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设计师肖平 -《设计邂逅艺术》演讲视频

各位嘉宾,各位设计师朋友下午好!我叫肖平,我们同在长江边上,我是重庆人,非常荣幸能来到武汉,来到这个历史底蕴如此深厚,千年古城,以前多次来出差,都是匆匆忙忙开完会谈完工作就走了,今天仔细看了一下黄鹤楼,武汉这个城市底蕴非常深厚,荆楚大地千百年来,多少英雄豪杰风流人物,多少惊天动地的故事,都是在这一片土地,来到这里第一次做交流很紧张如履薄冰,这一片土地文人志士青年才俊太多。
首先要感谢我们中装协和孙秘做了这个活动,在我们行业里掀起了以“设计为本,以设计师为主体”的评奖活动,我有幸成为第一届年度人物,要感谢这么有情怀的企业钟总和孙总说的诺贝尔瓷砖,这就是一种有理想有前瞻性的举动,为我们这个行业和设计师做了很多付出,他们是无私的在奉献,感谢这两个机构!
我本人大学学的是油画,四川美术学院,八七级的,如果你们大部分是湖北武汉人,我和你们湖北的两个著名艺术家是同届的,也是湖北美院的曾凡志、马六鸣,1991年毕业我走上了设计的工作,那天和孙秘聊,我说怎么分享这个话题,我自己从一个普通设计师一点点成为了一个经营者和管理者,大家知道广田的设计院有多大,这些年有一些心得,我和孙秘一交流,我说我谈一谈设计和艺术。
最近几年随着设计师的不同年龄阶段,分得很清晰,像我们这样40多岁的人,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在梳理一些问题,谈论最多的设计文化问题和设计与艺术关系问题,孙秘讲得很好,他更多讲的是设计师是干什么的,我个人认为设计师很简单,就是解决问题的人,和艺术的关系是一种很暧昧的关系,后面我们要讲他们到底有没有关系。
我取得一个矫情的名字“设计邂逅艺术”,从业26年,很多的讨论和探讨,设计里面的文化成分有多少?设计师这个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它和文化与艺术,和本民族、本土能发生多大的联系和关系,这个话题这几年在很多活动上都在争论,甚至是争吵,以我个人的经验,谈这个问题无外乎是两个方面,就是从设计的物理性和精神性来谈。
设计没有太多的奥秘,我有一个定义,所有设计工作都是一系列物理性结构的行为,我们都是在解决物理性构造问题和物理性认知问题,我想从三个方面,我从三个方面阐述我的观点:物理性属性、精神性属性、视野与心态。今天来的大部分是本区域设计师,很多是年轻设计师,我想在这里以我个人的见解,肯定这里面有说不对的,我们是同行可以交流,你觉得哪部分是对的,我们可以探讨,错的保留或者理解宽容我,所有的设计工作就是一场物理性结构,没有太多的高深,一上来就要谈文化,设计的最大特性是解决问题。
我们都知道从三个方面来谈,就是材料的供应,我列举了几个局部材料造紧的方式,我回到自己从事设计工作的最开始和最初始的状态,我学的是纯艺术范畴,到这个行业我没有觉得我是很有创意的人,我跟设计师说不要认为你是很有思想和创意,你今天做的方案就是最牛的,千万不要这么想,你也可以这么想,因为下一分钟就被你旁边的人颠覆了。
装修是一个非常浩瀚的行业,需要你把控的东西太多,从哪里开始?从材料开始,对材料的属性,对它的物理性结构、化学性结构,在环境当中与光与环境的相互效果,我刚开始做设计师时,星期六星期天一有时间就逛建材,各种建材,必须要了解材料的属性,才能做,或者你在设计的仓库里,才会有枪支弹药从事这个工作。
很多年以后去到美国和欧洲,突然发现我自己盲打误撞的学习方法是对的,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年轻设计师,从大学毕业两年是不能做方案的,都是在材料部门,要对材料进行全面了解,我在纽约访问了一个公司,他们是收录全世界各种各样的材料,是一个很大的材料平台公司,为很多学校提供这样的服务,若他们的学生从全方位去认识各种材料,最后当把材料认知度提高时,回到你的本职工作,回到你的创意环节,我觉得很受启发。
我们院里的很多年轻设计师,一两年上不了手,不能独当一面,我们又等待三四年,他还是不行,当真正交给他工作,他除了创意以外,对整个材料、工艺、做法、整体管理没有办法做,我们从事五年到十年的设计师,首先是项目总监,说得好听一点叫主笔设计师,不仅仅是那一只笔。
我们的材料首先要从三个方面,可观、可触、可感几个方面来界定。我今天想分享一点形而上的,不想讲具体的案例和项目,在座很多设计师30多岁以上的不少,你们都有这方面的经验,我想梳理一下我们做设计,是应该从这些地方开始,从更细小的地方认知和解读它,我们不能把设计一个很有趣味和形式感的空间作为我们主要的目的。材料分两种,一种基础材料,一种面性材料,把这几大类的材料多收集多了解,甚至一些新的产品,新产品的属性多了解。
