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赖旭东-《在路上》演讲视频

  赖旭东:南京的朋友,在座的大家都是做设计的,下午好。南京我也来过好几次,每次来的都很匆忙,我们总部在这个地方,我们去年来过,我们很多朋友经常在一些聚会,都在一起,所以交流也在一起,因为包括沈雷老家也是南京人,我来过南京好几次了,再次说一声谢谢大家下午过来。
    我要说的内容是“在路上”,因为这个题目是我去年说了一年,刚好跟孙老师的话题也很搭。我为什么是这个题目呢?因为很多媒体都在问我们,赖老师你觉得哪一个项目是我最满意的?每天有好的东西、好的产品出现,每天有新鲜的事物产生,所以突然让我觉得哪一个是最好的?不是说我故意说这个套话,我是真的不觉得哪一个好?我的设计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们一直在路上前行,只要你坚持,你肯定会一步一步的走上去,所以我起了这个名字“在路上”。有很多的年轻人出来经常问到我们,赖老师你们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怎么做出名的?我觉得我今天要讲的也是我的一个过程,从我的求学到入职以及成名,这也是我今天讲的内容。
    这是我的简历,也不是想给大家表达一个什么东西,因为我在大学是一个老师,有时候有一些简历对我的职称评定有好处,而且我们出来也是参加各类的大赛,所以在座的年轻设计师要走这个路,我觉得多参加一些类似的活动,包括我们学会的活动,包括其他行业的活动,得不得奖是很次要的,你会很清晰的了解到自己在这个行业当中处于什么地位,你会结交很多你们认为的高手,他们的想法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你,所以我觉得参赛也是很重要的。
    我们经常说做事情需要三种境界,第一、强迫。第二、习惯。第三、爱好。我相信我们做室内设计的肯定从小热爱美的东西,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所以对美的东西我是能够快速的接纳它,接受它,再总结它。
    我经常记得小时候画一个什么东西,我爸爸叫我吃饭,我都说等一会儿,哪怕你挨饿你都会做东西的。所以从另外一方面一直在说,人这个享受分好几个阶段,一个是一种精神,另外是灵魂,我觉得灵魂估计真正大师能达到,普通的稍微层次高一点的是一种享受,我周围有很多的艺术家他们一来直接进入了这个层面,他们对吃穿什么好一点不在意,他们一直沉迷在艺术的领域里,只要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们其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好。所以我觉得这种层面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物质享受肯定没有来自于精神享受那么崇高,其实我们的爱好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因为我周边的朋友都是很当代的一些画家,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是从事商业设计的,大家都知道挣钱相对难一点,所以我经常请他们吃饭唱歌,到后来他们不愿意去,因为对他们的没有吸引力,另外最重要的他觉得他们朋友是相交,他们是拿不起钱请我吃饭的,后来为了自尊心也不会愿意去,他们每家都是泡方便面,到后来一心沉浸在他们的精神领域里面,我周围左邻右舍都是很出名的画家,所以我觉得爱好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
    我是从小就喜欢,每一个人都有青春年少的时候,我们也经历过。我从小喜欢好看的东西,为什么放这两张照片,那个时候我们是90年代初中间是我,我们喜欢好的东西,比如说我要买一双球鞋,我会买一张很普通的鞋,涂一下颜色。我穿的衣服是我们打的毛衣,在那个年代我们都有逆反心理,我为了好的东西,我买不到,我自己动手做,养成了这个东西。
