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潘召南——多彩的设计

潘召南:尊敬的孙秘书长,梁秘书长,韩老师,以及我们众多的设计师同仁和我们来自于青岛各个院校的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感谢装饰协会,感谢诺贝尔瓷砖,感谢周总给我们安排了这次有意义的,而且也是我本人期待的一次交流活动。
    青岛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1986年第一次来过这个地方,给我留下印象非常深刻。那个时候来写生,在青岛的大街小巷到处乱窜,背着一个画架。当时我觉得非常得吃惊,我没有见过如此色彩斑斓的城市,它给我的感觉很像电影里面国外的某一处,所以我在这画了很多的画,我现在还留着以前三十多年前,那个时候青岛的一些作品,非常值得留念。
    在我们的设计过程中往往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也会忽略掉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恰恰是在这个巡讲的这个城市给我带来的回忆,就是美丽的色彩斑斓的世界,自然也会给我们设计师带来不同的孕育。青岛的设计师,我想你们对设计的方法和思考,自然也会因为地理和环境的不同,和全国其它地方的设计师有所差异,这是我觉得应该值得我们提倡和在设计中彰显的。
    今天带来的主题是缤纷的世界,色彩的叙事。
    其实在我们对于色彩的理解和研究上,我们主要是根据我们的视觉生理特征来对色彩作出判断。在动物界里面,人类的眼睛实际上不是最好的,但它是最适合我们的。我们没有鹰一样的眼睛看得那么远,也没有蜻蜓的眼睛看到全息的影像,但是我们的动作、肢体活动很适合我们视力来发现不同的信息传达给我们,同时我们通过这种信息赋予我们更多创造的源泉和我们对一个事物判断的结果。
    这实际上是我们对于色彩的理解,和色彩对我们视觉神经刺激以后所产生的一种反应。在座的很多设计师都曾经学过色彩图层,我们知道了什么是色彩的波长,什么是色彩的对比,什么是色彩给予我们的一个视觉判断和造成的视觉印象。我们通过这些印象来组织和创造新的空间,新的环境和新的场景条件。
    在自然的环境中,实际上色彩给予我们很多的启发。自然的色彩通过视觉传达到我们的大脑里面,它带给我们一些什么样的视觉要求,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环境?我们在设计过程中可能更多的是在形式上,或者是在造型上来做出相应的判断,把它转化成一个空间的形式表达出来。但是这种形式在表达过程中我们往往会忽略掉色彩组织的关系。这种色彩组织实际上是形成我们一种潜移默化的判断,人在这个环境中的反应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造成的,色彩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这是英国女王。英国女王对于自己的着装有严格的判断,她很讲究,同时也非常喜欢鲜艳的颜色,因为她对自己的肤色、佩饰、衣着打扮甚至拿的东西都形成了一个系统,有专门的顾问来为她做出非常专业的指导。
    这些实际上在我们的生活中都是很精妙的,设计实际上要带给我们很深入的地方就是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它。我们学设计,我们做设计,都是需要我们对生活仔细地观察,用心去体会,最后反映出来一个你能够满意的结果。
    今天我们在一起交流,我想提出来的是如何通过色彩进行叙事。我说的叙事方式不是说通过色彩来讲一个故事,色彩背后的故事那是每个人因人而异的,他可能感受到这种色彩对他的刺激,或者另外一种颜色对他的刺激,他可能发生一个什么样的事件或者有什么样的体会,那是每个人不同的反应,你可能通过这样的景象创作一张画,你可以创作一个曲子,你也可以描述一个带有文学色彩的故事。但这个东西并不代表普遍性,我们的设计通常是帮别人设计的,我们设计空间不是给自己做,设计一个家,我们诺贝尔瓷砖做一片瓷片,不是给自己做的,是给社会做的。社会的反应是什么?你必须带有普遍性,你要研究普通人对于色彩的感受是什么,大自然的这种色彩给人的感受,哪些人感受舒服一些,哪些东西给人感觉带来刺激,哪些不舒服,这些研究实际上是带有普遍性的研究。个性化又是如何在普遍性里面得以体现的?个性化一定要在普遍的共性基础完成,做好的时候才知道如何去体现,所以色彩也是这样。我们在一个空间营造,形成某种调性的时候,是否给人带来空间的舒适感,几乎每个人的感受相似,虽然不是完全相同,但一定是相似,这种相似的感受会让我们体察到这个空间的合理性。如何在这个空间里面再形成个性化的东西?那是你对这个空间的理解和你对色彩运用的再现。
    因为时间的原因,我想把这个再缩短一些,所以这里我就不会每个地方都非常详细地给大家做介绍。
