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邱春瑞——菩提与烦恼

邱春瑞:非常感谢各位还留在这里的朋友,沈阳应该是我第二次来,第一次来的时候应该是一年多以前,在这里做了一次分享。
    我今天分享两个案例,第一个案例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因为我们公司做方案的时候会帮甲方做一个视频,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就把项目说的很清楚。我们公司项目也是这样的,会从建筑出发,一直做到室内设计。先放一下视频,视频里基本上就能看到我们整个方案制作的想法了。
    (播放短片)
    给大家看这个视频的意思是让大家了解到,其实我们作为一个设计师,你做一个项目你的表达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你怎么能让你的客户了解你要做什么。在我们那个年代,基本上我们是没有办法用电脑去做设计的,之后进入到电脑的年代,我对电脑科技是非常迷恋的。我并不是室内设计出身,大学时候我读的是工业设计,我一直认为室内设计应该是无数产品组合成的东西。
    因为今年我也觉得有点心虚,所以我也回台湾的大学继续进修,因为我已经有了建筑设计硕士,但是我一直想读一个室内设计的硕士,因为不是读这个科系毕业的,但是老是干这个事情。
    所以我的设计很多是从建筑开始,一直延伸到室内。因为台湾的室内设计是归在建筑立面的,所以我一直认为室内设计应该是建筑设计的延伸,不仅仅是装修,应该是利用建筑的手段处理一些空间感、一些光影。
    我今天要讲这个案例是一个禅的设计,大家在市面上会看到很多,但是中国第一个讲禅的设计应该是从这个项目开始。我在国内各地经常会听到有人讲禅设计,但是我觉得从来没有一个人讲的是对的。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版本,我相信应该是大家认识禅最正确、最认同的一个说法,大家可以仔细来听听看。
    为什么我把这个题目叫做菩提与烦恼呢?其实跟我们项目里面的一块石头是有关系的。
    这是我们心学社,我们规定出来演讲一定要讲一下我们的心学社,我们是由15位在大陆工作15年的台湾设计师组成的,原来我们有12个人,今年又增加了3位。
    去年我们在米兰代表中国队去参加三年展,它是意大利国家规格最高的设计展,我们代表中国跟一些欧洲国家和亚洲国家在同一个展馆里面展出我们的作品。回来之后,我们把这些作品其中的七件拍卖,捐了151万给慈善单位,做了一个偏远地区小朋友的美术教育。因为我们总共花了500万,因为我们运费很贵,但是我们回来拍卖了151万,我们全部捐出来了,全部是我们个人的支出,没有跟外界募款的状况下。
    这是我们过去两年半以来得的一些国际大奖,有接近两百个。这是我们公司的介绍,我来大陆已经第18年了,我们公司成立于2005年。其实我刚来大陆的时候是开过公司的,那时候挺不自量力的。大家问为什么邱老师你要跑到大陆来?因为我在台湾真的找不到工作了,有一次不小心来大陆认识了一个网友,后来就是我的太太,他说你来大陆看看吧,我说可以啊,你们那里五星级酒店有马桶我就去,她说这个怎么可能没有,我说你别放屁了,我们国民党都说大陆吃水跟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设备。结果我来了吓一跳,台湾没有一个城市比深圳漂亮,所以我一来就下定决心留在这个地方。
    刚来的时候就跟两个台湾朋友开了一家公司,但是倒了。台湾人很坏的,他坏就坏在心里面,他可以坏很久你都不会发现。大陆人是坏在脸上,因为我们刚来的时候台湾腔,做出租车他就绕路,我说大哥,你绕够了没有,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隔壁,你快一点。然后我们发现大陆人坏在脸上,他大声一点,你再大声他就回去了。但是台湾人不是,他们会回来报复的。我这两位台湾朋友,我们一起投资但是他们两个都没出钱,公司倒了他们就回台湾了。当时他们叫我一起走,但是我说不行,我们做人要有责任感,要把债还清了再走。他们就说你死了活该,你要留下来还债是你的事,不是我们的事了。然后我把两百万还清了,又赚了两百万开了这家公司。