比如今天上午去季总那里看了诺贝尔的新产品,我个人非常受启发,钟总也讲了诺贝尔,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设计师,我下来要和钟总和孙总交流,大是不是好?怎么理解大?要敢于提出自己的问题,哪些空间用大?市场对它的吞吐量有多大?哪些空间是不需要缝的,就需要两块,很显然它并不多这种空间,我们诺贝尔开发的一系列高科技产品,甚至世界领先,作为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你永远要走到前面的设计师,肯定要和厂商进行讨论,进行一个思考,是不是我们一味的追求大就是好,它的生产成本有多少?每一笔下去都在为一个客户创造精神财富,我们还要给他在物质上有一份责任把控,显然我们对砖的理解,从马赛克到2.4×3.6米,一个设计师从专业的角度,肯定和空间比例关系,和人体比例关系,和空间属性这几个方面是要发生关系的,才会界定尺寸,我们下来可以交流。
物理性结构跑不掉节点,跑不掉处理它的方法,这么多年我一直对一些节点的处理很在意,甚至很愿意去钻研,我经常跟设计师说,这个话是我读到一本书,“每一个墙的转角,没有十多个独创的处理节点的方法,很难成为大师”,同样的材料拿到你手里和别人手里处理方法不一样,呈现出的气质、品质、文化含义是完全不一样的科技和工艺的进步日新月异,每一个设计师是做法的原创者,要自己对特定的产品开发不同的做法,就是节点的做法,所有的节点做法,逃离不开新材料的属性。
这些地砖的拼接,墙角的处理方法,有新科技出来,给我们展现出很多不一样气质的空间形式,我个人认为这就是颠覆,这种形态和形象,不需要你有太多文化,别谈历史,别谈民族,也不要谈文化,这就是科学和理性带来的进步,让我们受用,让我们在座的每一个设计师,你的工作得到某种提升。要感谢科学和技术的进步。
第二个部分如果要做好一个设计师,就像我刚才说的,它的物理性结构和精神性,我个人认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只要把前面物理性结构解决了,你已经是一个非常能挣钱的设计师了,不要太多管精神性和文化,你已经是一个很牛的设计师,体现在你的设计单价很高,你会很赚钱,我个人可以帮你们保证。
我们把设计简化一点,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设计,很想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无外乎是三个方面,一个是造型,一个是色彩,一个是光影,这三者相辅相成,少了谁都不行,无外乎我们解决这三个方面的问题,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首先要认知对材料最基础的认知,全面的认知,甚至你自己本人开拓性的认知,再有就是基本的东西。
我简单列举一些图片,你们自己感受,每一个人对每一张图片的解读都不同,我自己现在了一下觉得很有意思,很能开拓思维。
造型艺术是创意阶段,怎么都可以,任何一个空间从理论上有一万种解决办法,在造型构建过程中,要合理,就像我刚开始说的,设计师是解决问题的,解决谁的问题?解决客户的问题,业绩需求者的问题,你给出一个最合理,最接近人家需求的方案,来进行你的创意。
这样的一些空间是非常有意思的,关于色彩的搭配和基本原理,色彩的构建,和谐、冲突、对比等一些基本的东西就不多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色谱,甚至于有自己的色彩习惯,对色彩的认知标准,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色彩谱系,不同的人男性、女性,年龄大的和小的,都能对自己有这样的谱系要求和构建。
这三个部分最重要的是“光影的艺术”,灯光的打法和做法,在十多年前,我们做设计是没有灯光的,包括到现在为止已经开始了,独立的灯光合同越来越多,以前是我一个人一个酒店,从头到尾怎么做灯怎么照明,都是一个设计师做完,现在不一样,特别是这个空间,肯定要有专业的照明公司配合我们,我们在设计一些别墅和会所,比如这个老板是做地产的,他要做会所,这个老板是做矿山的,或者是搞文艺的要做一个会所或餐厅,我们在灯光的处理方法是肯定不一样的,这就是需求,一个合格的设计师就是解决客户的所有需求。
灯光的设计就不多讲了,要展开三天都讲不完,太多的方法,间接光、室外光、室内光、主题照明、情景照明、点光源、放光源,每一个分支能讲很久,要通过不同的空间和材料,以及材料的相互作用,产生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我只是有一个概念性的,做一个设计工作的一些基本要素,把它简单化。