    这些东西大家在看的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错觉,而这些错觉实际上会我们散发出一种不确定的因素,而这种不确定的因素实际上是一种假象。在假象里面我们虽然知道它是不真实的东西,但是这些假象会带给我们潜意识的一种想象力和创造力,会激发我们这些东西。我们会通过这些幻觉,感受到这些东西带给我们的痛苦、欢乐或者是一些矛盾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承认幻觉的合理性。而且我们在设计过程中也是有很多要利用色彩造成的视觉印象,这些视觉印象有些是真实的,有些是不真实的,因为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存在的,这从哲学的道理上来说也是一个普遍的真理,因为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一种现象,而现象不一定是真实的。
    就像我们看到的格子里面,中间大家都会发现它不断地闪烁着黄颜色的或者黑颜色的亮点,这些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的视觉神经会有这样的一个错觉,这些错觉会带给我们什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心理变化?这明明是一张平面的东西,你会感觉它不断地在起伏,不断地在变化,这就是色彩对比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规律,这种反应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就像我们今天看我们周围的一切,它所反映给我们的信息,让我们体察到我们这个世界丰富的,或者是在感知过程中传达给我们的各种信息的存在,于是我们会产生几种判断,一个是我们的审美欣赏,一个是审美判断,还有一个就是审美创造,这都是服务于视觉的。对于视觉的研究实际上会指导我们所看到的所有东西的创造,包括艺术,包括设计。我们的设计也是服务于我们在视觉上做的判断,如果你面对一个盲人,你说你的设计有多好,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于功能性和触感,它的美感缺少很大一部分就是视觉,但是它也有美感,它的美感不是全方位的,而是单一的,这种美感就是触觉化的美感,单方面的美感,审美是来自于多方位的,我们多纬度地在心里体察出的反应,造成我们对审美全方位的活动过程。
    在我们做设计中,我们通过古罗马的逻辑,严谨地把美学进行了比例化的分析,我们出现了黄金的分割,出现了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从具象到抽象的梳理过程。我们把比例从不同对比的数字化关系,体现出什么样最符合人的审美要求和审美规律。柯布西耶把建筑的体量和尺度严谨地通过数字体现出来,而这种数字化的东西通过色彩,因为色彩的关系更加丰富,它不仅仅是在于大小的对比,体块的对比,尺度的对比,它还有各种色彩明度,色彩的对比度,它都可以通过一种数字排列比例的方式得以实现,这种就使我们对于审美研究的科学性和普遍性得到量化和规律的产生。我们对于它的这种理解,实际上到了以后越加严谨,从现代主义以后出现了很多对色彩的研究,通过这些研究指导了我们的设计站在什么普遍的规律上来研发我们的产品,来形成我们的空间,来改造我们的场地。
    为什么这样的环境我们会感到非常美?非常舒服?其实单纯的色彩在强烈的对比下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它的背景。如果这样的房子放到中国的其它城市里面,它显然会变成一种我们不可承认的视觉假象,因为它不舒服。这个不舒服的原因是怎么造成的?因为它背景不好。我说青岛为什么是一个让我一直感觉很奇特的城市?就是因为它有好的背景,它的天空颜色是很丰富的,而且是比较纯净的,这个在重庆四川很难看到这种天空,我们天空比较灰蒙,甚至有很严重的雾霾,当然比北京好一些,北京更严重。
    你失去了这些东西就失去了很好的色彩基底,没有这个基底就失去了好的对比和衬托条件,所以一个美丽的城市,一个美好的环境它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就是光、色彩和空气、透明度。我们看这里,没有去过的人看到这里也觉得非常舒服,去过的人如果在那个地方身临其境,会感觉到生活非常美好,想活下去。
    通过这些我们可以分析出它的色彩含量,就像我们对于色彩的比例关系和色彩不同的对比,还有它的明度所呈现出来不同的对比效果,我们可以把这几个色彩吸纳出来,提取出来,用于在其它的地方。这种调性会知道我们在室内设计空间里面你的感受是什么,你既然感受到这种有好的基底,有明亮的色彩,有强烈的对比,放在室内的空间里面一样可以通过你的视觉转化为另外一种感受,而这种感受实际上是对于风景的欣赏和室内空间的联系一致的。