    当时不知道大陆有设计公司,然后就跑到深圳非常有名的一家公司。我刚来的时候在杭州,前面有九个设计总监离职了,都出来自己开公司。我老板就跟我讲,你离职可以,你是设计总监不要出去了,就变成敌人了。后来我就去深圳了,因为深圳有一个好处,没有台湾人。
    深圳要面临的问题很大,因为我们要面对香港人。大概十几年前,香港人几乎占据了中国设计市场的天下,我觉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我就直接去跟香港人对抗。大家可以看到,香港人在中国设计圈份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都是我们努力的成果,因为本土的设计师也在成长。刚才记者问我为什么要参加感动中国这个活动,我说设计必须要在本土发扬起来。记者也问我,沈阳这边是比较偏僻的,对于整个中国经济圈来讲,本土设计师很难出头。我说这不是问题,台湾有2300万人口,但是出了最少200个国际知名的设计师,甚至在影响着整个中国。
    现在所有的设计师都在干的一件事情,咱们成为中国最顶尖的设计师,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是这种想法,你应该怎么成为本土的设计师。很多人想站在台上演讲,整个设计圈就像娱乐圈一样,会的不会的都要上台演讲,好想你不上台就不是大咖。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你在家里就是你父母的大咖,你小孩的大咖。我的设计理念很简单,我不是什么大咖,我就是做我喜欢的东西,把它做好而已。今天有机会当然要来影响别人,就像我们来沈阳,其实你要现热爱你的土地,这块土地给你营养,让你成家立业,让你开窗这个公司,你怎么在本土把这个公司做好,你就是整个中国最棒的公司了。
    我这么穷,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两百万人民币拿到现在来讲应该有一千万的市值了,我就想怎么让我的小孩懂事的时候,在他三岁以前不要知道爸爸是穷鬼。我觉得每个设计师应该也是这样,你在沈阳这个圈子里面怎么样做到不丢你小孩的脸,不丢你父母的脸,这个是最基本的。
    我经常说,人生就是一个存钱桶,设计师也是。我最讨厌灵感这两个字,设计师如果靠灵感,你的甲方一天银行的利息就是一辆奥迪A8往海里丢,如果你说我的灵感两年后给你,他甲方死了算了,因为实在花不起那个钱。所以我们要知道我们为什么而做死,如果只靠灵感你会恶死。
    那邱老师,你怎么做呢?存啊,人生就是存钱桶,我都存得满满的。我们公司最近招了一个设计师,他认为自己很牛,私下还给我们公司老的设计师上课,我都笑死了,因为这个存钱桶没存满,他就拼命的发出声音告诉你我有钱,其实这是错的。
    设计师最后比的就是沉淀,而不是比你手上工夫。因为这个东西熟能生巧,一段时间以后你就会了。我那个时候为了把小孩照顾好,因为我在设计公司是没有薪水的,完全靠提成,做多少提多少。我还记得那年过年的时候,因为餐厅都关了,没有地方吃饭,就买了两个台湾香肠,两个人吃香肠就算过年了。过年都要买新衣服,大人就不买了,小孩就花了一百块买了一件衣服一件裤子,就算买新衣服过年了。
    不要以为我站在舞台上好风光好牛的,其实没有什么好牛的,我们都是为了一口饭而已,跟大家都差不多。所以我觉得设计圈真的没有必要谁是大咖、谁是大师,真的没有必要,说穿了还是为了一口饭,剩下的钱你这辈子花的完吗?不一定的。
    我当时一天只给自己十块钱,因为都是老婆赚的钱,我还觉得连累人家,连累小孩。所以我为什么现在这么喜欢抽烟,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我身上只有十块钱,因为我们要把最大的能源都给小孩,那时候小孩才刚出生没多久。后来想我去上班算了,一天车费6块,一顿午饭3块。后来发现了一个很要命的错误,抽烟的钱没算进来,所以就更改方案。因为我们设计师有个好处,数学不好,但是改方案的能力很强。抽烟一定要先放进去,4块钱抽烟,剩下6块钱,坐车和吃饭只能选一个,那就一天吃饭,一天走路回家。公司距离我家27公里,我就一天不吃饭、一天不坐车,把这个方法解决了。