    我们爱好这个东西是乐在其中的,我喜欢它就不停的做,做了之后我觉得达不到我的要求的话我就再看,到最后我慢慢的就是在培养你的审美。我经常跟在座的很多设计师交流,在我们这个行业,比如说我们是公司老总,有很多新入职的新的设计师来,会觉得这个软件不行,那个软件不行,我觉得都不重要,我经常会说我给你说一个做的餐厅提供的几张图片,可能几张图片,我就能够看得出你的审美,我们认为审美真的在我们的创意里面特别的重要,你只要有好的审美,你一次性做不好,你会总结它,再去提高它,慢慢的你会水准会上升,所以我们说你的审美在我们的专业领域里面肯定是能决定你的境界和高度的。
    求学的经历,包括创业。其实因为我是爱好这个东西,不像现在很多学生成绩差以后改过来学美学,我们当时再没扩招之前,就像刚才孙老师说的一样,你不要太利益化,不要急功近利的想一些东西,你任何东西是发自内心去做它,做好了之后,市场绝对认可你,我们都是这样。我当时从小爱好画画,但是我没有进行一个科班训练,我是1995年陪一个大学同学,考五年,后来家里不支持他,大家都知道考美术学院,每年的培训费都是花很多钱的,我那个时候已经高中毕业就步入社会了,我父亲在当地不大不小的管人事的,就安排工作了。我恰恰从事了很多的工作,比如说银行会计、拍照相馆、开舞厅的,后来跑到天然气公司做管道工当了一年,后来偶然的机会,我喜欢写写画画,喜欢做宣传,他们做了一个装饰设计分公司,我就做了法人,我就带了三十个职工开始做,那时候有钱了。我的朋友感觉我是爱好这一行的,他就带着我去了四川美术学院,我八天的时间超过了美院所有的进修就考取了。这种桥段经常出现在小说、电视剧里面。因为我发自内心爱好画这个东西,我对临摹好看的东西就喜欢去研究,去做,就形成了求学,就有了这次机会。
    读书之后,因为我当时已经在社会上工作,又带了那么多的职工,如果我去混的话,我觉得不如挣钱,所以我在学校里面一直班上的专业是第一名的,毕业之后跟着很多的可能在座的朋友一样的成立了家装公司,当时因为我是认为我做了这个专业,四年的专业我不会像其他家装公司一样,有一万、两万的装,我不会做的,我觉得这些简单对我的专业是一种侮辱,我2000年成立公司,我规定从五万以上的客户找我们才做。因为我当时在美术学院九几年开着50多万的车,所以他们都认为我有钱,实际上我所有的钱就是在短短的被我的要求,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亏掉,因为找我的人太少了,因为拿得出五万的人太少了。虽然在短短两年时间亏掉200万,后来来看我没有亏。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客户转过头来找我,他觉得我们五万块钱,他们也在寻求发展,他们回过头来看那时候我们做的就是比别的公司做的好,本身价格方面也改好,我们五万,他们一两万,慢慢的我们开始从事了转入了工装,他们有的投资酒店、餐饮,慢慢的就转行做了公共建设,这就是一个过程,我估计很多我们在座的很多前辈设计师都是像我这样的一个经历。
    我说一说我们也是像孙老师说的一样,我来梳理一下我们做的过程。包括我刚刚说了看未来,我还举一个例子,我1999年的时候,我为什么留在重庆呢?因为我本来想去深圳的,后来为什么留在重庆呢,因为一个偶然巧合的机遇,机遇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恰恰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开发商,是我们当地最大的一个集团要做一个酒店,我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因为我的朋友他大爷是一个区长的儿子,找到我,我们一起来做,要求周五下午五点把所有的方案交上,但是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塞车的问题,到了之后所有的评标已经完了,我们报了厚厚的图纸刚好碰到董事两个人,我们都画了,你们觉得有用的就用,我拿着也没用,实际上我就这一句话打动了他们。他说这个年轻人心态非常好,而且这么努力的说这个话,他说没有关系,我看都不用看,我们马上还有四个样板房,我就让你做好了,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机会,我就在重庆努力下来,这就是我们后来开始做的第一批样板房。