    我们有一个生理感受到心理感受的研究过程。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可能不会想那么深,也可能在做的过程中会忽略这些问题,但是如果一旦被你加以重视,你会在你的设计上仔细分析它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你要不断去追问自己,我这样去设计,这个空间这样去形成,这些地面、墙面、家具、陈设、光线,是不是能达到我在色彩研究和色彩理论过程中能够体现出的一致性,体现出它的特殊性和个性化的东西。那我们就可以通过我们对于感知、分析、理解、表达的过程,把我们的设计整个梳理一遍。
    首先我们会从你的意识开始,你对色彩如何去感受。我们的意识分为教科书式的几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正常的意识。正常的意识就是我们之间相互感知的认识过程。还有一种就是潜意识。潜意识这种东西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另外就是前意识,就像我们在水面上看到一个清晰的冰山也罢,岛也罢,这个是意识,你很明确地知道它是什么。而前意识它是介于水面和水下之间,潜意识是在下面那一部分你看不到,但是它是随时会被你唤醒的,也可能在梦里出现,也可能因为你在某一个场景它突然被焕发出来。这些东西实际上在色彩学里面它都会存在,我们在对于色彩的理解和欣赏的过程中,和感受的过程中,这个意识的三个层面实际上都是存在的。
    弗洛伊德对潜意识和前意识进行了很深的研究,他的研究成果不仅仅存在于精神的层面,实际上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对于这种理论的具体应用是有价值的,虽然我们做设计很多来源于感觉,其实这种感觉它也伴随着很多心理活动而这种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潜意识或者无意识得状态下,因为感觉这东西有很多是说不清楚的。但是我们的意识是清晰透明的,也是说得清楚的。如果你把一些说得清楚的事物和说不清楚的事物在一起,你在分析它的时候就会知道哪些是共性的,哪些是个性的。
    我们从色彩的生理研究到心理研究,这个过程是有必要进行深入思考的过程,不仅体现在我们的艺术创作中,也体现在我们设计的过程中。对于它的理解,对于它的研究,是会指导我们下一步设计怎样去实现,怎样去带来空间的感受,怎样让空间发挥出更有利的效果。
    比如说这个是符合逻辑的,我们通过它的色彩,它的整个比例尺度、色调关系、冷暖关系,我们很容易看出它的动机是什么。这张图的灯和墙上涂料的颜色,它没有这种东西,实际上它是不存在必然联系的。灯光在某种光线照耀下面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效果,但是它跟我们涂料所涂出来的形象是没有直接关联的。为什么我们今天看到它,觉得它合理性存在?是因为在我们的意识之中,有一种东西是不明确的,就是灯光照耀下它一定有强烈的光束和光影关系,有了这个关系以后它的存在就有合理性。所以这样的一些设计会让我们脑洞大开,会发现设计的有趣,或者是个性化原来可以这样去做。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一些现象直接联想到未来设计里面还应该有什么样的方式通过色彩来表达。
    色彩的问题是我们容易在设计过程中忽略掉的,虽然这个问题很重要,有的时候可能做得差不多了再来考虑,这个墙面应该涂个什么颜色,那个地面应该加个什么颜色?可能这个颜色轻了,那个颜色重了。后面像补差式地做设计,它没有达到一个统一完整的整体思考。我们在一个设计形成的过程中,它是一个系统化的东西,它没有谁前谁后。就像我们以前在现代主义设计里面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座右铭,叫形式服从功能,这个是现代主义设计很重要的一个方向,你做什么设计先考虑功能问题再考虑形式问题。但是到现在,这句话我认为它已经不全面了,已经不能代表当代设计应该有的一个趋势,它已经是代表了早期现代主义,成为大势已去的一句历史上的名言,而不是未来大势所向的方向。为什么?因为今天我们的设计手段和制造手段几乎达到了无所不能的状态。
    那什么是功能?什么是形式?这个概念已经被颠覆了,如果我们要严格区分它的功能和形式,为什么现在我们还不断地去翻新我们的酒店,不断地去改造我们的办公室,不断地去设计各种新式样的茶楼?如果是功能的话,学生食堂就可以作为一个饭店,它功能完全可以达到。一个桑塔纳就可以把所有汽车的基本功能全部满足,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做这样或者那样的设计来满足今天不同人群的需求?酒店,十年前、二十年前的酒店和今天的酒店没有功能上的区别,但是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做它,还要不断地去翻新它,还要不断去做新的酒店?那是因为我们要通过市场,通过商业来完成达到我们的商业目的。商业是驱动它的,你说商业的动机是功能还是形式?它显然没有一个严格的界定划分。所以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一定要整体地去思考这些问题,而不是说单向的,我先考虑这个再去考虑那个。