    有一天回家走着往我家方向看,我家住的贫民区,因为那个朋友是亲戚借我住的,鬼经过都不吓你的,穷到连鬼都不愿意理你。但是我当时就知道我家以后会很有钱,因为我家小孩有富二代的特质。因为当时我们业主送了我们一箱尿不湿,那个是国产的,但是他用了起疹子,后来用进口的就好了。奶粉也是,刚开始买三鹿奶粉他不喝的,后来换进口的他就喝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还挺有灵感的,他知道三鹿奶粉不能喝。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刚好没坐车,走27公里。快到家的时候突然下雨了,我就躲在棕榈树下面。突然发现了一件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事情,我突然发现了一道彩虹,在我们家那个方向。我想念我们家小孩了就看过去,看到一道彩虹。我突然领悟了一件事情,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因为我看到了人生的谷底,别人都没有看过,只有我自己看过。
    后来我演讲的时候经常有人跟我讲,他说有人看过了,不只你一个,我说谁这么大胆,他说毛泽东。毛泽东被国民党围困在湘江边上的时候,他说我看到了人生的谷底,我每走一步都是往上走。所以我就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人生的谷底。
    大家不要以为站在台上的这些人与生俱来就是这么厉害的,没有这种人,都要经过很多训练、很多磨炼的。当然我这个是比较崎岖一点的,其实我过去也很光荣的,我最早是开战斗机的,退伍之后又当了记者,还好被李登辉关了三天就放出来了,然后我又去电视台工作过。为什么我们动画可以做的很好,就是利用了电视台这个机会。
    后来觉得电视台不太适合我,因为演艺圈的东西都是假的,就像我们现在设计圈也是这样。很多明星台上都是很有气质的,但是私下都是说脏话、打麻将什么的。
    我们生活里面是充满设计的,虽然我28岁才开始进入这一行,我一直埋怨自己过去自作聪明,换了这么多职业,但是到现在我才发现,这都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资源。
    所以我说,人一辈子就是一个存钱桶。一个18岁的女孩子,背LV的包,穿Gucci的衣服,我说这个一定跟二有关系,那就很容易算出她的命运了。你老爸事业倒了你就不是富二代了,你男人跑了你就不是富二代了,肯定命运坎坷吗。所以他就会讲你的命运未卜。穿的很简朴的人呢?你就会越走越好,因为你现在是在人生的谷底了。
    所以我觉得,二十岁的年轻人不应该追求金钱,而是怎么把你的基本功打好。十岁的小孩,你总不能在地上滚跟爸爸说我要变形金刚,因为十岁的小孩应该理解父母的辛苦了,你五岁可以这么干,十岁不可以了。二十岁的设计师要干吗?你要学会怎么样像海绵一样吸收,而不是赚多少钱。三十岁的设计师呢?你应该成为你们公司的设计总监了。四十岁你要成为一个老板,创业自己的公司。五十岁像我们这样子。
    这句话是我借来用的,设计师不应该是入口而已,你应该是一个产业链。为什么呢?现在很多家装设计师都是这样,你跟材料商拿回扣能够拿多久呢?你是靠设计赚钱的,你要想办法变成一个产业链。
    现在我们做原创,我教过很多学生,他们问,老师,我一年营业额两个亿,你是多少?他左脚还会抖一下,我说我们只有两千万到三千万,他说那你还当我们的老师。其实做设计是一辈子的事,设计师是长跑,是一个马拉松,我们靠这个出发,但是你要完全靠这个赚钱其实你会很心疼的。现在坊间有很多媒体观察者教你设计怎么变成一个品牌,怎么管理设计,老实说我很想把那些人掐死,如果你设计能管理只能变成量产、复制,不然你怎么管理?今年中国毕业了两百多万个室内设计师,一毕业你就教他量产、教他复制,那中国还有希望吗?原创才是中国的力量。
    最后我们把我们的原创做成量产,做成子公司,因为我们出来演讲吸收了很多粉丝,这个要感谢我们孙总,让我们有这种机会出来演讲。我们认识了很多粉丝,产生了很多跟当地设计师结合的本土化,让他们也成长,也会有更好的项目找到我们。我们把过去的经验整理了一下,大概有六百多个方法,把它移植到每一个地方的分公司,现在有五六家了,青岛、成都、重庆都有。我们用这种方法去做管理,把我本人跟公司分开,用这种方法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效果。
