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孙华锋-《行者》演讲视频

 孙华锋:尊敬的各位设计同行大家下午好!我们大家在设计圈里待的时间比较长可能对我和赖旭东相对会熟一点,我们俩是联系密切,本来应该是赖旭东老师先讲,当然他听说今天南京来了很多的设计师,他就不遗余力的把他的PPT做好,所以为了展现更好的东西给大家看,我就来打头阵,先抛砖引玉。我们两个题目很像,他是在路上,我是行者。我们两个叫做行者在路上,不是因为我姓孙,我觉得今天的演讲主要是行者行走在设计路上的人,到了今天实际上我们还真正在一线上埋头苦干的这么一些人,是真正做设计的一些人,而不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或者出了名之后基本上到处游走,而不是真正去做设计,可能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不仅是对设计,可能对我们的人生都有一些自己的思考,我想更多的还是来给大家讲讲我自己的一些心得体会罢了,我觉得这么多年了去演讲,我觉得再去讲如何做设计?设计怎么去做?我觉得都有一点过多的太零碎了或者讲生活,我觉得也过于空虚,我觉得把他们结合在一起谈谈我的感受。我是在河南长大的,大家知道河南也不是一个发达省份,早一些年也是一直被诟病的一个省份,早一些年出去之后你说你是河南的,别人也会问河南人会做设计吗?带来了很大地域偏见,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其实我们中国人有很大的臭毛病,出去老怕老外瞧不起你,在国内怕别人瞧不起你。尤其在南京的,可能港台的或者是北上广深来的做的很烂的设计师都能把你的饭碗抢掉,我们的业主会说我请了一个台湾、香港的设计师或者我请了国外的设计师来,其实跟我们南京本地的设计师做设计差的很多,但是外来和尚会念经,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加强自身,有一些东西不管我们诉苦水也好,我觉得没有多大的意义,还是要自身做好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
    一般前面都是我们的惯例,我们一般不太会说它,但是我今天一定要说说。这么多年其实我今天能站在这里,我觉得尤其像我们这些省会的,过去二线,现在我们都已经变成新一线城市,好象我们也变成了大都会的人,我们早一些年的时候,当时的老会长让我参加学会,包括参加大赛,十几年几乎拿了所有的奖项,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大家也非常的出名,而且现在出名的心非常的爆棚,各种自媒体去宣传,都把自己宣传成大师一样,当年我们只能靠作品,没有现在的这些东西,所以我们那时候真的硬打硬拼出来的。
    这些年我们获了很多奖,基本上所有的奖项我们都获得了,就像我们CIID的人物提名奖,我好象已经三次了,老是千年老二,其实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我觉得大家聚在一起聊聊设计是最开心的。
    去年我入选了美国杂志的名人堂,其他的这些每年年度人物基本上都拿完了,我并不是想来炫耀这个东西,有时候可能你会站在某一个地域上会有一种要被人认可的心态,也可能是引喻了一种自卑心,或者想要让别人认可你自己或者某一个地区或者某一个你一项要展示的一个方向,但是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来源于你自身的强大,我们把我们自己做好就可以了。
    我们不管做什么样的设计,我觉得每一个人的生活的经历是完全不同的。当年我记得邓老师在给我们讲一堂课的时候,他说你们下面的人基本上都是废物,把我们全惊呆了。他说这个设计基本上是天生的,靠后来的努力基本上不太靠谱,所以为这个事我们吵了很长时间的架,但是这个事反过来我觉得我们从小长大受到整个的影响,不管是先天、后天的我觉得都会对你未来的设计都是足够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所以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一样,可能带来他的作用也会不一样,大家的世界观、角度都不一样,我觉得这都无可厚非。我觉得不要随波逐流,我们现在的设计师最大的问题就是随波逐流,今年比如说沈雷做完之后,我们设计师全部跟在他后面,我记得郑州的一个楼盘都是跟着他后面抄,我们业主也抄,设计师也抄,我觉得是挺可悲的一个事情,因为每个人有自身的特点,我觉得能把你自身的特点认识到,发挥到最大,我觉得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我觉得我们从感知、感觉、感悟走到今天,我觉得从这方面来谈谈我自己的一个想法。