    这是日本的一个设计师设计的包装,这种也是属于潜意识的设计。其实这些东西都在我们身边,只是看你留不留意。一个香蕉皮,把它形成了一个包装皮。一个CD机可以挂在墙上。这些实际上都可以在我们生活中产生,而这些东西也可以启发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种现象和遇到的各种思考。
    在潜意识的环境里,我们往往会感到对于疼痛的躲避,对异性的敏感。我前段时间到意大利看了一个展览,展览了难民,现在难民潮引起了欧洲的动荡,而这个动荡给欧洲人带来一个很重要的反思,就是他们所提倡的人类的平等,人权的问题。面对这个问题,针对难民,他们应该作何表现和反应?下面这些拖鞋,我觉得展览做得很好,他把这些难民留下来的拖鞋全部做成像船一样的东西,这些形象就布置了一个路线,这个路线就是他迁途的路线。逃难的过程中很多人死掉,这个展览告诉人们的就是那群人为了求生经历了很多艰难,到了这个地方。到这个地方来反而受到了很多不平等的待遇。欧洲人的态度是什么?欧洲现在经济也不好,当这群难民来了以后,他带来了欧洲人的生活品质降低和整个社会面临一种不确定因素的动荡。他们也在反思,我们的价值观是否在今天会出现问题,那一群人和我们的国家没有任何关系,和我们所创造的财富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当他需要我们的帮助的时候,实际上是我们需要把我们的财富给他们,把我们生活的基本保障要给他们一部分,而带来的是整个社会不安定的因素,这个是现实存在的。于是他们把这个展览做起来,很多人去看,而且看了以后心情很不好。
    我认为这个展览做得非常成功。这虽然是一个带有观念性的创作,但是实际上给我们的设计也提出了很多思考,因为设计师注意到社会每一个层面,我们不是说仅仅做一个大家看起来舒服或者用起来舒服的东西就行了。在你的意识之中,设计师承担了很多社会的责任,社会的角色,当然不是说设计要改变所有所有,设计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我们要重视它,因为我们是学设计的人,但是也不要无限放大能量,觉得设计无所不能。设计师的力量比较微小,它可能给社会带来进步的推动,但是改变人的生活是要靠人自己,如果你的收入只有2000块钱,你拿什么来承担你要做的那些设计?设计也是劳动,你的能量是要改变你自己收入的问题,你自己的社会劳动问题,你给社会创作财富的问题。设计师要帮助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帮助的过程中你是要付费的,所以设计师不要放大自己的能力,但是设计师一定要坚守自己,你的工作是有价值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是对色彩做了一些具体的研究,有这样一些机构和体系,他们各自在研究的过程中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去理解色彩对于人的公用性。
    我们说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因为有很多东西在主观的推测或者创造过程中我们是想象不到的,因为自然给予我们的视觉感受是无法通过主观想象来完成的,因为客观的东西给我们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惊讶。
    首先不同的自然环境形成的不同风景也孕育了一方人不同的欣赏习惯和表达方式,就像我们在青岛和全国很多地方的城市有完全不同的面貌一样,你们在这个城市生活,潜移默化的城市色彩对你们的影响,可能你们在做设计的时候不经意会流露出来。而我们可能在另外一个城市的环境中,我们所接受到的影响自然而然会在设计中体现出来。就像我在重庆待了这么长时间,我对坡度,对山体,对道路的关系和房子之间的距离关系,我自然不自然地就会想到它的起伏关系。实际上这些东西就是一个城市长时间潜移默化的结果。
    就像这些艺术品一样,在西方的这些艺术和中国古典的艺术经典,一起看的时候实际上它有很大的不一样,但是这些不同是代表了文化现象的不同,没有好坏的差异。这些东西给我们带来什么?不同文化视角下的色彩运动给我们文化的传承,以及对于艺术的表现,它带来了某种习惯性的东西,我们习惯运用这种色彩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来认识这个世界,同时来表达我们内在的精神和内心的世界。