    1999年南方集团,那是他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在重庆站起来。后来开家装公司,后来迅速的带着几个学生做设计,原来的设计回过头来找我做餐饮,这是我做的第一个餐饮,现在来看非常的场景化,这种设计相当于有一点阅历的都能做出来,我们叫做场景式的舞台性的布景,把我认为好的,认为符合这个风格的往里面套就可以了,他的名字是老院老店,到现在还在。
    也是我原来客户,学建筑的,我做了家装之后,两年之后他投资了酒店,这是我第一次在设计圈里大家认识我、了解我的时候,一战成名,这是2005年做的设计,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当时深圳来了一个姓李的编辑跑到这里嘲笑我,怎么酒店这么做?我记得非常的清楚,他发了一篇软文,他说西南设计师做酒店完全不求实际情况的,做一个标新立异的东西,写了一些类似的东西,2006年报道我的酒店,因为大家都觉得酒店不应该这样的,你为什么做这个酒店呢?可能有新鲜感吧。因为市政府是灯光工程,所有的灯光的电费好象给你报50%的费用,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酒店,里面就是这个样子,2005年的时候,因为当时LED灯都是非常的罕见,我们怎么来做,我们说的支撑的框架还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我当初做的白调是非常的百变整个空间的氛围的。最后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像这种酒店基本上是属于快捷性的酒店,他没有像我们做的五星级酒店有专门的维护,所以他只是在表面上的光鲜亮丽,几年之后就非常的破败,稍微有破损真的看起来就非常的低廉。
    这是客房,好几个的颜色的客房。他一直沿用了这个套房,他让人觉得有新鲜感,今天我来做这个颜色,下次出差再来住一个颜色,有时候我们跟业主沟通的时候也是不知不觉的学习,为什么跨界?我觉得对市场的规律至少在什么东西拿到社会上认可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会出现一个所谓的跨界的现象。
    这是我第一次被设计圈知道,被大众认识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那个梦想改造家,我连续参加了三届,第一届是修补时间的家,第二是缝补的家。第三是彼此依靠的家。把设计推向了大众,让大众认为真正的家不是像样板房那种,我因为教这个专业,所有的样板房对我认为只是展示空间,他是勾起你的购买欲的。他只是让你产生强烈的愿望而已,真正的家不是那样做的,我觉得真正的家就是以功能性为主,包括孔主编也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怎样来诠释功能美学?因为我觉得功能这个东西是特别重要的,功能肯定是第一,所有的东西做出来都是要符合人的规律的,你做一个椅子、沙发、床肯定能使用,否则当摆设是艺术品,所以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分清楚。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说功能,我是开餐厅的,我开十家餐厅,一家餐厅都没有,你的功能还没有我清楚,对,我承认,我们公司在平面功能调控上,我基本上跟甲方沟通,因为他可能在某一些方面比我们设计师要精通很多,我非常尊重他们。到了行体色彩等等,我是专业的,就得听我的。设计师的价值就在于此,你解决功能,但是你不能在功能上加美感,这就是我们的强项。所以我经常说把功能上赋予美,这就是我们设计师的职责。当然包括我是一直崇尚低质高技,这才是体现你设计的价值。我们做的东西基本上不可能很贵重的材料。