    再就是做了一个IO大易。IO是意大利话,I就是我,O就是你。刚好我们意大利的伙伴是个胖子,我是瘦子,他说我是I,他是O,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公司。我们要干吗呢?把住宅工业化,阜新已经要投资我们了,股东就是你们每天在用的微信和海尔电器,我们把住宅工业化,把这些系统融入到我们的工厂里面去,以前我们不在室内装修了,我们在工厂装修。家庭主妇最怕碰到装修工人和水泥砂的问题,但是现在的定制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我现在提出克制化定制,克制化量产,克制化可以靠大数据。我们现在这个工厂成立了,市值平均超过两百亿。
    很多做品牌的媒体人跟你说要学某某某,你把自己卖掉两亿多才是牛逼的。我不仅不把自己卖掉,我还吸收了两百亿,我要做设计师的首富了。为什么只有那个方法是正确的呢?我们有个妈妈教室,中国为什么需要软装,我一直觉得软装是一个幻想,家庭主妇没有学过软装是因为他没有学过美术课。其实不是家庭主妇不好,全部人都不好,但是你为什么可以赚她的钱?就是在骗她。现在很多培训班教设计师怎么做家庭软装,那为什么你不只教主妇呢?所以我们成立了一个妈妈教室,她懂了一些皮毛之后,家装公司的问题就来了,因为她可能比你懂的还多。
    很多人问我,未来设计界要怎么做?我说只有两种方法,就是两极化,你不是变成原创设计师提供你的设计案例给我们,不然你就变成工厂。因为软装工厂难道不想赚钱吗?软装设计是说难听一点就是业务员而已,国际上室内设计跟建筑是分不开的,到中国分开了,变成了建筑设计跟室内设计。最近这五六年来又分了,分成软的跟硬的,害我都不知道怎么选了。以后会不会有比软还没有那么的、比硬还没有那么硬的呢?这是软来的。说穿了,硬装是想办法让甲方省钱,软装是想办法让甲方花钱。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成逻辑的,没办法成立的。
    家庭主妇可以自己做装修,你都想象不到的,因为我们把它变成拼图了。技巧很简单,就是把天花板跟你的瓷砖、大理石全部用一个零件解决就可以了,我们已经突破这一点了,所以连家庭主妇都可以自己做装修了,我们不需要水泥,都是泡沫水泥,一打就干了。我们的技术很超前,马上要上市了。我们得过的奖太多了,两年半得了快两百个国际大奖。
    我们再讲禅的起源,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读了大量资料,最后发现一件事情,禅是从这一部经典开始的,就是佛教里面的《心经》。《心经》是《般若经》的一部分,《心经》是非常好懂的一部。量子力学告诉我们,这个世界都是假的,《心经》讲的是同一件事。
    意识形态,其实我们不是人,我们看到这个人的构成,它说我们人是由很多细胞组成的,为什么只有人发现了物质与能量的关系呢?因为人有灵魂,人体是由这么多细胞组成的,其实是两万亿个。科学家发现,一个人打开看之后是空的,这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后来科学家发现,我在观察你的时候,发现不见了,竟然变能量了。科学家发现到这里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个世界有神,因为我们全部人其实都是能量组成的,粒子还是有的,只是粒子跟粒子之间是空的。那代表什么呢?每个人这个身体都是你想出来的,其实根本就没有,你觉得它有它就存在,你觉得它没有它就不在,最重要的是你脑子里这个灵魂,你在想什么,这就是能量。这个能量跟宇宙是相通的,跟《般若经》讲的一模一样,你觉得我是人,那你就是个人,狗跟猫不会想,所以它就是狗跟猫,所以都是出一个念头而已。
    所有的万物都是从空开始的,空即万物,止则永恒,你以为它死了,其实它只是和所有的能量相结合。两千多年前佛经就已经告诉我们量子粒学了,所以我给它一个定义,发现量子力学的不是科学家,是释迦牟尼。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才动被云遮。《心经》一直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个世界就是你想想出来的。