    我们从古希腊的这些绘画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里面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色彩的表达和追求,和中国人,和中国的色彩有很大的不一样。这些不一样会让我们领略到不同的文化和精神的气质。就像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张图,我们很少穿这种衣服,我们的传统服装里面很少有颜色非常统一的服饰。虽然同样是皇家的人,我们皇家的人喜欢这样的一些东西,但这种一点不俗气,看起来还是富丽堂皇,一个皇帝有这么多老婆,个个如花似玉,穿着非常耀眼,这就是东方人审美的习惯。中国人对于色彩的追求和感受,你让她穿伊丽莎白女王的衣服,在那个时代是有很大冲突的,想都不会想到那个方面,更不用说穿成那个样,她一定觉得这个是最美的。
    我们明清时期有很多的建筑,民居,也是很素雅。这个很怪,我们的建筑和我们的服装形成了一个人和物完全的对比,我们的民居建筑显得很素雅,我们的色彩很少,木质的,轻砖或者是白墙,这就代表了中国,一个这么庞大的民族,普遍对于自己生活空间和街道环境的一种用色习惯和适应性。这不像在欧洲,欧洲他们的色彩就很丰富,他们的街巷关系,在很具有穿透力阳光的照耀下面带有梦幻般的街巷感觉。那个地方不是出现艺术家就是出现神经病的地方,它是一个产生各种幻象的地方,天上的云,下雨的同时一束强烈的阳光照在建筑上面。这些东西实际上都给我们造成了非常优美的环境,这是我们整个东西方不同体系下面形成的文明、街道城市和风景。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城市变成了这样,我们的环境也变成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环境。这样的一些街道,成为我们现在城市色彩中最典型,最具有代表性的表现,大量的对比很强烈的幕墙,要么是红颜色的广告,要么是蓝颜色的,蓝红颜色大块的对比色块在街道上,在城市的空间里面占据了整个视觉的感受,这种东西我觉得实在是缺少城市色彩的系统性。我不是说以前的东西就好,为什么以前的东西比现在好要好好地研究分析一下,因为那个时候它有一个漫长的生长思考过程形成的城市,而今天我们的一个城市很快就形成,就像我们搬到新校区,短短十年时间由一个农田变成一个城市,这种速度真的是很可怕。由于这么短的时间,所有的东西都感觉是临时性的,想到哪里做到哪里,目的就是尽快在一个时间点上把人安进来。像这样的一个仓促的工作行为,一个城市诞生的极快速度,造成了我们在视觉上很难充分考虑,仔细研究,做一个非常理智的方案。
    这就是我们的城市环境,我们的室内环境也同样会出现这样的一些问题。今天我们可能还有一些家装的设计师,我们家装设计师现在活也很忙,每天要赶多少套房子?而这些房子我看有很多家装设计师直接把客户,这些不属于设计师管的工作都管了,都代替了。包括谈业务,包括跟客户沟通,包括谈价钱,包括施工周期,什么都谈,一天可能要谈多少套,谈完了第二天五套房子的方案都拿出来了。为什么这么快?因为设计廉价了,主要的目的是把房子定下来,把这个项目定下来,所以我们要拿很多种方案往里面塞。塞完了以后做的东西肯定就是一个临时性,肯定也是欠考虑的,更不要说你在这个空间里面形成什么样的色彩体系,你给它带来什么样的类型感受,达到如何的舒适程度。你跟他在一起沟通的时候都谈不了这么细,所以这些也造成了我们工作的粗糙。当然这个不怪设计师,这个是现在的现状,因为你的设计本来也没有付什么费,你只是想把房子的装修完成,大家都在这种仓促的状态下进行。
    这个是重庆最让人讨厌的一个建筑,上面是法国的凯旋门,下面是重庆高新区的办公大楼,办公大楼的地方和凯旋门做得是一样的,也都这样去做。设计师也没时间,像这么大的项目设计师应该好好地去设计一下如何做一个地标性建筑。设计师为了尽快地把方案拿出来,凯旋门放在这里合适,马上抓过来就用。这种现象不要说在重庆,在中国很多地方都能找到类似的。我居然在网上看到有一个县政府的大楼,修得跟白宫是一模一样的,我觉得这个很可怕。关键是那个设计师胆子也很大,他也不怕人家骂。
    什么是我们应该做的,怎么样打造一个经典?经典是有很多理由的,我们怎么样去做一个让人家觉得舒服的环境,做一个好的设计?你如何用心去做到这一点?你要经过你的系统思考,认认真真去把每一个地方都做好。怎么样通过灯光来表现色彩,怎么样通过整个空间的色彩营造关系来表达空间的氛围、调性。
    这是我十几年前在巴黎住过的一个酒店,很古老的建筑,大概有三百多年的历史,那个老板也是这个酒店的服务员,也是经理,他也不是设计师,做东西做得非常仔细,那个酒店就出自于他自己的手。为什么一个不是学设计的人能打造出这么好的环境?我想了很久,我认为这是来自于教育,教养让一个不是设计师的人可以从事设计师的工作。那我们回过头来一想,设计师是怎么培养的?设计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中国的室内设计师,我们现在有很多专业,管理、室内设计、景观设计,包括建筑,我们有很多专门培养设计师的专业。但是我们设计师为什么这么多学校培养出的人才却很难做到这样的效果,我们做出来的东西看起来还这么生涩,看起来味道不对?我觉得很大的问题就是基础教育出现了问题,我们缺少了基本的审美训练,我们缺少了对社会学、人类学、美学、传统审美、中国人文教育,这些方面我们缺失了。我们知道设计的基本方法,但是我们不知道设计能够打动人的地方。我们在做的时候可能自己都没打动自己,在把它当做一个活在干,你都把它当成活了,你的效果自然不会打动别人。