所有物理性结构方面,离不开科技与信息,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找的这个项目,就在纽约中央公园,很单调的一栋,这个瓷片夜晚是发光的,是一种高科技产物,我们经常说很多东西殊途同归,大家都知道库哈斯做中央电视台,包括做深圳证券大厦,他的学生更有名是扎哈,他是学结构的,他不是建筑师,结构做到极致,让他成了建筑艺术大师,包括几个名满天下的学生,不要敲不上技术,你有创意是上天给你的财富,如果你拥有一些技术手段,你的才华和才能最终体现出来,这栋楼给了我们很大的提示,技术做到极致就可以做成艺术品,是一个具有高科技和信息的技术。
我列举一下智能灯光、智能声音,加入到今天的空间当中,会给我们的视觉体现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和体会,包括智能化进入到空间,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对生活的体验方式、感知方式,包括我们家里一进门,这个产品是我们公司研发出来的,这是七年前,我和公司很主要的负责人提出了一个设想,这一淘洗同在一个家里一栋别墅,你可以远程,可以进门,进门之后,你知道二氧化碳和空气指标,煤气有没有泄露,对它的灯光,对家里所有的电器都可以遥控和把控,如果你是说不出话的聋哑人,可以用姿势,比如你要一杯咖啡是抬肩,包括空调、灯光都有识别器,科技与信息智能化,已经进入到每一个设计师当中,要把它作为一个工具,设计师的概念外延已经在不断扩张,我们不是简单做一个面和空间设计,我个人更认为在不同的阶段,是一个非常负荷的,你的身份超越了你是画画和在大学里学环艺的。
第二部分是精神性属性,从三个方面来讲,一个是文化的束缚与挖掘,地域身份的妥协与偏执,个性文化修养与选择,我想从这三个方面来讲,前面我想讲的是要做一个好的设计师很简单,就是我自己个人认为那些要素,你努力认真的做好,不要想太多,你就是一个很能挣钱又很能有身份和社会地位的设计师,事情来了设计师要追求精神性,或者追求文化性,结果把自己搞得很复杂很烦恼,经常有一句话,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越是地方就越是世界的,我完全不同意,所以打了几个问号?。
最近几年有很多年轻设计师,三十多岁以上的,和我们发生了广泛的争论,很容易她民族主义来说事,现在新东方、新古典、新中式,我相信在座的很多设计师也在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我个人觉得值得商榷,或者我觉得有问题,我从来没有认为我是一个中国的设计师,我就是一个设计师,只不过有幸和不幸的在这片土地上,那无关紧要,甚至于我没有这个义务去捍卫和挖掘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和个人喜欢与认可有关,也许我个人不喜欢,我不想认为我是中国设计师,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一个区域给自己界定?我觉得设计师就是设计师,你应该有更宽的视野在国际化,你要为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解决问题,你去到欧洲和美洲,帮他们解决问题,没准就是要体现中国文化,我们设计院有很多外籍设计师,到我们这边来上班,有一个老板想要一个欧式的,我说意大利设计师你来设计,他做了两三天来找我说他做不下去,他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设计欧式的,他要设计当下今天人们应该实用的生活空间,在这样的基础上展开他的工作,后面我让他做出来了以后非常现代,非常的简洁,但你感觉到有文脉的传承,你可以想到有哥特的风格,有巴拉特的风格,有一些文脉的传承是自然而然,何必要强加?我不认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一味的扩大自己的民族有多伟大,多么的精粹是一件好事情,很多年轻上大学时读一本书“所有的民主主义都是廉价的”你也可以认为这句话说得不对,我想了二十多年有一些道理,一味道强调自己的民族有多伟大,在世界民族之林上有多崇尚,在设计行业本身是值得思考的这个提法。
我找了一些很低级的,这就是所谓的为中式而中式,找一些空间对比一下,欧式有一些是我以前做的。这是相对中式做得比较好的,没有为中式而中式,这是梁建国老师做的,对中式是要打破它,是一个重建,中国的传统文化更多是禅和道家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国教明朝的道教,有人文的部分,按照这样的方式还是给人很舒服。
这些我个人认为算是中式风格,有中式文脉做得比较好的。