    首先我觉得是感觉,每个人接触艺术之前就是感觉,当你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才接触了真正人的世界,以后你会接触到音乐、绘画、文学,我们所谓的艺术类,你去学设计,你可能去做设计的工作,我觉得这些所有的东西对每个人真的有非常大的影响。
    先聊一下音乐,本来我想做一些音频,但是后来我有一场演讲的时候放过一次,这种场合的音响放出来蛮糟糕的,后来就不想放音乐这个东西了,其实音乐同样一个曲子不同的人来表演达到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不同的配乐,不同的和声或者不同的演绎场面达到的效果都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戏曲算是音乐的一部分,正好昆曲也是我们江苏的,这也是我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实我从小特别讨厌听戏,我一听戏头就疼,有一年我在北京去听游园惊梦那一场听完以后,把我整个感觉全部改观掉了,我觉得昆曲这么好听,他的舞美、服装深深的打动了我,我觉得这些都会震撼到我们。可能这一生当中你会遇到不同的事情都会影响到你未来的设计,所以我通过这样的后来做我们自己的设计,大家可以看到右边这个设计是我们在深圳做的江南厨子的整个设计,我们看到这个以后,希望把舞台化的东西,传统的东西,他的色彩、场景、服装的所有的东西都希望用到江南厨子里面去,希望展示这个时间我对空间的理解。
    刚才孔主编也说我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其实我希望这些理解不是完全符号化的东西,他是我真正内心感受到的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如果掌握在你手里的时候,我觉得勾勒出来的东西才是自然的。如果我们去用符号化的东西勾勒或者我们去堆砌,我觉得东西做到最后会非常的牵强。
    另外,摄影也是我最大的爱好,有事没事的时候我都会拍摄,其实这些东西都会影响到你。可能喜欢摄影的人都会觉得我们拍人物类的方向的东西会最受瞩目。我这个人蛮懒的,我不太想行走的时候带着很多的思考或者过多的思想,对社会等抓拍这个东西,我觉得有一点累。我反而喜欢到大自然当中随便拍,我也很开心,微观的东西我也能拍,更大的宏观的东西也能影响到我,会影响到我的性格。一个人的性格的使然会绝对影响他整个的内容。
    这都是我旅行当中随手拍的一些东西,我其实蛮喜欢没事去拍整个抓住你看到事物的一瞬间,大自然带给你的感受。比如说微观、宏观的,包括春天里春意盎然的东西,他都会感动到你的内心。
    包括我们去东北的雪山上,这是我们河南黄山封冻期的时候,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这是黄河的湿地每年有很多的过冬的动物都在这里,其实他都会感受到你。无论是从中国的传统文学也好,中国的绘画也好,你都会感受到很多的东西给到你。
    我们设计会运用到很多的跟这个有关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做的巴中火锅,像重庆一样做到整个概念里面来,因为大多的火锅店我觉得做的都过于牵强附会,传统的火锅基本上都是格栅等等应用,我觉得应该变一下,所以我们希望把大自然的东西引进来,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方案的时候,包括这些灯具的使用我们希望做的场景化一些。
    第二稿的时候,我们的业主说能不能再红火一些?因为火锅是一个微距,所以我们也希望在红色的运用当中,我们怕色彩过于冲击性,所以我们把中国传统的园林背景关系,园林的首发穿插到里面来,包括间隔我希望在特别吵闹的火锅店里面起到一个心里暗示的间隔。
    其实跟我做摄影有很大的关系,我大学读的建筑学专业,但是我从小喜欢学画画,所以我们很多人不理解我们,理工科的学生都觉得这个人不务正业,我从小学国画,我画了很多年的国画,国画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大家从第一张放宽的到唐伯虎的等等其实都非常的影响到我们。每一幅画都是极品,但是他们使用的手法、绘画的表现的意境完全不同,可能在我们中国的当代和过去我们文人里面,大家对待像八大山大写意的东西是至高无上的。