    在自然中我们会感觉到这样一些色彩,在动物、环境、植物,这些视觉对象上会发现很多让你感到精彩的地方,大自然的色彩鬼斧神工,能够让我们这么惊叹它美的力量。
    这个是我们大学城,你们可以看到以前的一片农田,大的建筑一个都没有,都是一个一个小的农舍,十年以后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城市。但是我们看到最绿的这一块地方,这就是我们学校,四川美院就这样。以前我们进来的时候周围都是这样的,现在周围全是变成了高楼林立,各种开发商都在大学城开始开发,世界五百强来了五十强,变成一个庞大的城市,现在人口已经上百万,当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学生,他是流动人口。这说明我们国家造城的能力多么强大,短时间内一个城市拔地而起。但是这样的城市造成我们整个生态的破坏,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一块绿地反而成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校园,一个公园。
    当时我们的建设思路就是先种树,先把树种好再去建设。建设的过程中我们有一个概念就是十面埋伏,当然说起来有点好笑,十面埋伏什么?十面埋伏就是把我们所谓的建设隐藏在山峦和林地里面,希望它能保持住原生态的状态,留下当时我们看到最感人的田园风光。这个也是我们对色彩的一种理解和运用,自然的颜色变化实际上造成了校园的精神气质和它的表征。这些东西给学生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我们做成跟周围城市一样的校园,学生们在他们的学习和对人生、工作专业理解的过程中也会这样去理解,今天学了明天用,用不上就转行。
    在这样的绿地校园里面,他感受到什么?他感受到自然的变迁,他感受到环境带给他的自然生态化的影响。我们那现在有鸟,有野鸡,有兔子,还有蛇,这样的一个生态实际上是很重要的基底,就像刚才看到那种关系,大海,蓝天,白颜色的建筑。就像我们青岛,碧水,红屋顶,白墙,耀眼的阳光。这些东西是非常可贵的,如果你忽略了这些东西,你创造的所谓那些美都不存在,都是微不足道的。就是有了这样一些基础的东西,所以你的创造才有价值。
    在色彩的叙事里面,我们通过色彩表达了我们对于自然,对于乡村,对于街道城市建筑以及艺术的表现,这种叙事实际上我们是想通过色彩组织,在设计的能动上能够把我们的精神以及文化追求体现出来。而这种追求是要服务于我们的对象,这种追求不是自我的完全表达,不是你是一个艺术家,你花东西别人看得懂就看,看不懂就算,你做的设计,你的服务对象是什么?他有什么样的背景,有什么样的文化喜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甚至他的收入如何?这些东西你都要考虑进去。
    有一次进修,我听到了日本著名的设计师田中一光讲了一个星期的课,我自认为他给我带来了设计的启蒙。我学设计学了这么长时间,我真不知道现在设计是什么。当时为什么我要去听他的课?因为我觉得日本设计的市场化很好,结合非常好,我真的想学到这些东西用到我的社会实践里面。说俗一点,通过大师的学习能够赚到更多的钱,这就是我的想法。
    但是听了他一个星期的课以后我觉得很失望,我没有学到所谓的“葵花宝典”,他给我们在上这一个星期课的时候没有教我们如何对市场做出判断,没有教我们如何去做一些设计满足市场的要求。他给我们讲了什么?他给我们讲了传统和今天的关系,他给我们讲了审美、文化和设计的关系,他给我们讲了日本的这些传统如何体现在今天的现实设计里面。我当时听了这些以后,我觉得可能大师都会这样,站在那里,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高高在上,谈的全是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我们在下面以仰望的目光,渴望得到一些“葵花宝典”真传,去捞一把。这一个星期听的都是这些,但是这个事情在我的印象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为什么老是强调这些东西,为什么不说一些设计与市场的关系?多少年以后,我才发现这个老人家讲的全是设计与市场的关系,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满足社会的需求,因为每一个社会群体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每一个社会群体都有自己理解传承所需要的方式,设计就是把这种方式传达出来。