    一双筷子代表一个人,我们在中间放了一个佛像。说到底,烦恼与菩提是一起的。菩提是什么呢?你领悟了之后,你的心灵得到了一个大千世界,一个很开悟的世界就叫菩提。其实菩提跟烦恼是一起的,人不是为了把烦恼处理掉而解决烦恼,而是必须把你的烦恼转化成菩提,你想开了就进入了一个自在的境界,想不开它就是你的烦恼。所以人事物都好的时候才会感受到大自在,所有的像就是你看到的世界,比如说我们看到这些花草,佛教告诉我们这些都是你想想出来的,如果用量子力学来看,你人跟这个叶子是一样的,都是一些粒子组成的,最后都是一些能量而已。所有的像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如果你觉悟了,你就到了西方净土。
    我这个作品就是要告诉大家,你只要愿意,每个人都是佛陀,其实佛就在你的心里面,没有在别的地方。所以我们用了这个东西来解释禅,因为禅的诞生就是跟这些息息相关的。包括小乘佛教是修个人的,但是现在他们跳出来反对说大乘佛教乱说,它只是三做不(音)。我们中国的佛教一般都是大乘佛教,大乘佛教就是渡众生。
    佛陀有一次像我们这样开分享会的时候,他有一个弟子摩柯迦叶走进来,刚好有一朵花从树上飘下来,佛祖问一个问题他就只笑不说,从此就展开了禅这个宗派的来源。为什么?传心不传法。其实禅宗在中国的汉传佛教里面,它是非常小的一个支派,但是它坚持了一个东西就是传心不传法,因为所有宗派都是必须读佛教的,中国的佛教现在最主要以两个宗派为主,一个是天台宗,一个是华严宗,华严宗跟道教结合。禅宗是其中最小的一个派别。
    佛教传到阿富汗,东罗马帝国就在这里,佛教传到这里的时候,开始塑像。所以大家看到释迦牟尼佛头上一粒一粒的,我就问我妈妈,是不是释迦牟尼佛很不爱读书,她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佛祖,我说释迦牟尼佛头上都是一粒一粒的,应该是他不爱读书被妈妈打的。其实不是的,释迦牟尼佛原来是卷发,但是因为传过来以后人们没有见过,就把佛像的头变成一粒一粒的。
    《心经》里面已经讲了禅宗的故事,禅成就于中国,因为整个佛教在传的过程中根本没有禅这个东西,是到了中国才有的。大家慢慢看就知道了,禅在流传的时候,它传到了宜春这个地方变成了五个宗派,国内一般禅宗认为它的起源是源自于达摩,第六代是慧能祖师,慧能祖师是樵夫,他没有学问,然后到庙里当和尚了,因为他说了一句话,“明镜亦非台”,你心里觉得它是干净的它就是干净的,“何处惹尘埃”,脏东西就是你想出来的,这个说法就继承了禅宗,所以他就成立了曹洞宗。在南宋的时候分裂成五派,但是现在已经只剩下两派了。
    禅宗在中国发展到顶峰的时候刚好是南宋,南宋的时候传到日本,主要传过去的是临剂宗,后来曹洞宗也传过去了。禅根本就不是日本人发明的,讲到这里已经证据确凿了,就是起源于我们中国的临剂宗。所以有人出来演讲说禅起源于日本,你就可以赶他下来了,邱老师已经说过了不是,是起源于中国。
    佛教起源于印度,从中国新疆宜春蔓延,到后来成立了五个宗派,非常成熟的时候传入日本,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时候,铃木大佐(音)又把它传到欧洲去。
    整个世界的设计都受到禅的影响,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一样呢?因为禅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你只是没去发现而已。它一直是一个活化石,所以我们现在说佛教基本上就是在讲禅宗。虽然我们知道天台宗才是汉传佛教的大宗,汉传佛教是属于显宗,藏传佛教是属于密宗,显宗是尽量让大家知道佛法,密宗是只有贵族才可以修佛,老百姓是不行的。所以显宗是比较大气的,它一直在我们身边,从来没有走远,只是大家不接受而已。
    这是我们这个项目最早的样子,就像一个农家乐,离马路边只有十米,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把禅表现出来,这是一个技术难点。这是我们设计之后的样子,意境转变,就像由人间到天堂。
    我们趁业主不在,把这个房子敲掉推进了13米,因为我们之前说过很多次他都没同意,但是我们趁他不在直接敲掉,他看到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就按照我们的设计做了。大家可以看到跟原来完全是两件事了。我们要展现我们人的过度,因为从马路边要进来,我们想让它有一个过渡再进到我们给他呈现的视觉效果,所以我们利用这个技巧,留一个环境让他转换。但是我们不会从大门直接进来,因为在大门这个位置,大家看到圈圈这个位置是一颗石头,我们要讲的菩提跟烦恼就是这一块石头。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该放什么,但是我们希望它有一个业障,叫做不得其门而入,你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不可能的,你必须要修行,所以要有一个业障。