    包括这是平面图,上面一个缺口到了家里,这是到洗手间,他们原来像洗手间,因为过道产生通过的话,他的洗手间本来就很小,后来我封了这个门,这个通道一打开,这个光线就进来了,这一条线一流通之后,这个洗手间整个就会变的很大,像这种小房子洗手间是非常重要的,规划以后是这个样子,后来的窗的光线通过来。非常简单,门的改变,我觉得住在这一块,对客户的使用也非常不方便,参加也有很多媒体报道梦想改造家出现装修之后就没怎么使用,问我是什么看法?包括孔老师昨天还给我提了这个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我觉得所有的使用者根本不尊重你原来设计师给他做的东西,那是设计师的不对,你完全没有考虑别人使用的方便性。一个家里不是展厅,一个家里是每个人时时刻刻在使用的,你的功能解决的好,使用合理不合理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基本上不会出现这样过去、那样过去的东西。
    常使用的我是绝对让他方便性的,不常使用的我可以做一点技巧,所以我觉得我做的东西没有什么改变,包括他们要换一个床单的颜色都会加我微信,他说赖老师我换一个床单是什么颜色?你给我建议一下,他们蛮尊重我的。这是墙面全部是干干净净的,所有的柜子都是带功能性的柜子,没有任何的浪费。
    这是前面做的缝缝补补的家,这个估计大家很多人看过,也不用多说。这个老太太非常的辛苦,因为他家里穷,家里乱,儿子帅,儿子没有女朋友,找到我们,我去了以后非常的震撼,因为我觉得一些社会上的大众老百姓可能对于空间的规划和收纳这方面真正存在一些根本的问题,我走到她家里第一个印象觉得走到一个垃圾堆里,真的是非常脏乱差,突然还有一个老太太在那里,他的妈妈得了一个肠癌,因为我觉得年轻人在外面当乞丐的我一点不会同情,如果老头老太我心里就会软。
    因为这也是一个巧合,刚好我那个时候双层床,既然床层床2.8的空间都可以做,在这个家里肯定能实现,做了一个错高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完工的照片,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用绿色?这个绿色的砖还是沈雷他们公司做,我觉得他的砖装饰性的风格跟老上海的风格很接近,再加上后面的楼梯是绿色的,我就用绿色做整个的空间的色调。浅绿、深绿、墨绿,全部用同类色做过来。这个就不用多讲了,也是干干净净,我为什么做日式的?因为他的儿子是日企的小主管,也有很多朋友问我,你做的东西客户满意吗?实际上我们前期要做很多的准备,包括他的身高、家里的爱好我都会问的非常清楚,因为我们做的铺垫是在前面,我觉得我们做出来客户肯定是满意的,再加上我真的没有做什么花哨的东西,你们看到的东西都是可以打开的,房间少一定把所有的功能考虑清楚。
    这是绿色系列,包括后来阳台,包括我画的儿童台,为什么呢?不是表现我的绘画,是因为我买不到那个尺寸大小的儿童台,也有,但是是五颜六色的,非常俗的,我就画了一个。完工之后,包括我的助理,设计师团队,她们说买这样一个房间好了,又小,功能又全。这是她的儿子。
    给彼此依靠的家,我们说的三万块钱是他给我布置的命题,不管我怎么去完成它,我一直强调这个问题,比如说空调有没有赞助?乳胶漆有没有赞助?我们说做装修不含家电和洁具的,我是含的,包括我自己的劳力,设计费除外,因为我接这个任务就要挑战这个任务,我要靠自己的能力,三万块做下来。他的目的就是让大家利用自己的资源,人之间都有朋友,都有亲戚,你可以利用你的长处帮助别人,他可以利用他的长处帮助你。
    这几个主要目的是这个,大家看看平面图就可以知道,我只是敲了一面墙,只是这里,封了这个门,开这个门,就是简单的这个道理。因为他没有餐厅,所以我敲掉之后,大家看的很清楚,我刚好把那个过厅利用起来做餐厅。大家都知道所有的材料我用的是老木板,一千多块钱,因为大家是内行,三十多个平米,因为我们做一个五星级酒店标准客房也要十几万左右,像这种比较简单的材质,这边水泥过去,墙面砖,为什么用墙面砖不到外面买呢?就像我画的儿童毯的是一样的,他喜欢红红绿绿的东西在里面,我要选择适合跟他相贴切的材质,恰恰老砖又便宜,又非常适合我的调子,所以我就选择了它。加工费我朋友可以赞助我,切一下而已,做一下封闭就好了。