我经常和很多设计师在一起说,设计师真的要注意,要清醒头脑,搞不好你从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犯罪和成为帮凶,都在资源的大部分浪费,很偏执的用自己的认知,有一次在活动当中,有一个年轻设计师给我讲了一个多小时,用庄子的一些文化,用韩非子的一些文化来做设计,听得我云里雾里,我觉得没有那么多事儿,没有那么复杂,不就是把材料用好,搞那么多,结果他讲了半天,我发现他还是没有搞明白韩非和庄子的学术系统到底是什么,你何必要牵强附会的用到设计工作当中。
这是反面教材,这是民主主义地域文化,浪费钱财,我走到这些大楼面前,绝对要低头走,太难为情了。这个是武汉的汉秀剧场,这个设计师没有完整的人格和独立性,我们设计师很多时候被经济指标所左右,全中国到处都是,非常多,不仅是大的建筑,小的空间,好多好多,所以我很想拿出来和设计师分享一下。
这取决于个人文化的修养与选择,每一个人是一个个体和独立的主体,要有立场和批判性,要有颠覆性,如果一个人在这个社会,没有自己鲜明的立场,你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不管是做设计师还是其他行业,甚至于做一个基本的人,我认为就是不合格的,或者是做不好的,如果没有对整个社会有良心和普世价值观,他做什么都是有问题的,设计师更是这样。
个人文化的修养与选择决定了他在这个行业里走的路有多远、有多高。这是我简单搜寻了一些比较好的视觉空间和作品,这是那栋大楼在70多层的大堂,我非常喜欢,这个空间几乎没有设计了,这就是非常高的设计,达到了一个高度的浓缩,里面什么东西都有了,这就是比较高级的,你发现不了而已。
包括每一件东西的陈列品,空间的比例关系,都是恰到好处,我认为这算是比较优秀的室内空间作品。
我们对比一下刚才,这是深圳湾1号,这一套雅布设计了一套,雅布一个套房的单方设计费是8千到一万,没有纽约57号设计得好,还有一些世界很顶级的,这是号称目前中国最贵的公寓,深圳湾1号,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设计,非要做凿井,值得我们商榷。这也是纽约的一个,这个ppt很简单。
设计与艺术到底有没有关系?其实他们两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种视觉上的形式,我认为他们两个完全没有关系,或者关系是微乎其微的,一个搞艺术的人和一个搞设计的人,他们本质上是不一样的,搞艺术是内在的,设计是外向的,设计是解决问题,艺术是制造问题,它是一个个性和一个共性,出现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知识结构不一样,知识来源体系不同,我们在很多时候,很多活动上,开始发生一些争吵,开始发生一些意见完全不一样的事情,我个人觉得要重新梳理,一个搞艺术的人,就是不断的颠覆别人,最后没有人颠覆了还要颠覆自己,一百个人说他的作品好,他肯定马上要做,而设计至少要有51%的人要认同,我们所有的工作就是要去解决这个社会和客户给我们的期望诉求,让我们去解决。
这两个职业在某一种程度上,只有一个很低的百分比,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大部分是融合不了在一起,我大学学油画,做设计工作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很痛苦的,你要解决的是公共需求,而不是个人需求,你个人需求是可以天马行空的,而设计师是不能天马行空,你的任何一个好创意,有很多条件要制约你,要痛苦舍弃到一些东西,甚至这是一个优秀设计师必须具备的品质,要对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去解决它,一个艺术家完全没有这些功能,怎么做到特别个性、独立颠覆?这才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
设计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是暧昧的关系,是一个辩证的关系,是一个形式上有统一性,但从内核本质是完全不一样的,特别在搞具体工作和艺术创作,或者是展开一个艺术创作和展开一场设计工作,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这来自于我们自己从一开始所受的教育。
我作为一个曾经学艺术的人,盲目误撞走上了设计,从普通设计师成为一个经营者管理者,以我自己20多年的经验,把这些事情简单的梳理,和大家分享,今天来了这么多武汉地区的设计师朋友,如果有愿意和我分享的,有问题可以提问,希望和大家有互动,有问题是更有意思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