    这个业障怎么来的呢?这两句话就是我们的技巧,我们只用了一件东西来做售楼处,我们想到做这个售楼处的时候想到一件事情,我们可不可以不说一个宗字,就把宗的概念表现出来?所以我们想到这两句话,“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就是表示各类事情、各类人物,所有都是空的。
    接下来就是元素的提炼,我们要的是中式的四合院。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就用了一条线条来完成一个语汇,简约主义在2007年的时候,极简主义就提出了这个理论不成立,因为一个人可以成为极简大师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件事情,每个人只画一条线是最简的,三维空间至少需要一条线而不是一个点,如果每个人都减到这条线的时候,这条线还有意义吗?五岁小孩都可以画得出来,所以极简是不成立的。
    但是大家想一想,这条线下面是你的出身,我的妈妈是谁,我的妈妈是四川人、重庆人、江西人或者东北人,她吃的食物都不一样。这条线上面是什么呢?是你出社会之后跟这个社会怎么结合,你上了什么学校,它会产生新的观念。这两个东西一结合,你就会发现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设计就是字有心生,不应该每个设计都一样的。我最讨厌台湾的设计就是做的灰灰的、暗暗的,好像被谁欺负了一样,它就是因为在大陆面前不行,所以很压抑。你现在看台湾的设计,很可怜的,很想哭的感觉。设计应该是各种人做出来不一样的,百花齐放才对。
    所以因为这两句话,我们就决定用线条来做禅宗的设计,而不讲宗这个字。我们刚开始已经领悟到要用线条了,但是观念还没有完全扭正,这个时候是两个洞,但是我们最后做出来一个洞。做这个的时候,明天要交图了,但是我还是弄不出来,因为我们是做的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跟现代主义是完全对立的,我们就是用后现代主义的观念来做的,做了一个斜对角,三隔山墙只有一半,但是跟传统已经不一样了。你怎么遵照传统,但是你又不跟传统有影子,你必须用自己的方法。我们虽然是双导水,但是我造型就变了。
    做到这里还是有问题,还是想用这个屋檐,那种念头没有断掉,这就是我们的烦恼,我们没有菩提,只有烦恼。我那时候要出差了,就叫我们设计总监把它完成,那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我说我要收拾行李明天出差去甲方那里。他11点多打电话给我,老大,你是一个魔王,这个东西我觉得已经很完美了,干吗你还要再改,你都改不出来还让我改,他就当场辞职了。我当时马上回公司,正好一个总监在看另外一个项目,叫他顺便调整一下。晚上1点他又打电话给我,他说你确实是一个魔王,我一个都搞不定你让我搞两个,我不干了,又辞职了。我又回公司去,看到一个我带了六年的设计总监在玩游戏,我不敢惹他,我就说你在这里玩游戏,要不然把这两个案子看一下,我已经很久没麻烦你了。他一直到天亮都没打电话给我,我想他应该在处理了,结果7点要登机的时候他发了一个微信给我,很长,先感谢你的照顾,然后又辞职了,我就打电话给甲方改到隔天见面,赶紧回公司又画这个。
    我当时真的想不出来了,蹲在那个前面,到了晚上11点,我说算了,跟外面一样都画线条算了。结果画出来之后我发现,我就是要追求这个东西,我追求的东西这么简单。这就是我们讲的烦恼跟菩提,菩提的另外一面就是烦恼,你看到烦恼就是烦恼,看到菩提就是菩提。