    我觉得对室内设计也是一个提醒,刚才主持人说了少就是多,说了我们设计界的名言,其实我不太认可这个事情,不代表少即是多,我觉得其实我们现在整个的设计界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我们很多媒体杂志上的照片拍的非常好,尤其是纯白的空间里面什么都不摆,拍出来非常的震撼,那个词写的也是非常的牛,但是实际上你去现场看到的其实是非常烂的,其实不是少就是好,也不是繁琐的东西就不好。十八世纪文艺复兴的时候留下来的东西不好吗?很好,只是现在人做不出来,所以我们不要以偏带全的评论,我觉得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东西。我们也会把这些传统的印象中的东西慢慢运用到我们整个的室内设计当中,这是我们做的五星级的一个酒店,他临在湖边,因为是古都嘛,会给你限制很多的条件,如果你做的太简,他觉得不够吸引有钱的客人来入住,他会提供很多的附加条件给到你。今天我一致认为设计师是设计师的方面,业主是业主的方面,你既然拿钱,你就要给人解决问题,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上更多的兼顾我们的设计理论和商业规范,我觉得这些东西是我们要去想的一个事情。我也希望我们的东西做的能够兼容一些。
    说到这里,我觉得讲讲传统文化的使用,我一直强调现代里面融入传统,不要传统里面融入现代,我觉得这个方向不要反了。传统里面没有办法融入现代的,但是现代里面能够去融传统,我觉得能融就融,否则不要勉强。当代社会也是中国人的社会,不是因为我们有西方文化冲击了之后就不是中国人的社会了,我觉得这个事情要反一方面去想。
    其实为什么提文学呢?尤其是现在年轻的设计师,我知道天天对着手机、ipad、电视,所有的媒体的通讯,基本上很少有人看书了。大家会看到这个年代可能纸媒慢慢的都不停的在倒闭,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去看一些文学的东西,我觉得它能真正影响到人。其实锻炼一个人的思考和想象力是在你阅读的时候,你们大家现在会看到很多的电影,看到很多的电视剧,你看他拍的时候人物的展现,剧情的跌荡,但是永远不如你自己看小说的想象力。很多人会说这个电影拍的时候跟小说差的很远,其实一个设计师在读文学的时候是带来最丰富想象力的时候,也是带来最好的文学修养、艺术修养的时候。
    这一篇沈雷也在下面,我们几个很好的哥们都会相约到处游荡,有一年云南的林老师邀请我们去云南看他的一个项目,当时时云(音)我们几个人都去了,大概去了二三十个设计师,这是其中的一部分。
    在结束的时候,沈雷说大家既然来一次了,不要这么吃吃喝喝看看就走了,最好每个人写一篇文章,我们一二十个人大概回去每个人开始写自己这两三天里面在云南的感受。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我觉得每个人写的角度不一样,每个人的文笔不一样,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他是对我们设计师这几天的行程的浓缩,我觉得真的很难得。我并不是要卖弄我的文学功底有多好,也不是想去说它,我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在我们设计师当中去提倡的。因为我们现在除了做设计之外,我们跟沈雷等也经常给各个杂志写很多的东西,我觉得他对我们另外一方面都是一个熏陶,所以我觉得设计师应该是一个杂家,应该是在各方面都要吸取营养丰富自己,我觉得你的设计才会慢慢的如行云流水般的做好,真的是如此的。如果大家聚在一起只谈设计怎么做,我觉得这个设计永远是做不好的。最后这一句话,设计之外的东西或许会大于设计的本身。
    “三十幅共一毂”,其实我觉得有和无之间,其实我们内心的欲望填的太满的时候,你就再也没有空间了,我觉得对我们设计师来说,我觉得它也是一个警示。
    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更多的应该保持心灵的独立和自由,我觉得这个是真正重要的。感觉以后我们才会感知整个社会,才会进一步的去发展我们自己,所以每个人的做设计的阶段也是螺旋式上升的,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要慢慢不断的去吸收、去分辨的。
    我还是引用老子的这一段话给到大家,“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致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
    道是大,很多设计师演讲的时候,都说孙老师我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大师呢?都沉浸在这个上面,其实这些理念我觉得你们要慢慢减少。当你慢慢没有这些所谓欲望的时候,无欲则刚才会无为而无不为,真的是如此,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我刚才说慢慢去想我们对于整个社会的态度以及对于设计的理解。
    通过感知以后,我们就开始做我们自己慢慢的设计,这是我刚出道的时候,大概二十多年前的设计,那时候我们中国没有设计,我们跟着港台的屁股后面跑,所谓的欧陆风、港台风,我们就这么点东西,我们那时候是没有思想的,后来慢慢的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觉得我们是不是要思考了?这是我十几年前做的,那时候我就开始想中国传统文化是不是融入我们现在简约的空间里面来?当时李会长非要拉着我来到学会参赛的,这是第一个作品,这家店我帮他们创造了一个多亿的财富。