    我们今天看无印良品,为什么他能做到其它品牌不能达到的效果?不是说他的品牌跟LV、爱马仕有多少可比性,他就是做得很朴素,就是做得让你感觉穿在身上是邻居家大姐,就是生活化的,具有东方哲学性的东西。我们一看这些东西就觉得很熟悉,因为中国文化实际上是代表了东方主义文化,这些文化现象让我们感受到一种亲切。它很肃静,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看到有一堆安静的东西,但是它会让你感觉到有体温,你能接近它,这就是设计最优秀的品质,它给我带来一个很好的启发。
    当然设计不可能都向他学习,像他那样做,我们的生活中要有喧闹的,要有名牌,要有奢侈品,要有豪华的享受,但是也要有普通的,安静的,让人很本真的东西,这才是一个丰富的世界。既然色彩都这样去表现了,那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应该这样去理解。
    我们通过季节的变化会感受到不同的艺术表现,春天,我们会对春天的气息、春天的色彩、春天的感受通过画面来表现,也可以通过春天不同环境下的街道、房屋,它所体现出来的面貌让我们领略到这个季节变化带给我们内心世界的感受是什么,从而指导和启发我们去设计,去工作,去创作。这些的出处来自于什么地方大家一看就明白。
    我之前有半个月跑到意大利很多酒店学习了一下,其中这个酒店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这个酒店只有五间房,它是一个带有家庭旅店的精品旅店房间都不大,但是每个房间都不一样。它实际上在有限的接待能力情况下尽量把它做到尽善尽美,非常用心。这种酒店我是非常推崇的,因为它让你感觉进到了不同熟人的家里面。我记得我们国内有很多以前的酒店,招待所,门口都要放个迎客松,有几个“宾至如归”的龙飞凤舞的书法字,这实际上是让你到酒店去像家一样熟悉,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旅客,到陌生的城市进到一个旅店难道要像家一样熟悉吗?如果这样我不如不旅游,我在家更熟悉,我就是蹲到厕所里面味道都熟悉。所以你要领略到别人家的气息,要有惊讶,所以你的设计才会有一种魅力,才会诱人。他就是用这样的心去理解客人,去做这个空间。
    这个是夏季的印象,匈牙利街景,感觉夏季的氛围非常浓郁,阳光和建筑之间呈现出来的面貌,让你感觉到既温暖热烈,又有一种含蓄和神秘。在室内我们通过对夏季的感受也可以表达出,如何用色彩去营造它,如何用色彩去呈现我们对于自然环境的一种领悟。像这种空间躺下去,你觉得你家永远不会这样去做,但是你的好奇心得到充分的满足,你会在这个房间不断地去看,东张西望,它会给你带来很多惊讶,让你感受去领略,过几天又换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住。一个游客,一个旅游者,一个观光客,实际上很多时间是带着惊讶的眼光去体验不同城市和环境的生活,我们的设计一定要满足它。
    这个就是我说的酒店的另一些房间,这是它的客厅,也是吃饭的地方,他把它布置得都很像家。旁边你们看到的女孩实际上就是这个设计师,也是这个酒店的服务员,服务员也是她,设计师也是她。我就问她这个酒店的设计师是谁?她说就是我,我和我的妈妈设计了五个房间。我说你们是学设计的吗?她说不是,她是学植物学的,她的妈妈是一个厨师,墙上的画是她姑姑画的,她的爸爸是古董商人,但是这些实际上都体现出来了。还有很多陈设,包括墙上还有很多中国明代时期的绘画,这个不得了,是她爸爸收藏的,这些画都挂在墙上,可以慢慢欣赏。住在这五个房间里面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很能打动体。
    秋天的感觉肯定是比较委婉的。这里有一句话,“临去秋波那一转”,这是中国戏剧里面的一个唱词,你要参禅悟道才能明白。这句话是在西厢记里面的,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色彩,这种色彩是一个深层而又灵动的感受,所以就给它一个非常文学化,美妙的称谓,叫秋波,秋天的水波,深层而又灵动。通过人的这种眉目传情,表达出一种明确而含蓄的信息,这个信息就是告诉你他喜欢你。我们在做这些的时候看我们的环境,我们中国画的环境,在那个时期,那个时候表达也是很丰富的。中国的绘画到了明以后变得越来越单纯,色彩越来越概括,特别是文人画,干脆就变成了黑白的世界。所以到了后来,我们经常要说色即是空那就完了,颜色都没有,都是空的,我们去理解意境,而不去理解丰富自然色彩的世界,我们把它放起来,通过黑白来概括它,去体现它的意境。但是在这个时期欧洲的绘画变得很丰富,欧洲后来的印象派,到了后来的现代主义等等这些东西,都带来了色彩上很大的变化。那个时候中国和世界整个的文化表象已经分离得很开,而我们自己还在这种色即是空的时间里面越走越远,所以我们的室内变得越来越单一,有的时候甚至是简单。
