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陈耀光——设计内外,完美有缺

陈耀光:向我本人尊敬的哈尔滨同仁以及全国最尊敬的哈尔滨同仁为城市的发展展现自己专业独特的魅力,今天下午我要深深的鞠一躬,谢谢大家!我认为到了哈尔滨,对哈尔滨的云是天空最美丽的表情,最浑厚的友情,这是我想说的。大概10年前,2008年以前还有很多次都有机会跟哈尔滨的同仁关注行业的发展,尤其是今天下午我到了现场,史春珊先生也是1992年,也是昨天晚上我最骄傲,也是自己最显摆的跟叶红秘书长说我是1992年参加这个活动,那个时候就是由史先生等一批我们非常敬重的我的前辈,让我一个刚刚毕业不到几年的人,参加了中国室内设计影响力人物,史老师说,真正的力量是未来,我想说真正的未来是在座的各位,今天下午所有在哈尔滨参加这次论坛的人。这是我的感叹,我也是CID就任当年的一个副理事长,难免有一些官腔,但是有个人的情绪在里面,允许我刚刚对哈尔滨的同仁的致敬。
 我不是专家,主持人周小捷是我的老乡,非常著名的媒体人,我对哈尔滨的情感应该说也是来自于我们学会创办的这么一个平台,让我有机会在10多年前跟今天在座的兆明老师,当时他是哈尔滨的作为行业学会的一个积极分子,然后南方和北方,南方好奇北方,北方也期待南方有什么新的故事,所以说设计和设计之间的交流都是彼此之间因为隔着距离产生美感,大家产生好奇和期待,让我们很多的兴趣、交流度能够达成,尽快的交流。所以我在想把前言之后,再有些什么东西,我想用哈尔滨的云,这是唯美的韩冠恒,也是代表CIID哈尔滨,讲讲哈尔滨有什么不一样。最近连续三年,因为我的个人家庭,我的舅舅经常在内蒙古,在哈尔滨坐火车,所以我每次都会在这个季节来这里接他。去年、前年,每时每刻我跟哈尔滨优秀的设计师会短暂在哈尔滨擦肩而过。哈尔滨在全国所有的城市中是最北边,但是能够感知世界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城市专业的挑战,他们真的非常努力,我看了很多可能都报不出作者的设计师,今天来到现场。2013年,我昨天晚上也在跟叶红秘书长,包括余洋在聊叶红,叶红可能知道我跟哈尔滨的一个情缘,整个设计影响力人物在全国影响力非常大,大家都忙于一线的生产,我也不例外,我发现叶红还是比较关注各位演讲嘉宾的需求,这是2013年哈尔滨的一次年会。这是我2008年中国内设计大赛也是我们CIID的一场活动,跟优秀的青年学生和设计师在一起。我用短暂的几个照片,阐述我此时此刻无法表达对哈尔滨的友情和同仁的致敬。这是我34年的同学,中国美院第一届的室内设计,1984年的入学的我的最亲密的同学张学东,今天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或许已经低调的坐在了最后一排。
   其实要谈的事情很多,但是主持人在上台前就跟我讲,时间紧,机会难得,关注度也强,让我特别控制时间,所以就点到这里。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兆明的好朋友,还有著名的艺术家的老朋友朱军(音)现在在北京,他活儿得很滋润。而这张画的戴军帽子的就是朱彬,现在在北京著名的一个艺术家村。这也是周立军老师的好朋友。
   其实我今天在哈尔滨演讲,但是我也地区杭州,这是我们在杭州的年会来的哈尔滨的朋友们,也说我们当我们从事一个专业,在几次活动里面都有非常密切的交流。设计师可能会画图,但是设计师更有秘书的梦想,如果说你画画画不过专业的老师,但是你的思维逻辑,跟心情有关的事情你会记住在心里,所以说每每我放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认为哈尔滨的云是天空最美丽的感情,而且是代表我记忆中最浑厚的友情,我跟我舅舅在哈尔滨一个历史博物馆的一个酒店,这个酒店取名特别优雅,我拍了一张照片。