    后来开始发展了,尤其到2007年前后,我们中国整个经济飞速发展,我们中国人开始觉得有钱了,我们要中国传统的设计,那时候我们新中式就出来了,满中国都要做新中式的东西,我们那时候做了很多的所谓的新中式。其实做到这个时候,我们就觉得做的有一点吐,我们觉得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其实设计师应该慢慢的去改变自己,后来我们再做到今天,我们开始做的很简单,我们希望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慢慢抛弃掉,我们是不是尽量能做到八大山人式的中国式的绘画这种形式,写意到了就够了。其实我们后来做的慢慢也希望我们往这一块来靠,希望干干净净的,几笔之后我们的意向就能表达到了。这都是我们做的健身房类的东西。
    经过这些以后,你就开始有所感悟,在感悟之前我就想讲讲其实我觉得还是一个人的悟性和坚守的热爱程度,所以罗曼罗兰说,艺术的伟大意义,基本上在于它能显示于人的感情,内心生活的奥秘和热情的世界,我觉得热爱生活的人这是最基本的。
    因为喜欢摄影,我会关注很多的摄影师,格雷戈里是我比较喜欢的摄影师,我特别喜欢他的这句话,我将会找到我遗忘多年的面孔,我自己。其实每个人想找到自己不是太容易,每个人不容易看到自己的内心,有多少人反省自己我觉得是蛮难的一个事情,但是格雷戈里给全世界带来震惊,我觉得他的作品绝对不可以用语言去形容的。格雷戈里成名很早,他成名之后消失了十年,整整的十年在2002年威尼斯展的时候,有一万三千米的展厅,展了200多幅的照片,震惊了整个世界,就是他的这些作品。我觉得这个作品其实已经完全没有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喧嚣,我给大家播一下。
    我觉得这也不是任何摄影师能拍出来的,虽然我们这个国家跟日本讲究禅学,讲究更加修为的东西,我觉得这两个国家的摄影师基本上拍不出来他这种感觉的照片来,这种感觉是没有的。我觉得作为一个真正的摄影师能够做到今天这种地步,我觉得他的付出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十年的时光,没有人签约他,也没有任何的媒体报道他,去专心的做这个事情,我觉得不是任何人可以做到的。这些照片出来之后,很多人就会问他,你这个是不是P出来的?其实你站在这个世界里根本不知道另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格雷戈里自己说这个世界多少年了?人类才有多少年?其实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没有高度文明发展的世界里面,人和动物是可以相生存的,是互相不侵害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了,你被这个世界的文明完全蒙蔽掉了,是你感受不到的东西。这个东西带给你心灵的震撼,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执着。
    有一年我去成都拜访一个摄影大师,他是全世界拍西藏的第一人,我特别喜欢他的东西,我去他的工作室去看他了。当时我记得最清楚的,吕大师在聊天的时候有一个记者问他,吕老师你为什么不去参加世界级的大赛,你的作品拍的这么好。吕老师说了一句话,把所有的记者都惊呆了,哪一个评委能评得了我的作品?非常的霸气,也反映了我们整个社会的现状。所以不管是哪一个行业,我觉得没有付出,没有自己的思考是不可能做好我们的东西的。我更喜欢他的一句话,如果什么意外发生让我丢了性命,那不是一个悲剧,因为我在做热爱的事,睡觉前想到明天还会做自己爱的事,那是一种恩赐。能够有这样的思想,并且真正去做到的人,我觉得在世界上真的凤毛麟角。这句话送给在场的设计师。
    讲到这里,简单过一些我们近期的作品,这是我们做的深圳的万象天地的江南厨子,我们做了他很多期,不停的在改进,我们公司做的东西,我们也希望不停的跟业主进步,就像沈雷,我们蛮羡慕他的。我们不停的跟业主在沟通,沟通到最后可能就是我们退出去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坚持,我觉得只有这样坚持我们才会进步,我们在未来的道路上会碰到一些很好的案子给我们做。
    这是前期的现场的,其实我没有拍照片,根据我们的效果都是一模一样的,其实都做完了,也非常火。这是前两年做的感觉的,我觉得还是相对于过去的手法还是比较实的东西,他们很喜欢这个东西,做了一两年之后我们就不太想做这种感觉的,我们就出来探讨,给他们改变,改变我们过去的中规中矩的方案方式。