    大象是我亲自P的,因为他们小两口非常喜欢到东南亚玩,我觉得通过现代摄影的方式暗喻一下东南亚也是不错的东西,所以我就做了这个。包括灯具,这个才一百多元,是从淘宝上订的。中途做了这些东西,因为我毕业之后,因为父亲的关系给我安排了很多种工作,所以缝纫等等这些我都能做,包括管道都可以做的。我觉得人的阅历越多,你学的东西越多,你的能力也会越强。
    我们说旅行,我们经常感叹,我们逃不过短暂的百年人生,做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人生旅途中曾经都过的路,听过歌,看过的风景,尝过的美食,经过的事,途中遇到的人都会好好印在脑海中,这些所有的人生会越丰富越让我们的时光不至虚度更添色彩,越让我们遇事之后更荣辱不惊,更激励我们人生向往远方。
    就像孙老师说的一样,你设计做到一定程度上,真的要放松一下自己,外面的东西不见得非要说才能体会到人生,实际上很多,包括做绘画的朋友道理是一样的,他画了任何画不管用任何方式表达出来都是如此,我们做设计师也是如此,如果你不知不觉把你的人生,把你的经历,包括你积累的很多经验都可以通过你的东西表达出来,别人一看这是赖老师做的,他们是看出来的,这是发自内心的。
    我们去了很多的地方,我们每次旅行出去就像大赛一样,包括孙老师,我都叫他师傅,因为他教我拍照,爱上了拍照,就是这么一群人吃吃喝喝玩玩,东走西走,出去哪一个最好的餐厅我们要试一试。哪一个是最好的酒店要住一住,我们又学了,又享受了,带来了很多的收获。我们去旅行走过了很多的地方,放一个短视频。
    (VCR)
    这是我们在柏林拍的一个短片,因为我不停的拍,我就剪了一些我平常偶然看到的东西。一些小的场景突然发现它的美给剪辑下来串成一个片子是非常美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美,所以你体会的空间不一样,让你人生更丰富,包括美食,我们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所以我希望在座的设计师都可以多去旅行,这是旅行的一些片断,旅行当中也会有一些非常多的惊喜,也会有非常美的风景。
    大家看到的东西也比较向往,真的非常多的全世界各地有不一样的美,我觉得我们短短人生都应该去体会一下,这是我的一些感受。去的地方有很多,这是我们的会友,经常有朋友说,包括业主说,赖老师我经常看到你来回的飞,我刚才说了我们沉淀我们的阅历,而且我在相信我们所有的设计不是在一下就会突然爆发出来的,我觉得我们做设计就跟学文学一样的,他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就起来的,真的需要慢慢的积累。我觉得我们真的没有什么诀窍,如果你连积累和经验都没有的话,任何一个空间对你来说都非常的棘手,如果你的阅历多了,任何一个空间给你,你会条件反射出很多的处理的方式,因为你经历的非常多,你只需要选择最适合的就好了。
    我们跟沈雷、孙老师等都是好朋友,我们重庆人特别好客,他们来重庆肯定找我等等,道理都是一样的,我们大家在一起玩,酒也喝了,设计也在交流,因为每个人我们是知根知底的,他在做什么东西?我们大家都一样,实际上朋友之间是互相的促进,你不可能在这个群里有很大的后台,大家都要努力的走到同一个平台上。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人以类聚,我觉得朋友相交门当户对跟婚姻差不多,在一起久了,你会不知不觉的提高自己,所以很多时候包括外出,包括借各种论坛,包括每年开的年会,我们去的最大的目的是朋友相聚。
    这是原来的样子,这是一个欧洲建筑,欧式的东西稍稍的带到酒店里面,当时因为我们在外出旅行拍了很多的照片,也是景象,这个钱也花不了多少,找照片洗出来就好了,包括一些符号,包括一些设计的稿子,包括雕塑,这都是非常典型的西方元素,包括西方的斑马。我放到这个空间里,包括前台坐的雕塑也是西方的,我通过这些符号来引喻欧洲的外观,因为业主要求你要跟欧洲的外观稍微有一点契合,我通过这种方式。我觉得做设计跟做文学有很多的共通之处,对比关系、材质的对比、粗糙与光滑等等很多,还有比喻的关系。我们认为非常多的好的空间,我们认为调性很高是因为借助的手法不同,比如说很LOW的很表向的在文学里面直接表达了,这种东西我们认为是品相不高,所以设计和文学有一定的关联之处。