四个字,我回去跟我杭州的朋友们交流,有的时候交流是有形的,具体的空间,具体的尺度和具体的人,互联网年代交流是无孔不入,你们相信一定有更多的城市在此时此刻同时分享。我今天的讲话不是主流,尽管我跟萧爱彬和CIID叶红秘书长带领的中国室内分会设计分会进行多多少次学术的主流,每个人作为个体的设计师,思考的问题往往跟生活更加接近,接下来我可能会谈一些关于非主流的个人感受。这是我没有在所有的建筑大师和优秀的作品里面拍的照片,我认为它只是生活的一个场景。就像昨天韩冠恒都是我很好的朋友,还有佳木斯的朋友,大庆的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聊,我说能否让我看一下,近年哈尔滨的建设,然后我去了大剧院,昨天去了万达的文华,我也去了全球最骄傲的室内滑雪场,而且我到哈尔滨不到24小时,我也没有机会跟好朋友相聚,这就是设计师来自内心的自发的好奇和专业的执着,看了以后他是学习吗,不只是学习,我认为是感知。我认为有的时候我们学习未必一定要去得到有正能量的加法和减法,就是你的好奇就带着你对世界的探索和激情。这是我对接下来的主题肯定要阐述一个观点。
   我会对着船,我认为这些无主题的地方,难道没有我们值得我们留下来,下午一个很好的阳光去看看它吗?然后我们难道必须是在每时每刻全部都在专业、大师,跟大家公认主流的优秀的作品在一起,这涵盖不了设计师广泛的兴趣,而我的兴趣有时候会把它留在主流背后的非主流的情绪中,去感受一个真正的下午,一个属于哈尔滨江滩的下午。这是我去年跟我舅舅在那里渡过的特别美好的时间,这是我跟哈尔滨的感情。
   这才是正题,向美好记忆的哈尔滨同仁致敬,因为在这里我留下了太多太多难忘的东西。设计内外,完美有缺。我这个报告没有跟叶红秘书长申报,叶红秘书长给我们的学会在这几年的带领下,因为设计师必须是一个属于情怀对自发的东西的一个记录。昨天我没跟他们谈,他们也没向我了解,我想我就是一个职业的设计师和业余的观察者,或者是业余的设计师,职业的观察者,来阐述我这几年对设计的阐述,我很认真,我认为对哈尔滨所有的每一次要留下一些属于技术交流和思想碰撞的时候,我都很认真,我的PPT不一定做的很洋气,我的PPT就像我的工作笔记一样,没有美图秀秀太多的东西,但是我相信哈尔滨这个城市所感受到的任何一个人文和一些力量他们对形式不是第一要求,我相信我也这么在做,我就是把我的工作笔记跟大家交流。
   我喜欢做白日梦,因为我特别想把我的企业发展的特别好,但是在行业30年中,我们建立起多少让行业大家仰望,让我们整个一个平台能够值得骄傲的事情,在发生的时候我不一定是主角,我个人能够欣赏别人的同时,我在想我怎么坚守我自己。我最怕到时候我也在向别人学的时候,结果我自己唯一肯跟别人交流的真正本我的东西都没了,我可能更加什么也不是,所以我只能是一些非主流的,设计师CIID行业组织的学术活动,才有机会让我能够有这样的方式跟大家交流,完美是偶遇,残缺是常态,缺陷才让一切显得本真。我跟同行在聊一些很私人的事情,我发现他们有很多地方我学不像,他们既能够管理,也能够团队建设,同时还能发展业务,还能够建立系统,就像我今天到了这里以后,我们创基金大家知道这几年在行业中逐渐被大家感受和认知。我们在这短短的30年内已经做了几十件真正能够与公益上的事情,从学校、教学,需要有设计提升和建立设计理论基础在提升的时候,我们都在做一些棉薄之力。
   这不是说公众和组织上的一个活动,所以我在想我这里有几个关键词,完美有缺,真善美,真在最前面,美在后面,当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我们需要把握的是为业主委托的一个期待。我们为业主要营造最好的效率,绝对不是我们为自己拍几张照片可以上杂志,这个启发我得益于两三个我最交往的比较近的朋友的启发。一个是我杭州的陈琳(音)设计师他一直以业主的利益点和设计的需求点去做他最完美的,最有戏剧性的场景设计。