    我们今年做他们新的,我们提出来做重新的一种塑造,但是你要是卖的太开的话,恐怕基本上业主是很难接受的,因为他们生意已经非常好,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我们在考量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子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在往前走。
    大家一说江南,因为这个业主也是杭州人,一代表江南,他就老想让我们往江南上靠,烟雨朦朦等等的,他们收集了很多的老东西,应该再简化一些,我们就希望能够改变一些东西。其实我们过去做的餐厅做的吊台是很亮的,比如说他们收的这些老的木头,我们减少过多的装饰,我们希望把这些老的木地板材质尽量的减少使用它,刚才大家看到我们做的巴式火锅的大家也看到,我们用压克力和灯光来做隔断和各个空间的穿插关系,我们也希望用它来做这个穿插关系,也希望在整个空间的照度、明度上起到作用,我觉得一点就够了。包括我们做了水滴状的配合它,我觉得都是起到一个意境的作用。把格栅都简化掉,比如说这些灯都是我们自己重新做的设计。我们的业主问你的家居为什么不给我们用传统家居呢?我觉得不要用了,因为这些家居里面实在不适合当今社会的发展。有一些设计我觉得意境到了就够了,我觉得不要做过多的写实。
    我们也希望能干净,慢慢做下来之后,全国开连锁,他的复制程度,在后场的加工、安装都会形成一个定式,也不要我们费那么多的周折,每一个店都要全部做设计,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因床的印象家也比较早了,也是我们前几年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也有他的特殊性,拿出来给大家讲讲是因为他有他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分。我们现在全中国各地的建筑其实都要模仿徽派、江南的建筑,其实在银川的地方出现这种建筑是蛮怪的,但是银川非常美丽的一个河边上,有两个四合院的形式,政府当时找建筑师就做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个空间要做什么?业主希望我们改成酒店的时候感觉挑战蛮大的,我们接了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对整个空间的梳理,因为他是两个四合院的梳理关系,所以包括如何进到第一栋的时候,如果要是刷了卡,如果下雨、下雪如何到第二栋来?公共部分放到什么地方?等等,所有的问题都要解决掉,我们的机电设备、工程都要到哪里?实际上是非常麻烦的一个事情,包括我们整个建筑设计,整个建筑院的各个专业人员配合到下面一起来做这个事情,实际上前期的工作量非常大。
    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还要解决设计的基本问题。毕竟我们是做美学的,怎样做到美?怎么样影响到当地,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大家刚才看到照片,我们四合院的院门如果拆掉等等,两个房子我们希望一个是赛上江南,第二栋我们做了两种手法给关联起来,做两栋建筑,包括营业方面的经营我们也帮业主在输导,比如说餐饮做多大?做什么样的餐饮?我们摒弃掉只做自助餐不赚钱的事情,我们希望餐饮赚钱,因为他离河边比较近,很多人到这里喝茶、谈事情,我们希望把他的茶舍引进来,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等等问题,可能一个项目要讲很长的时间。
    我们觉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设计师身上,可能我们过去很多业主说孙老师我们找其他人都是很累的,为什么呢?你跟业主说要什么,我们做什么,保证给你做好。其实设计师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设计师为什么要收很高的设计师?因为你在用整个的专业知识和社会积累的经验服务于他。这个项目因为在银川,大家知道银川有沙湖、戈壁,这是我去整个银川的时候给我的一个感觉。包括这种大的芦苇、沙漠,我觉得他给我的这种感觉,我们要运用到整个设计的元素都是在这个里面提炼出来的,包括刚才谈绘画、戏曲的时候,他给我的感受手法是一样的。包括到了秋天以后,整个银川非常的美,我觉得其实是银川这个地方,真的是很美的,蓝天白云,金色的叶子随着汽车开过去之后,在空中飘浮着我觉得特别有意境,非常的感动到我。所以我决定把这些东西用进来,但是我们这个项目因为造价很低,我们只有两千块钱一平米,非常低的造价,但是也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麻烦是施工很差,而且改了将近百分之四十多的东西,他们不会做,当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材料,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做的也是蛮痛苦的,大致的展示效果蛮好的,因为周边都是五星级的酒店,而且我们这个酒店是全银川排第一的整个住宿率,几乎爆满。现在订的话肯定订不到的,所以我觉得这就是设计师价值所在,如果你能给业主带来这些东西,我觉得就足够了。