    这也是分色彩走的,非常的简单,我们都是最小细节,色彩搭配,床毯等等,我们都是绿色系,包括挡住马桶的玻璃都是一个色系过去的,还有红色的部分。包括墙面的都是旅行过来拍的照片反拍到里面的。看了之后这个酒店也找到我们,所以我觉得有一些业余的爱好也会反映到这里面。包括我们前面看到的大堂小的雕塑,很多空间里面不知不觉就放进去,包括这些东西我特别多,我好几个柜子都装满了。包括大堂里面出现,非常小的空间,做了一个像青年旅社的感觉,所有的来客坐这里面玩,上一下wifi,玩一下ipad就行,我们做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在里面,墙面上也是做了一个蜘蛛侠。
    这是男女洗手间,为什么磨砂的玻璃,男的做西服,女的做套装。这是深圳开的一个店,延用了里面的东西。包括台上,我们也做了像小丑类的,所有的经过提炼有设计感,实际上做设计的都是这种,我们发现这一辈做设计的都会越来越清晰,形体关系越来越少,变化就是在灯具、家具等等。这是我们做的东西,比较杂,给大家看一下。
    我再说一下跨界,先放一段视频。
    (VCR)
    这是我们火锅店,大家看我开了一个火锅店,爱交朋友,认识我的设计师也比较多,所以对于火锅店来说我是不参与任何经营的,我只是把我的长处让他更有美感。可能一个砖头,两个桌子大家都可以在里面吃,我非常多的朋友来,要吃的好的火锅,那个环境他们真的融入不了,刚好我有一个酒店认识方,他自己的铺面约着我开一个火锅,我说行,我就开一个,反正都要请朋友。当然我们下这个决定不是脑子一拍就做了。我做这个火锅店之前,我把所有重庆火锅的优缺点分析过了,吵、吃了身上有味道,三是环境不好,后来我们说来重庆的朋友,我们带到自然风光,那里是最美的,所以在那里吃东西觉得也好不好,坏不坏了。我能够把所有认为好的东西拿进来?不好的东西规避出去?所以我是设计师,我肯定要解决这些功能和这些问题,所以我动手做了这个火锅店,这个名字的寓意非常直白,我们四川重庆那边水开了,我们叫做水涨了,所有开始沸腾的时候就涨了,非常直接,你不停的看到水在锅里翻腾。
    你做后面只是改变四个界面的关系,放一些灯具和家具进去,包括我刚才说的园林引进来,又是半地下室,只有这一面采光,我们做一个中式庭园的感觉,大家围绕着中式庭园吃火锅,只是我在室内稍微用心的。因为我讲了这个事情,只是讲了一些东方典型的元素而已,包括做的庭园,跟山水有关系,本来我们计划上面装的LED灯红黄,不均匀的布点会有火烤过的感觉。就像外婆家他的红色光扫到钢管上的感觉一样,有烤的通红的感觉。
    这是黑色的吊灯,这个是玻璃的吊灯,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我做了非常多的黑色的窗,我觉得放那边会破坏我的画面感,所以我要透明化,让大家自己的看一下,我虽然一直说在做对比关系,复杂的东西马上做,这个非常的简单,因为这边简单,所以我所有的椅子都做的是非常调控的,让它更复杂化,过来又简单,实际上他就是一个排比、对比的关系在里面出现。我为什么选择两种灯呢?为什么做这种椅子就是这个道理。做出来就是这种效果,一个旋律感。
    名字取了之后,接一点地气,我们把所有的包房用了丝网印刷做了他的名字和图案,因为我要开的话,能不能多开几家?包括刚开始开火锅,有很多设计师说都要开,我当时想用这种方式,以后用印刷就好了。这几天有几家火锅店开业,也是用了我的思想。
    包括非常大的包房,取的名字叫做乱劈柴,我当时那么大一个包房里挂什么东西呢?后来想还不如挂一幅画,我把原来在重庆比较活跃的人叫过来拍了一张全景的照片,有设计师、摄影、老师、画家、音乐人、中间是我,那边是空姐、公安、银行,我全部叫过来,因为我觉得这个方式是一个二次营销,因为我们包房里面可能有十几米长的大画,肯定有朋友,他本身也活跃,他过生日的时候带到这里,他会觉得很自豪,他也在帮我推广,我觉得这个方式是比较好的,我就做了这样的一幅画。这是后来的呈现,这是非常简单的材料,就是国产的芝麻黑加地板,红砖没有直接用红砖的颜色呢?因为用的太多,我就让工人刮了一个腻子,感觉跟别人不一样。就像我们今天使用很多常规的芝麻黑的材料一样,实际上让光面呈现,别人会觉得太普通了,他觉得没有价值感,恰恰我觉得把这些常见的材料表面上做一个处理,改变他的常态,你会一下子觉得他的价值就增加了,我们走的也是这个路线。