第二个我想说不是跟我的唯美的感情,我相信在座的我佳木斯、大庆、伊春和铁力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们,最近这几次我真正的意识到有几个餐厅,我去年来的时候看到的,在谈谈到做的时候,他说这个绝对不是最好的,最好还有很多,关键是我们碰到比较好的运气,我们能够有这个担当的互动,是因为两个业主真正把设计师当一回事情。就是听见一句话,真正这个社会的业主把设计师这个行业当一回事,有的时候这个温暖可能超过政策法规和学会的一种指向和口号,因为这是他生活中和工作中离他最近的感染人的一种鼓励和认可,花时间跟你一块做,只有我听专家的,我这的企业和我这个机构,我这个卖场和我这个店才能够做出我应有的价值,当然这两个老板一个是姓张的,非常漂亮的妹妹,他很低调的,因为我是王老师的大哥,他们非常尊重,但是我从他们身上发现,就像我十年前说的,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设计师,有可能会有一个爱你成为最美的业主。这是十年前我在PPT,十年前我可能很容易在台上跟别人交流,没有最优秀的设计师,只有最优秀的业主。这句话可能有点毒。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我发现,让业主能够欣赏你,跟你制造缘分,第一个你是有准备的。第二个你是懂得市场的,绝对不是用你的形象和你的口碑,以及你的奖状能代替什么。所以这个时候我特别想跟我最热爱的哈尔滨的城市和同仁,在我CIID的里面我们不谈,不相互的渲染和鼓舞,我们还是就职业论职业,把技术做好,你才能够揭发自己,才能够真正的让社会来认可你。有的时候,兆明老师讲话跟我这么直接,这是十几年,包括跟唯美这么多年的交往,但是我想这里可能跟唯美要竞争的,跟唯美可以媲美的单位比比皆是,只是我原来没有这个缘分认识,我想今天也是个开始。
   我也为杭州的诺贝尔喝彩,我也为我讲的“完美有缺”继续下去。我们公司是1998年做房地产设计,房地产的样本是生活的橱窗,但是不是生活的厨房。这是十年前,我认为接下来人们对体验的理解和对设计的一种判断力的提高,他们要的是厨房,当美丽过渡的样本房,最终是拒绝客人,让客人拒绝一样的参观,你的人进去,心进不去。完美有缺,我个人生活中的体验,我有一个小院子,这个小院子房子在改造的时候,我发现下面太平整了,我土地感觉在中间应该留一幅我自己画的草图,我认为留一点缺憾,跟小院子的氛围更加真实。有的人做锦上添花,我做的是对立面,让别人感觉不通的,瞬间进步的,这可能是我这个年龄受的教育的一些启发。斑驳岁月,白墙和谐。它不会认为你是在抢他的镜头,环境有的时候是无语,但是环境中突然突兀出来一个非常瞬间变成一个世界,变成一个建筑,变成每一天别人以60码的速度经过一个交通过道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巨无霸的东西的时候,我相信我们整个城市的发展是挡不住的。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一下,人作为一种动物对习惯的延续有一种惯性。这里面我认为欧洲自觉意识强一点,而我们也逐渐适应了,适应了以后就没有任何的争议,但是内心还是这样一种想法。
   这是我跟我的同学来过哈尔滨,1987年中国美院毕业的,学的是这个专业,然后他经常会到哈尔滨来,他跟我讲中东历史,中东第一条铁路和满洲国的事情,就像兆明老师也经常跟我讲,包括我的哈尔滨同学,张学东去年前年专门有一次中东,自发的主题,让我加入亲友团,所以我特别有感情,特别有记忆,这张照片是我跟同学在澳大利亚拍了一个小照片,我们是否能够让自己的人生和专业里面不要全部都是光芒万丈,全部都是对称涿县,能不能来一点缺憾,感觉它是一种善意,这张照片是他提供给我的,我们在商店门口拍的这个照片。叫做诙谐与完美更友善,完美可能伟大,但是设计师要友善,无主题,不是励志的照片。