    这是我们加了一个站台出去,我希望客人不要站在服务台填名字,静静的看到这个河,我觉得都是一个非常享受的一个东西。大家刚才看到四合院的门我们做了一个重新的梳理,加竹林等等,把玻璃木墙做进去,把天空的反射,整个院落的反射都做到里面来。大家看到玻璃木墙的分割是他们自己乱做的。我简单给大家放一下,我就不再过多的赘述所谓设计方法的问题。
    大家可以看到像总服务台后面的装饰墙其实就是我们的设计师整个的叶子,我们做到整个灯光的前面来做装饰,他就是银川的感觉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们当年做完的时候,很多的银川的人来看,说孙老师你做的是不是太干净了?我们银川这个地方是不是应该暖一点?这样是否太突兀?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试营业那天也去了,我也听所有人的反响,其实反响还是非常好的,其实白色的空间不见得在西北就不可以来用,其实反而在我们暖色的光下和壁炉的映衬下我觉得反而更吸引人一些。
    我们的材料都是非常低廉的,也都是通常买的到的东西,我们在每一个空间的转折、穿插上面都做了自己的东西,包括茶舍其实我们也做的非常的国际化,不再往传统的茶舍上去靠。茶舍我们费了整个楼上的客房,把它放到最好的地方,喝茶能看到那条河。我们把餐饮放到地下室,这样可以夏天做烧烤,还可以做各种的篝火活动,其实他的生意也非常好。
    我们想尽办法在客房里省钱,大家看到客房的整个墙面,我们只做了乳胶漆滚了一遍就可以了。最大的问题是隔音问题,我们的隔音在所有的造型里面全部解决掉了,我们整个楼没有踢一道墙,他也是我们在用心做这些东西,我去买了整个我们中国排马的第一人,也是我们河南非常有名的摄影师,我去买了他的版权,把他整个马的作品全部用了他们整个酒店里面来。其实软包的配饰跟空间的配饰也是一个蛮难的事情,你去配什么呢?我们去挑画类的或者是我们请摄影师再去拍也是蛮难的一个事情,我觉得不如找一些当代的艺术家们来跟空间里面有契合关系的来做,我反而觉得是更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我简单讲一下隐居洱海的项目,去做这个酒店的时候,我还跑到沈雷的酒店里住了两晚上,先去看看沈雷的,我好心里有底,其实我跟他的风格完全不同。我为什么讲它呢?业主找我们的时候已经找了两波的设计师了,已经付了两遍的设计费了,第二个是请的香港的设计师,我估计香港的设计师是忽悠他们。
    位置是洱海最后一块离海面的一个民宿,这是他们两家做的空间的平面,大家可以看到从最右边的门进来之后,所有的客人拿着行李绕路,登记完之后才分散,而且他要到外面分散出去。所以我第一时间看到这个平面的时候,我觉得全部都做错了,所以我觉得整个空间组织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觉得重新的来梳理它,而后我看到他们整个的鸟瞰图,这个颜色也把我给吓掉了,所以我觉得这些要重来。他们总共是四栋建筑组成的,因为大理的政府要求原来的民宿是不可以动的。
    这是当时我们来的时候的现场状况,现场已经装修成这个样子,当时的这些师认为洱海的民宿都是自然木色,他们认为刷白就可以了。我们接手以后,我们就把它做了重新的规划,我们从右边的入口进来之后,我们觉得应该有水景,因为最下面这楼离水景比较远了,我们人员进来之后,直接从L型的石板路进来之后,直接进到大堂里面来了,这时候人不需要看景色,登记完再去看景色的时候才是别有洞天的感觉。无论是刮风下雨,你登记完之后,第一时间进这几栋楼,我们用电梯把这几栋楼连在一起。这个楼是最好的,我们做成了套房,其实我们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跟业主探讨,都是单间式的客房不太好,因为去洱海这个地方基本上是结伴而去的,我希望他们增加了很多的套房,也增加了营业面积。我们在这一片的空地上给做了婚庆的观礼台,他们希望为中国的明星式的人物做定制化的婚礼,他容纳40人居住,包完之后把门关上了,全部在这个里面,我们也帮他做梳理。
    这是各个楼层的平面,我们就把他原来的东西全部给拆掉了,所以建筑我们也做了一些投机取巧的事情,我们就把建筑的外观往外拔,原有的传统的屋檐也不动,我们把檐口全部往外拉,其实走到跟前的时候把原来屋檐全部挡住了,其实这也是一种手法,我们用更加简约的手法梳理整个空间的时候就相对好梳理。不然原来整个的建筑空间是各自为政,我们把中间两个楼全部贯穿在一起来做的,这是观礼台的部分,我们利用四个楼的中院做了一个大堂。我们也希望用一些当地的原始材料来做。我们的书吧、酒吧、自助餐的地方、客房,把原来的客房拆完了,我们觉得应该更加干净一点,因为外面的自然景观已经很好了,我们不需要在房间做过多的  装饰,我们用的也是木色的。