    有的时候在我们的设计里面要为自然,为我们的变化专门留下这样的一些空间,留给他们做一种变化和表白。这种变化是你必须要考虑到的,什么样的环境,一段墙,一块空地,一个建筑是要留给自然来书写,而不是你去完成,设计师应该有这种先见之明,你可以预想到你种的那些植物,或者是已经生长在那里的植物,它的气象变化会给你的建筑,会给你的室内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当窗户打开的时候你对面是一棵银杏,秋天满树金黄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境?可能你设计的时候是春天设计的,但是你要有预见,这些实际上都是在你设计的运筹范围之内,你要感受到那个时期的色彩和你房间里面颜色的对比和协调。为什么这个房间要这么好?就是因为这棵树或者梨花在春天的时候焕发出什么样的表情,会影响什么,你在室内应该做什么样的色彩布置,应该如何去处理这些空间,这些才是你真正做设计应该动心的地方,要体会这些东西。坐在那个空间里面,坐在你应该营造建筑的地方去发呆,痴痴地去想,那你今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或者很好的专家,因为你痴迷这个东西,那这些东西随时都可以焕发出一种创造力,都可以把你的这种感受传递出来,通过设计表达出来你肯定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
    这个照片给我印象很深,这是我跟王云童老师同时在那个地方照的。那个时候我发现云童也有一个非常敏锐的嗅觉,路过一个水塘,为什么会吸引我们?因为那个水塘的几条船实在是太美好了,而且水里面还有几只野鸭子,充满了文学感,充满了诗意。这些地方你看它一眼就知道这是一张好的画面。如果那个地方你要修建什么,那你一定要根据这样的一个画面去思考建什么样的建筑,做什么样的窗,做什么样的观景阳台,感受什么样的阳光,我的朝向应该放在哪里,我建筑的色彩应该怎么样。那我一定要考虑这些,要对得起这一方景象,对得起这一塘水。
    这是你们最熟悉的,这就是青岛。这么多中国的艺术家花青岛,花得最好的还是吴冠中先生,能让我感觉到那个时期的青岛是什么样的,给我的印象是什么。吴冠中先生画的东西有时候看似潦草,但是的确他能够捕捉到最能打动你的那一瞬间,所以他在教书育人的时候老是强调你的初心,你的初衷,最初的感觉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学色彩的时候老师都教过你们这一句话,色彩你要抓住第一感觉是什么。你做设计实际上也是这样,第一感觉是什么,往往那个感觉是最真实的,最应该把第一个初衷的感觉保持住,一直延续到最后完成这个设计。如果你做一做把这些东西都丢掉了,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一个行活。秋天的丰富和静谧,我们都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来表达。时间关系我不一一阐述。
    日本跟中国有很多文化同根同源的关系,所以他所体现出来的很多东西我们都能非常准确地感受到,他所表达的意向也好,精神也好,还有它细微的程度,精细的程度。在这样一些画面里面我们会感受到它和中国画的同源,又有不同环境下想表达出的另一种景色。这让我想起了日本有一个诗人,他是一个俳句诗人,很短的句子,就像对联一样。他写了一句经典的话,他对那一瞬间樱花开放粗放的感受,那种漫山的白色、粉色的樱花,在那个季节短暂的层林尽染。恨无仙人分身术,一日看遍漫山花。那个时候层林尽染的现象促进了我们对视觉效果的强烈渴望,一个人在欣赏的过程中需要得到什么,他想得到什么?他都觉得自己应该有这种分身术,能够看遍所有风景,领略短暂的花季。
    所以我们了解自己的眼睛,理解了色彩表达叙事的方式,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将人的需要以及自己的认知以设计的方式呈现在城市、空间、环境、身体、桌上以及美食。这里面我用了两个字,就是用心。这两个字实际上我们也是共勉,做什么事情有心就好,只有这两个字才能把事情做好。
    春天秋冬呈现的是固有的表现,还有一个就是光的表现。我们看到柯布西耶在做色彩分析,做建筑的时候很善于用光,他不仅善于用人工光源,还善于用自然的光源。他做的那些教堂,一个是设计本身体现出的不同凡响的特征,另外一个就是他对光的分析非常严密。我们看到他的这种设计,室内的关系不用很多人工的光源来做,他就通过这样的自然光线不同的反射,就可以造成这个空间应有的主题思想和效果。
    这个是我看到的国内做得很好的酒店,是马来西亚的一个旅游酒店,这个酒店做得非常不错。这是四川一个咖啡厅,用光用得很好。而且这个设计师很善于把四川民间的手工艺做法运用到空间的设计里面去。整个天顶用了四川稻草边草帽的做法,通过草帽编织的工艺出来的效果。帆船酒店,当时你看到的时候觉得它有点土豪得让你瞠目结舌,能够让你想到的一些服务都可以在里面呈现,但是我觉得它里面也是用色用光用得很好。
    在我们的眼里,世界是缤纷丰富的,带给人们各种享受,布无限的遐想。设计师如果运用掌握的技能、审美能力、社会学知识带给社会丰富的感受,这是我们的责任。谢谢。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