   这是我的同学摘录(音),这是张学东老师最好的朋友,我们到了澳大利亚第一站没有去墨尔本,我们专门飞到了同学这里,我不知道这个城市怎么样,后来知道2004年全世界最适宜居住人口的不发达的,甚至没有进步的城市,它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空气,以及人们休闲的结构,教学、医疗,所有的这些,没有想做世界的橱窗,标榜GDP的数字和特别参考的东西,但是它给你留下特别多喜闻乐见的东西。只有励志者可能打破这个平台,建立更高的目标,但是我认为我们无所谓,我个人无所谓,我认为这是时代推动的潮流,但是你有权可以保持你视角的关注点、方向、纬度。所以我就关注了一个这个雕塑,让我想到了我们这个年代不是人人都在为自己树立雕塑的形象,或者一种正能量、励志的形象。雕塑本身没错,它也有一种孤独、冰冷。雕塑让别人仰视,它接不了地气,感觉孤单。我认为我可能接下来会更多的愿意接地气、有温度,但是我们也不排斥对雕塑的敬畏和欣赏。
   2014年、2015、2016年,每年因为一些活动,我以前很少去,我2013年去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强迫自己去一下,米兰奖,这是米兰大教堂,相当于我们中央大街、索非亚教堂一样,一个城市的中心。往往我们的中心点都会因为强市走向国际,是不能够停止喧哗的一个标志性东西,而让我看到的是全世界的一个设计之都米兰,在它的设计周里面,7天时间,晚上到了八点九点,自然会把它的灯光熄灭,把它的钟声放在最平常的时刻。一个有历史底蕴的城市是这样的,天黑了,就像人一样,累了也要睡觉,这是正常的。这是我作为设计人的情怀在阐述一个自我的发现。有的时候比如说24小时它依然的旺盛这可能是某一个阶段。这张照片是我用手机拍的,这可能是我向往的一个私人的感觉,到了晚上,有一个城市,就像哈尔滨这个城市,是最有故事的。其实哈尔滨的城市太有故事了。而且现在有一耳地方还保留着,只是没有像欧洲自然的留在那里,已经成为午夜的一道风景。
   这是我的一个笔记,2015年米兰奖以后,给自己放了一个假,找了一个翻译,而且还是别人委托的,我是付费的,在那里没有朋友,但是我对那不勒斯一致认为是一个传奇,传说,包括对《图兰朵》,我自拍了一个东方的佛像,我来到这里不是奠基,也不是怀念,确切地讲,我是代表东方游客,来听一个关于西方的传说,对一个神往,内在有一个无法抗拒的力量,这个城市可以上网查,在2000年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城市,文明没到达最成熟的时候,包括到街道的理发师的纳税,这个城市现在还保留着,现在变成一个传说,我不知怎么搞的,对这些传说的东西,我也不是历史研究者,更不是一个学者,我就是带着对艺术的好奇和未知彼岸的期待,我愿意走这样的风景,去感染一下,作为一个设计师。
   设计师有时候是一种公众平台,评标、评委,一件很公正的事情,其实我在想有一天甚至现在有一种现象,大家都认为尤其是一些优秀的业主,他们跑的比较设计师要多,个人的文化审美标准,对人性的关注,他可能不懂得铝合金跟钢的线材和复合地板之间的关系,他无法描述,他的内心通过专业的角度,来描述业主委托的梦,这个梦可以是意识形态的,他认为价值观里面的意向的东西。所以我在想,有的时候设计师偶尔有一些梦境可以,有一些梦境不一定能够审优、全优、国优的GDP和产值,但是你能够忠诚于自己的创意和对艺术情怀的执着,这一点在当下所有的行业奖项和认可你的一种标准里面,你给自己也建立这种自信的标准,你跟别人还是有所差异的,你的所有设计行为有一种私人的情绪,但是不能够违背甲方对你的利益的期待,这个不矛盾的。最后还是看你们有没有缘分,就像我认为大禹(音)和全鸭记(音)最后还是王老师有他的感染力。
   这是2008年,我想谈的还是完美有缺,一个爸爸在钓鱼,把一天钓下来的鱼摆在儿子和女儿面前,提高钓的标准高于4两以上的可以拿回,低于4两以下的要放回去。这个瞬间,我一不小心,我后来对准了焦虑,这个瞬间我这张照片经常用,设计师谈设计、谈材料、谈工期,我这个主题还是设计内外,完美有缺,这个小女孩这个瞬间变得模糊了,而这种模糊,原本都是学画画艺术的,在我们学室内设计这个专业的时候,都想做一个油画雕塑,得一个版画奖。我认为这张照片让我后面添了几个字,这个小女孩仿佛是在我镜头一瞬间飞过来,然后瞬间展开翅膀又离开,这种想象对我的创作和我自己思考艺术的方式给了我极大的启发,这是焦距、意外完美有缺。
