一点,不需要随时要去送命的感觉。我们设计有太多的时候照顾的不是病人的心理,所以我觉得连里面治疗室的询问区我们也做的很轻松,你跟医生聊起你的病情,聊起你的状态,你看着这样的情景,望着外面的景,心情再不好也会好一点,这是我们相信的。
    所以我觉得,其实我们应该重新去看医疗为人而设的状态,而不是为医疗程序而设的,更不应该为医生而设。在卫生、其他的要求都照顾到了之后,最重要的是照顾到病人的心理,这个最棒的地方我们用来干吗?拿药的,等待配药,我们就可以在沙发上,中间有一个水池,围着水池坐,就等拿药。我觉得拿药的地方最头痛的就是大家心情已经不好了,等了半天了,然后有一些又病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所以如果再一个比较轻松的范围,你不想对着人可以对着外面的景,这样等药的过程,我觉得其实对病人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觉得这个环节我们照顾好了,你会觉得你有一定的所谓的尊严。
    我们把最美的一些景观都留给了病人,我在看病的时候我不想在一个密室里面,就算房间再小,我们也希望把一些好的景观,让病人的心情可以很开朗。
    洗手间很重要,我们也没有真的放过,可以看得到,其实我想讲的生活细节的确是构成了生活方式,所以我在跟大家说一点点的就是有关感动这一回事,我比较感触的就是,站在台上可以跟大家分享,你们可能会觉得,是因为我得到很多的荣誉,还是其他的原因,不过我觉得,重点还是回到你自己,我觉得我常常希望用设计的力量,不单单只是影响别人,或者做一个案子那么简单,我觉得设计可以帮自己的人生有一个不同的人生,你可以用设计去设计你的人生,我一直坚定是可以的。我觉得做一个设计师,千万不要只是为设计去打拼,你应该利用设计来丰富你的人生,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话你就再也不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因为你的人生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不要想说怎么去感动别人,前提是你应该用设计先改变你自己,然后从你自己开始,你就有自己的一套,然后你这一套要是能感动你自己,你旁边的人就会被你感染,这个就厉害了,因为接下来的可能性大家都不知道,只有你在经历。
    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我希望你找到“出生的理由”,每个人一定有他独特的理由。就算没找到,不要紧,过程再继续找,也是一个美好的过程。
    最后我给你们看一个在香港的会所视频,这个视频在香港我做了一件不错的事情,在市场还是充斥很多奢侈、奢华的状态中,我们说服了业主,做了一个清雅、淡然的会所,“淡”不是为了设计,而是我们希望使用者真正“用”会所,而不是拿来“看”的,希望通过这个影片你们可以做到我们为住家做的最新的香港的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