    其实有一些过多的强调我们设计的东西,对自然环境非常好的地方我觉得也是一种暴殄天物的概念。既然学会尊重自然,我觉得还是要给大自然留够足够的空间去做。
    最后我就去聊聊梦想改造家的事情,很多的地方来演讲大家都希望我讲一下梦想改造家,其实大家看看电视就行了,每年这一块我觉得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在座的沈雷、赖旭东都上过梦想改造家。在这个演讲之前,我每一次演讲都说其实梦想改造家对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设计师都不是难事,我今天非常坚定的跟你们说NO,你不是一个好设计师你一定做不好,不要以为他是一个民宅,你们绝对做不好,因为这一年半我看了各个电视台模仿梦想改造家大部分节目,这些设计师不管是自吹也好,我觉得真的做的很垃圾,我觉得太烂了。一个是模仿糙,
    再一个基本的美学都跑掉了,我觉得做的太差了,实际上让我心里很凉。第一、规划,如何规划里面的生活。第二、如何把美学植入到这里面来,我们的国家基本上没有什么美学的,尤其是我们稍微有一点钱的老板更是如此,所以我们有责任,我觉得梦想改造家最大的好处是在全中国普及设计改变生活,大家要尊重设计,尊重专业。我们这些所有的设计师我觉得更应该带给整个社会,你的设计是真的可以改变每一个人的梦想,我觉得这应该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但是反而我们很多这种节目真的变成了做秀,我觉得做秀太让人恶心,做到现在尤其是陈设软装这一块,整个色彩搭配,所有的艺术品、绘画的东西在房间的使用,我觉得反而起到了一种误导。
    我去年本来做的是成都的百年老宅,因为各种原因停了,停了之后没有办法,因为去年的节目都已经预告播出去了,所以我的梦想改造家必须要播出来,临时我们又找了一家,离结束之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办法又找了一家,我们河南平顶山的跳拉丁舞的胖姐妹,她们上过中央电视台的出彩中国人,但是我不知道,当导演通知我看她们的时候,我坚决否定了我不做,我说我不做,导演问我为什么?我说其实我已经很有名气了,我要做这么一个40多平米的老工房,如果做不好我就会一败涂地,我的内心还是蛮脆弱的,因为在这之前我看了前三季的梦想改造家的所有的笔下的微博的留言,压力很大,我特别体会演员在整个社会的压力。我依然决然的我不做,后来导演说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能找来你愿意做的房子,我们东方卫视怎么样都可以。后来我说找了三天,其实是不可能的,你是找不来的,找来也不合适,很多人房子很好,我说你们家出多少钱,我们还要出钱吗?你们不是免费吗?
    我们中国人特别喜欢沾便宜的事情,如果是付钱我就不做了,后来没办法,又跑掉三天的时间,后来没办法我只好回去,我见见他们家人,后来我见到他们爸妈的时候,他爸爸是一个盲人,当我看到他爸妈的时候,我已经把梦想改造家忘掉了,我觉得应该帮他们建,我觉得让他们的梦想应该在我这里实现,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做那一家,我如果做梦想改造家全忘记了,我见了他们家的两个姐妹,我觉得更应该去做,非常的可爱,他们全家人生活的水平是蛮低下的,因为只有他妈妈的退休金,他爸爸辅导学生,他爸爸的外语特别好,辅导学生赚那么一点点钱养活全家,两个姐妹每个人200多斤,一顿饭相当于我们五个人吃饭,他们两个姐妹一顿饭相当于我们五个人吃饭,顿顿还要有肉,所以我觉得他们家真的蛮难的,因为我们拍的时候她们两个姐妹还在上学。现在好了,也毕业了,两个姐妹也出名了,很多的商演找到她们,她们也办学校,教学生,她们的经济收入还是很好的,他们家保持的阳光确实非常让我感动。
    这是现场真正拍出来的,他们家确实是40平米,我觉得40平米其实我本来就是学建筑的,我去他们家看了之后,我知道他们家任何一堵墙都不能动,因为我们去年的前几期,起码他们家的墙还能动一动,只有我这个是任何一个墙是不能动的,我真的要疯了。河南所有的朋友特别的给力,我们所有来帮我的施工队、建材商的朋友都在后面十分的给力,我说一句话大家都往前冲。我们这一期我觉得施工质量是最好的,我觉得我们三年里面绝对是施工最好的,我们只用了28天全部完工了。