   我特别喜欢拆旧,保留下来没有一下子被拆完的痕迹,因为只有在那些图景里面能够看到这里住的人对他的父母,对祖辈的尊敬,他们会轻易的把小马路变成大马路,石板路变成他们很陌生的路,这是我个人认为这是有归属感的一种记忆。我在两年前还有一个小院子,这个叶红秘书长特别知道,全国各地的设计师包括今天在座的有些来过。叶红秘书长来过不止一次,因为那个地方除了有南宋皇城旧址以外,其实是部队的一个仓库。在那里进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城市有一点过道,我想人如果是动物的话,一个猫、狗在路上走,绝对没有穿越来的那么真实,我想人也有这个属性。城市发展,我们的城市GDP,就业问题,老龄化问题,我们不需要停留在情怀里面,我们更需要发展和拓展,但是这种发展和拓展是不是瞬间就马上车速80码和拓宽300米的大道来作为城市的一种交通和交流还有生存的地方,这个只是探讨。因为有的时候我会发现,在特别光滑的玻璃上,一个蚊子停不下,停不下一个苍蝇,因为太光洁了。但是真正人心要看的地方,真正面对一个白墙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影子,你的眼睛会茫然恐惧,你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不给你任何一点点的纰漏、瑕疵或者是痕迹。你突然发现,你在哪里?
   完美只是一种偶遇,残缺是常态,我个人认为,我进入CIID1992年到现在2017年,我认为在一个非常有效的专业的学术平台里面,能够让你作为一个职业人去有效的交流,不断的提升和转换你的思路。
   完美主义是对缺陷的恐惧,而缺陷才是生活的原本。我特别率性,我有很多朋友他们也包容,我们一起来探讨行业进步的一些事情。这是我很多像今天主持人周小捷也读了一大段我的简历,我个人有一个微信,但是这个微信圈没有持续的延续,我认为我不是岛主,不是大咖,不是生活家,不是收藏家,是一个骑着自行车跑工地的年轻人,一个贪玩、写诗爱做梦的年轻人,一个从小学画,误入设计的情怀分子。
   这是最新挖出来的,1996年的。就像史老师,像他们这一代的前辈为这个行业的付出,也在看我们,看今天,包括我在看90后,还有00后的人,我们为史春珊老师鼓一次掌。就像我的同学张学东他分到哈尔滨的时候,他分到哈尔滨建筑设计院一样,我分到浙江省建筑设计院,我分到设计院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有人给你开车子,那个时候我还在跑工地。这是1992年和1994年,我学的不是家装,但是我对家装有纯粹的意境。我是谁,我是没有翅膀的,却已被记录着曾经飞过的痕迹。这是我喜欢矫情,因为我认为真正学画画的人多少都有一点矫情,我的序东(音)兄在班里是最丑的人,现在在我们黑龙江哈尔滨的建筑职业技术学院,这个地方有我很多的好朋友,而且我跟李老师他们都去过,我前面有他们学校的教育,包括从设计,空间设计包括到他们的软装,我不知道曹老师有没有来,他们有很多需要我互动和学习的地方。