    后来为什么又有些改变?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贵人,那个人是日本人。我碰到这个小日本的时候,我就回想起来了,我们怎么能输给小日本呢?当然我们不能叫他小日本了,他叫魏彦武(音),在设计上也是很有名的。他在禅修院,外立面都做好了,突然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就是这块势头放在他的院自里面,他挖出来了,但是房已经盖好了,门也做好了,这个门出不了这块石头。我说大哥,这样吧,你把石头送给我。我花了一万多块钱,找了一个吊车把这个石头吊出来,然后把它放在这里。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他的烦恼,就是我的菩提,所以我就把这块石头叫做魏彦武的烦恼。大家看这个石头这么漂亮,但是在魏彦武的禅修院里面就不能放。
    这个石头之前是什么样,吊回来就是什么样。正常石头应该大的放在下面,小的放在上面,但是我觉得小的放在下面看起来更不稳定一样,更有烦恼的感觉。
    我尽量会用两次、三次、四次、五次甚至六次去反射一个光源,这样反射你就会发现很好玩,光的表情会很多。所以大家看到,我们尽量不在天花板装灯,但是我们有各种方式的光源进来。我们今天最主要讲的就是这个项目,这是我们对于禅的一个理解,还有一个宗的理解。
    我们这里做了一个格栅,一个做了蝴蝶往上飞,一个做了银杏往下掉,一个代表新生,一个代表永生,我们就是拿这个做一个艺术品。
    中国这个概念我觉得它是有时间跨度的,我们从夏商周一直到清朝,一直到民国,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其实是有一个时间跨度的。哪一个时间是中国呢?其实都是中国。所以中国源远流长,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幸运,也是我们的麻烦,因为我们的时间跨度太多了,所以我们做中式都挺麻烦的。而且我们地域广阔,广东、台湾、新疆都是中国。
    我太太就是新疆人,后来我发现了一件事情,我跟我老婆的距离竟然是全中国人的距离最远的,你从东三省划一条线到西藏都没有这个线条远,全中国最远这条线竟然让我碰上了。我为什么会娶新疆老婆?是被我小学老师害的,因为我小学的时候我们老师教我们要光复大陆,因为大陆小孩很可怜,吃草根吃树皮,所以你们要好好读书,光复大陆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可以当省长。然后就开始分配,因为我成绩差一点还是人长得比较不帅,我是最后第二个被老师叫起来了,只剩下新疆和西藏我只能选新疆了,这个阴影就一直留在我心里面到我长大。后来娶老婆也碰到这个问题,既然我是新疆省省长,我当然要娶当地的老婆。
    中国不只有时间跨度,还有地理跨度,民族的跨度。你不能说新疆人不是中国人,维吾尔族不是中国人,全部都是。既然这么多中国人,为什么我们做的东西永远是那几个元素呢?为什么一定要做的像故宫呢?其实你看看,这些窗花属于室内设计吗?不是,它是属于建筑的,那为什么你室内设计还要把它拿过来再布置一次?你去看慈禧太后的寝宫,最贵的就是床。其实中国的室内设计是很简单的,大家误会了很久,一直要把这种建筑的元素拿来室内设计用,这其实是不对的。
    所以中国不是只有斗拱和窗花,它有太多元素了。中国的室内设计根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大家想太多了。我们能不能学会先把元素拿掉,等你的想法想好之后再把这些东西放回来?我们做设计有一个规定,你不能从画面产生画面,而是从文字产生画面。很多设计师的设计是怎么出来的?拿一本书,拿到外面抽根烟,风吹过来书页开始翻,最后定到哪就是这个风格。我们公司不是,你要做什么先写文字,一般要写五遍,然后你再看照片它已经没有办法影响你了,这才是做设计的方法。
    所以传统不是包袱,它是一个参考点,我们祖先给我们的成就,不可能一直把它搬出来,把祖先的棺材都搬烂了。我们要继承的是他们的灵魂,而不是他们的形式,我们要远眺未来才是对得起祖先。所以最好的传承是创新,不是一直抄老祖先的东西。
    你是要选择顺流而下,老是把祖先的东西搬来用,还是逆水行舟,做一个创新,让中国文化继续五千年?按照现在设计师的做法,中国的创造只有五千年。如果我们能够创新,找到新元素,中国的设计才有一万年。每个人的成长过程,对每个朝代的认识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心中的中国都会不一样,这就是设计的多样性。所以中国不会是过去式,而是未来式。
    我们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