    我为什么说好的设计师做不来这个设计呢?第一、我觉得功能性的真正的考虑,你真正用心了没有?其实他们家真的很小,40几平米真的蛮难做的。这是他们家的原始现状,他们家卫生间只有1.2米宽,她们姐妹俩进去,我也模仿他爸爸生活,其实我觉得真的很难的。这个节目到今天我觉得对我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因为我们不是做家装的公司,我们平常接触的都是有钱人,我们根本接触不到底层的老百姓的生活,你也不会做这种狭窄的空间改造,你更接触不到盲人做无障碍的设计,通过这个设计做完了,开始我们的立标主题就是无障碍设计,一个是他爸爸无障碍的设计,一个是姐妹俩在家里练功的无障碍设计,如果这两个做到一起真的是非常难的一个事情,但是还好去克服,后来在做的过程当中想了很多的招数。比如说过去导演组也希望我们变花样,我坚决不做,所有玩花的东西我都不做,我做的东西就是最质朴,最适合老百姓真正实用的。除了节目里面做秀之外,日常生活当中是不可能用的。德国最好的五金件保证拉了半年还会像新的一样吗?我不相信。我跟导演说坚决不玩任何的花,我们自己研发做的五金件,这次来做跟他们家沟通完之后,无障碍沟通之后,前面的功课不用做这么多,真正做的是对人文的关怀。做到最后我才发现是这个问题,其实盲人最需要的是你对他的尊重,你做的越多的无障碍设计,他会觉得你越瞧不起他,他越会觉得他是没用的人。所以后来接触完之后,为了做这个设计我拜访了很多的盲人朋友,包括我们的盲人学校的很多老师,有一集我去拜访我们河南省的一个盲人公益组织的时候,在二层楼上,我去见他的时候发现他比我们快的多,他什么都看不到的,他转换任何的空间,从楼上跑到楼下,我根本找不到他,我连他的步子都跟不上,你就知道他们有多厉害。我后来想,我不用做这么多东西,其实盲人非常陌生的环境需要熟悉的时候,需要熟悉的话,其他的他根本不用熟悉。
    后来我们在整个实施过程当中开始减少这种盲人的辅助类的设计,包括我们人摸的把手,我们做到内嵌式的,我们除了造型结合到一起做美观之外,我们希望他在熟悉了之后给忽略掉,现在变成美学的一部分。
    其实老百姓的,这些房子不知道怎么使用它,再一个我觉得没有美学,也就是这两个方面,我们给他做了重新的梳理,这是原来的效果图。其实我们效果图跟实际差不了太多,这是实际照片,因为他的爸爸是一个文艺青年,还爱弹琴。在他的爸爸眼睛没有失明的时候,两个女儿进门跳一段舞,大家欢快一下才会坐下来,我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他爸爸说每天最喜欢干的事情坐在窗户边上听天籁的声音,我记住这个话了,所以我在他们床归位的时候希望靠到这个窗边。
    还有那个房间都是归纳完的,阳光的照射都非常好,包括暖气的改造,舒适感我们重新给他做了,包括她们爸爸这边全是语音式的。现场的效果要比这个好的多,空间的转变我就不再过多的说了,包括他们家的高低床,其实姐妹们每一个空间里面我们做了像小世界一样,氛围灯、阅读灯、插ipad、手机所有的接口我们都做完了,本来这里面还有窗帘的,因为他们家特别的好客,每一个周末都会有人在他们家居住,榻榻米的上面会住到这个里面,我们门拉开之后,变成了镜子她们在那里跳舞,我觉得很简单,我自己看也觉得变的很大,他们家突然变的非常大,因为我们做房地产项目,很多房地产老板,看完你这一期节目之后,我们住大房子没有什么意思,我们都应该买小房子了。
    其实这一期功能解决掉之后,我觉得解决的是美学的问题,我觉得这一期我们在陈设、色彩搭配方面都做了很足的功课,我们希望把美学的东西带给的老百姓来看,也不希望完全的大家把花活玩了之后就完事了。
    大家看到我们饰品、床品等等所有的东西都是经过严格设计,其实这些做完之后,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并不是希望帮我们开拓疆土或者在全中国引起多么大的注意,其实公益性的东西做到今天,我觉得更满足了我们自己的内心的东西,我觉得能给社会带来一些正面的东西,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满足,我不是说好听的话,其实我觉得设计到今天,我们这一帮设计师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尤其是我们室内设计师,短短的一二十年发展到今天真的是热闹非凡,尤其是家装设计师比我们工装设计师厉害的多,超级有钱,其实该到我们反馈给整个社会的时候,所以我觉得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做这个事情。
    最后也希望大家能够今天留意第四季的梦想改造家,我今天成都的四世同堂。最后一句话还是送给我们所有的设计师,五色令人目盲,大家拼命的去挣钱,拼命的不择手段的找业务,把我们的责任、所有的东西都抛弃到一边去,我觉得这是挺可怕的一个事情,颜色看的太多了,眼睛就会像盲人一样。你们音律听的太多了,你的耳朵也分辨不出什么是好声音,所以你在这个猎场里面盲目猎杀这些动物的时候,你的内心就会变的狂妄起来。真的如此,你去得到那些难得奇货的时候,你的心里慢慢的变的跟正常人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应该慢慢放下自己,放下我们内心的杂念,我觉得首先还是把我们设计做好。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觉得真正站出来说话,我觉得永远是你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