   我那个时候1988年,我就比较矫情,写诗。后来我发现诗人是一个口号,其实诗就是说跟现实距离是,现实比如说是饭,诗可能一是道凉菜,可吃可不吃。生活中要饭,也不能没有诗。每天早上挂在你的窗帘外面告诉你,你今天一定会活儿的不一样。一直希望所有的你心里所想的东西都能够在这个星期内完成,这是我理解的诗与远方。所以我认为诗与远方,一个文人很纠结,我认为是精神领域里面的洁癖和追求,不管追求与不追求,都存在,这是距离,有短有近,这是我的感觉。1988年我对爱情的理解,这是月亮下树荫星星宠爱的地方,男人们正在倾听女人口红落地的声音,当时我在杭州的时候,没有谈恋爱,我是1987年我美院毕业,那个时候已经忙得忘掉情怀,骑自行车在杭州的西湖边走,八卦别人在树荫里面做什么,我学画画,又喜欢设计,我文字里面是没有一个不和画面感发生关系的。真正意义上的我认为一个设计师,或者是一个艺术家,因为当然我们现在的设计可以用体系去建立,但是你的情怀无所不刻的都在你的身边,因为你加班加点,忘在你了阁楼里面,挂在了走廊上,等到你闲下来的那一刻,你突然发现我今天给你的提醒是有道理的,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这份情怀。
   这是我的酒店体验,因为这个PPT不是专门为哈尔滨做的,后面正好关于完美有缺的一个酒店的体验,因为我们公司最近做了不少的项目,但是绝对说不上伟大,可以和同仁们可以交流,但是交流的还是一种体验。窗是旅途移动的风景,我每到一个酒店,香格里拉、太阳岛,也不是微信控,也不会经常发照片,我认为一个新的城市,一个新的入住的酒店,第一时间会下意识的拍一张。然后我会是因为偶尔几次偶遇,从傍晚、夜晚到黎明,整个得会记下来,纠结有的时候很痛苦,但是也会交换意外的福利,让你记录你的窗子可以在12个小时里面进行几次关注。
   这是芝加哥,2017年4月1号,这是我当时的感觉,画一个草图,中世纪风格的一个建筑,歌德式的建筑在那里,无法再去画细节,就是来回画,在你的眼睛里面留下的全部是混凝土结构由上而下流的感觉,这是瞬间的感受,是最真实,但又不是最客观,是内心真实,但是视角不真实的东西,往往符合你自己印象的第一判断。就是这个楼。大堂电梯,一个酒店的印象有很多,有时候不要把它全部记录在大堂、收银台,你真正理解的酒店,就相当于我们这次在香格里拉我们看到的是江滩还有那个桥,我认为这是我记录2017年哈尔滨最美丽的一个场景。
   这个是一号公路,赫氏鼓堡对面,这里有我私人的记忆,每每在酒店里面看到的都是窗帘,电视,但是在这个里面一个靠海的酒店的旁边,它甚至称得上是五星级,非常精致,但是会感觉邻里之间不起眼的一个房子,爬上了楼梯,这一夜听着海的声音,看着天蒙蒙亮的一个旅馆,你在这里渡过,这是我谈酒店和体验的感受,听风、听海。就是这样,很真实,不考究。
   室内也很简单,因为季节原因,升着火炉,很暖。这是早上的场景,因为没有睡着,时差没有过来,听海的声音,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我们做事情都是做很多的地毯,像优秀的诺贝尔瓷砖,诺贝尔这个平台已经2我多年了,这是我刚刚学设计以后很多年一个非常持续坚持的企业,我想我们除了做一些设计图画,你们设计的时候有没有把风的声音设计里去。我想你们这里也都是,特别的敬重这个专业,会等他们很长时间,愿意等他们很长时间开业,这里面我认为不仅仅是设计好,他们更读懂业主的需求,既然委托我了,就是通过你艺术的附加值能够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并且在行业中,做餐饮的,都是在里面代表着投资者的一种领先的精神,个人的价值观。所以有的时候我下一步想找一个能够让我设计一个对风有感觉,对温度有感觉的业主,对记忆有感觉的人,他可能不用这个旅馆卖钱,希望人躺在这里面,忘掉他旅游的那个城市,到了我的旅馆,让他忘掉你从哪里来,这也是我个人的特点。
   这是米兰,一个人走在别的城市、街道,我对这个画面特别有兴趣,这也是我们CIID学会的。包括历年来,所有关注中国文化、地缘繁荣的一个概念。一直在强调,这是两三年前我用手机瞬间拍下来的画面。拍摄的米兰大教堂,把这座哥特式的世界级的米兰大教堂卡通式的画在了公共浏览车上,对文化和遗产的认知,他们不会将其放在公台上被悬空的祭奠起来,他们会将曾经的庄严和骄傲放在一幅画、一件T恤和一块饼干的造型上,落地在生活的各个角落,让当代人看得见、摸得着,让当代生活随时可以触摸到他们祖先有过的历史辉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鲜活的传承。我匆匆经过米兰广场瞬间的记录。这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生活的一个场景。