    我们的火锅店包括刚才拍的视频也是免费拍的,对火锅一个提升,而且身上是没有味道的,而且取得的名字是不知黑夜的火锅店,因为我们园林是人造的园林,很多朋友喝酒喝多了,我曾经有两个好朋友投诉我,怎么把灯给我关了,我们服务员没办法直接关灯,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
    因为我前天从武汉过来,虽然有很多的朋友捧场,这是刚好开的一个火锅店,大家可以看到里面的环境色调是浅色调的,因为空间非常小,背后也是我做的画,把竹林的竹子元素融入进去,还有条纹玻璃感觉更真实了。
    我一直在坚持,并没有放弃本行,因为公司毕竟几十号人,我们在做坚持的时候,我们市场上肯定有妥协的时候,我们做了非常多像不是那么高大上的东西,我们都大致过一下吧。因为我们公司主要以酒店在做,以水的概念做了一个水纹,包括照片像山石的照片,把水运用到地毯上,包括我们用的灯具基本上很难用到单灯,除非我自己做的设计。因为每个设计师按你的美感组合的灯其实形式是不一样的,反映出来的美感是不同的,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原创性,所以我喜欢用这种来做。加了红色在里面,因为大家都知道主流风格人情味是非常淡的,加一点暖色调也是对的。
    像这种是非常典型的为了商家来做的,因为业主非常喜欢华尔道夫,我觉得这是商业投资过分的,这是我做过投资最高的一个酒店,地砖是一千多平米的石材,这么好的酒店房价只卖200多。我老家是绵阳,他在绵阳开的。所有的洁具非常的有钱,这是我们的一个朋友,他们做了一个南开中学,因为我不是非常了解,后来从来没有掉入国家前五,他要做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因为他们毛校长非常有钱,当时他拿这么多的图片,我觉得难得出现一个行外的人对我们设计认知这么高,所以我们做了这个东西。包括他的教室,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学校能做成这样,要求特别高。
    这都是原来做过的一个酒店,偏古典的,他想做一个偏古典的,红色的条纹就是藏色的东西,我去考察了十五天采风,他们那边就是红色和金色,这两种颜色搭配在一起我真的觉得不好看,包括地面我觉得非常不好看,用什么颜色搭呢?还是白色和灰色搭起来。这些都是偏古典的一些东西,包括这个项目是这样的,第一稿过完,刚刚进场的第一天,王立军叛逃的,我惊呆了,一万块一平米。我们也要做这些东西,我们说市场也要妥协的。
    我们做的是美丽球,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的东西也做了很多。也是非常简单,我今天演讲的很多材料商对我非常不满意,能不能推荐一些材料?因为淘宝是没有人教我的,五十多块钱的地板,就是一个线转到墙上,这个隔断外观就是隔断,我在里面始终觉得不搭,把这个拉进来就好了,因为他的建筑全部是条状,我为了统一把这个拉上来,做了吊灯。
    我也请画家根据我的色调来画,实际上我们已经养成习惯处理空间的方式,包括黄颜色的滚边、地毯等等,包括前几个案例都是一样的。绿色系,右边这个图片有一个小的包房,人多的时候放四桌,我们布一点散点的光,就会照射到各个角落。他的主打就是美女、美食,就这两点。这个电灯要求非常的简单,造价都不高,刚刚那个店3800平米,深圳一个公司做的347万,这个也是80多万就装完了。
    
    我说一点最后总结的话,设计的高境界中没有行业,空间、地域和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分隔,设计师的创作游刃有余不同的领域,风格也不必限定于一种,我们设计师要做到有价值的东西,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