   在这里我希望根据刚刚我们的主持人会务组给我的提醒,我不要超标,因为对哈尔滨的情感,我很认真的准备了今天的PPT,尤其是叶红秘书长,包括我们的学会,特别重视这一站的传播,因为今年是我市倒数第二站,我准备了很多PPT,但是又考虑到会场的安排,这些都是我特别想献给哈尔滨同仁的所有的,要解读的生活体验。
   我补充一下,这是迈阿密著名的酒店,大概也是8年前,我特殊的身份,我必须去,我对境外的酒店和行业的好奇,我发现他在那里,就会充分激发你是来度假的,你不是来做学问的,你是来放松的,你不是有使命的,你是来尖叫的,你不是带着了不得的价值观来的,这是客房里放的一些照片。这个就是我住的一个客房,国际的度假圣地,它就是那么包容,哈尔滨是有冰雪著称的城市,就像女士穿高跟鞋,不管来自哪个州,看到这个场合都会happy,就是让你放松,这是我认为当下设计师在考虑的,这也是我这次包括去年、前年,兆明老师这里他们做工作分享的时候我的体会,我认为已经跑道了一定的前沿考虑问题。
   这是2010年广西南宁CIID活动,我们叶红秘书长,还有亚洲的一些学会的会长,我没记错的话越南、泰国包括韩国的一些会长在那里有颁奖仪式,中途的时候我跟兆明老师专门去了一个白裤瑶,我们开了6个小时的车,当地学会一个同仁陪着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有一点距离,最惊讶的是这个画面,这个画面上面他们的墙上的黑板报上还写着“当你在做完卫生间上完要洗手再做其他事情”的时候,这里面就是说各方面,各取所需,我个人也是会带着我的一个发现的亮点去捕捉镜头。包括这是住的有史以来最便宜的30块钱两个晚上的旅馆,这是我的体验,当时没有插座。我关注阴影,阴影下的并不一定是黑暗的,阴影或者有真实,有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看夜光,我认为这些画面从艺术想象和真实的一种分解,有时候我认为我们之所以丰富多元还不够厉害,是因为我们的标准台统一,被绑架在一种观念上,来进行个人的思考和学术的创作,或者是价值的认同,这是我的感觉,我认为有的时候一个月光、一个阴影,阴影神秘、期待,我喜欢夜晚胜过白天,它给人以幻觉,确切地它给人以逃避。
   有很多,有我的一个院子,也有我的公司在两年内搬迁,我的同事、我的合作伙伴他们非常努力,我在我们院子里面有一个食堂,中国有第一个设计博物馆,我个人认为我的诉求把这些名字、名单让全国100个一二线的城市所有设计师到这里有温度的签字,献给这个博物馆,把它收下来。简单讲就是1500成本的一片白墙,我后面是几百倍的价格,通过半年的时间,一块块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的就是我们行业,我们学会对中国未来的年轻人,知道他们的前辈,就我们知道史老师,一代一代怎么传承着一种精神。这里面没有段子,只是大家没有仔细的关注,所以这个墙被保留下来。这里面当然也有我们今天的主持人周小捷也来过,我的老乡,他也在这里进行过一个采访,背后全部都是签名,有很多。在搬走前,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我纠结、画画、拍照,把它留下,这个小小的院子,这个院子其实是拍卖,不值钱,但是在心目中无形的被放大,真实的记录行业的活动实在太多。叶红组织的有一次会长会议就在我们的千岛湖开的,在千岛湖开之前就在这个院子里我们签的字,所以这个小小的空间,真的记录过中国最认真的、最严谨的、最大的事件,行业的事件。
   因为时间的问题,这里有一个视频就不放了,时间是超了。我们现在搬到了黔江时代,我和我的合伙人经历了很多折腾,最后选择了光明,到彼岸,到不会轻易被拆的地方,但是我带了我原来老的画和装置,上面的一个桩子,在白色的背景中可以不停的变换,没有重复的画面,这是我们新的办公地址。这是我们的会议室,我们的新的会议室。就相当于我们哈尔滨的特别好的美景。但是我一直还是停留在或者比较怀念,但是更加认为这样的阳光才是振奋的。这是我们新的地方,我还没有请叶红秘书长还有哈尔滨的领导们还有同仁们专门的邀请一次,代表杭州设计师,代表典尚的设计师,代表陈耀光去一次。我在我的小窗口依然放着我对空间环境的互动,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剪纸,我把它贴在了窗上,这是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成为我新的院子的诞生地,这个孔子空了整整大概有18年。昨天也根叶红秘书长汇报了,这个房子大概在15年前还是12年前来过,正因为一次无奈的被搬迁,所以让我把遗漏的可能要忘掉的一个房子重新启动,所以完美有缺,就是在无形中被意外的更替、转换,可能就有一次新的机会,不断的产生新的奇迹。
   跟大家汇报一下这个院子,这是施工现场,还没有完,我把我原来老院子的马,两吨2000斤的马,用一个吊车弄过来,放到我院子的对岸,这是原来在老院子,这是新的院子,到新的地方去。这是一个院景,一个无边际水池。这里面没有任何可以交流的。我从事室内设计专业,我自己造了个院子,发现自己对景观的热爱和尊敬,做景观的人是必须由内而外对环境的一种敬仰,然后把自己个人愿意放大自己的存在,怎么能够化解、分离、削减掉,融调景观里面去。我在做这个景观的时候,对地上的一块磐石我投入也蛮多了,怎么样让这个磐石变化,我这里少了几个字,石头和石头之间的关系,就像我们人的关节,就像我昨天跟周立军、余洋秘书长说,就是关节之间磨合,自然景观里面每一块石头,就像我右侧的石头,打白色的都要求更换,跟周边的骨骼和韧带的磨合就会产生痛的感觉,就要更换,某些会骨折,这是我对环境的认识。这个是空了17年一个新的院子。
   这是两个案例,是精心做的案例,一个是银川馆的案例,这个项目特别有故事讲,今天因为时间问题。然后这个案例跟山、水,跟韩老师本身作为一个国际型艺术家对东方艺术的热衷,怎么通过一个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把自己想到的最核心的理念通过专业的手去体现一个无形的愿望,因为所谓韩老师的无形,因为他的艺术实在太多元,他可能不一定跟你讲太多的材料和专业度,就说这里太软,这里太硬,这里太新,贺兰山有一个特别的一个动物,这是图书馆,这是2006年我跟我的师弟我们做的一个政府的项目,浙江音乐学院,这个是有一定规模的。
   但是想说的就是跟旋律有关的,跟流线有关的,但是同时又符合工程力学的,符合人们使用、采光、照明,符合声的反射,光的反射。符合建筑物理所有的一些要素,要求很高,挑战也很高,我们是边学习,边进步,边同步。所以做一些大型综合体的项目,我个人认为应该站在自己室内设计的身份,多跟一些室内设计专业以外的另外的学科去进行诚恳的交流。这个时候把室内设计也学透了,又知道一个专业是需要综合的技术支持才能诞生诞生室内设计思想的一个大环境,这也是这么多年的体会。我相信哈尔滨同仁的体会肯定会更加有声。
   所以这里面还有我米兰的展览,我个人的装置,还有有关东方文化的传播和国际的交流,还有很多关于孩子,对儿童、对创意产品的,我希望为诺贝尔设计一款代表设计师情感的瓷砖,为中学生服务,能不能根据我自己的体会,最后我想这张照片是昨天彬彬,也是我的小老弟,带我到三个地方看,一个是万达文华,一个是全球的室内滑雪场,还有一个是这个建筑,设计师很好奇,让他去一个去过的城市,去看陌生的城市,来源于他对这个城市和对这个城市同行的尊敬和感情,所以这个照片是我最好的照片,拖了时间,但是我非常谢谢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