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杨邦胜——打破常规,才是设计的感觉

杨邦胜:孙秘书长,周总,还有高老师,好朋友肖平,我们所有成都的设计师朋友,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回到成都,我在外面很多时候别人会问我,杨总你哪里人,我觉得我最高兴得就是回答他说“我是四川人”,23年前我从四川达州大足去了北京,原来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在叫清华美院进修室内设计,进修完1995年我去深圳,一待22年,22年闯荡没有做别的事情,就只做了一个事,就是做设计,每天看图纸画图,所以我想今天回到成都,回到我的老家,我怎么跟在座的老乡们,我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怎么来做一个汇报,这么多年的工作。
    我想还是从我出生地开始谈起,所以从四川偏远的一个小镇走到现在,我相当于从零到现在,我认为是一个设计的远行,从过去到现在,从设计的原点走向未来的一些心得和心路历程。我们18周年的时候团队改为叫YANG,我希望我们的机构要永远报保持对设计的热爱,如此刚刚那位花艺师一样的,我觉得她在上面不是插花,她是在透露对这个花的热爱,对这个花道,这个花的精髓的分享,她反向在插花,我们很多时候是正面插,她反向在插,她已经做到心中有花了,我们做设计,很多时候是倡导心中有生活,我们对传统的生活和我们的精神世界的一个再现,我们的一个传承。现在成都有我们的一个分支机构,不是为了来成都多接项目,是为了加强对成都当地项目的服务,因为我们在深圳确实有点远,现在业主要求要快捷,特别快,就是把东西能够实现,我们在成都以外,我们在上海、武汉,马上在北京也会开出来。
    公司做到现在,最大的一个感觉不是把公司做大了,我们是觉得慢慢我们在探索中国设计公司的一些发展和管理。因为其实设计很大一部分呢,当然他首要的工作是做创意,当你有一定的规模牵扯到管理,牵涉到项目的实施,我们现在中国的设计公司之所以跟境外的公司同台竞技,甚至我们屡屡胜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有我们中国接地气的一些特点,我们的性价比、我们的速度,我们的服务是境外设计公司比较难做到的,有拉创意,没有扎实的制作也很难,很多公司做概念效果图的时候很一般,最后做出来效果很不错,一定是这家公司善于管理,同时后续的执行的环节,这个控制的力度,以及他们的敬业态度,我们觉得都亿很扎实才能办得到。我是1994年从四川达州去了北京,但是在北京之前,我那时候蛮自卑的,因为在我那个时代想考美院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在座朋友肯定比我的学历高,我当年是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当年我去考师范,我只能考师范,因为小时候我母亲是农村,我爸是老师,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毕业后找一个工作,那时候还没有改革开放找不了工作,只能读书,读书怎么办?就要升学,我第一个任务就是离开这里,要到城市去,那时候让我最羡慕是成都的,我认为成都是最大的城市了,考上师范以后,本来我们的那个师范毕业是教小学的,把我分出去教初中的语文,教了两年以后把我调过去调美丽老师,终究回到了艺术,虽然读书那时候成绩还不错,但是我心里始终有一个梦想,就是基于我小时候对艺术的热爱,因为我爸是一个教美术和教语文,我其实从小受他的影响,很小就开始画画,一直想长大做一个画家,后来师范我们有一个美术和音乐的选科,我从二年级开始就选了美术,那时候很想画画,很想考美院,在想将来能不能做一个画家,就这样一路走,后来室内设计开始了,那是九几年的时候,室内设计开始,我教美术教了三年的时候,就有一个机会工业美院在招人,我1994年就去了北京,当年从四川的偏僻小镇,能够勇敢的走出去,我个人觉得这是我很重要的第一个开始。如果我还继续在当老师,当然当老师我也很喜欢,因为当年我出去的时候,我的学生跟我差不多一样大,我刚开始工作,我记得我是19岁,而我教的高中同学那些,也满大了,那些职高的同学,我觉得跟学生一起也好玩,当老师教书育人也是很好的事。但是始终我还是在想,我应该要去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去了北京以后我觉得如鱼得水,工艺美院环境的滋养,那些老师和同学,张玉(音)老师还上我的课,那时候他刚毕业不久,这段经历很难忘,学完了以后我觉得我去搞一个装修的行业,那时候搞装璜哪最好,说是香港,我说我没有香港证,去不了啊,同学说那我们就去深圳吧,深圳离香港近一点,所以就是这样一个机会到了深圳,比较幸运,我到了前老板,洪涛(音)的刘总那边,第一个项目做长春名门饭店,那时候是中国最早的五星级酒店了,所以跟那个结缘,第一个项目参与就跟酒店有关,做完了回来做深圳五洲宾馆,后来陆陆续续所有的酒店做过了,做到2006年的时候,2004年开始吧,那时候慢慢境外的品牌也进来了,那时候可以接触到境外的项目,一路走过来,我们现在变成没有别的多少业务给我们,几乎是酒店,做酒店特别苦,一个项目特别长,做完了以后成本比较高,时间长,这个实施的量又大,所以很难出作品,特别羡慕那些做豪宅的,做会所的,还有做一些文化空间的设计师,那些小项目特别容易出作品。
    这样一路走来,我们觉得做到了当时境外公司瞧不起中国设计公司,管理公司全面否定,我们现在虽然是有十几个品牌都在做,可是每一个品牌,第一家酒店的时候,业主都是说那我们还是希望他们来做吧,但管理公司都说他们不在我们的名单,然后我们都是全球的哪一个谁谁谁来做,我们没有中国设计公司来做,其实我们暗地里也不信这个邪,我们觉得外国设计师,为什么中国设计师不能做到呢?那我们就咬住牙,克服各种困难,很多品牌从开始的坚决反对,到后面做完一个项目后开始全面得用我们,给我们很多项目。不仅仅做一个品牌,我们十几个一线品牌全做,其他还有几十个品牌,我认为这点呢,中国设计师这种状态,我们这种不服输的状态,我们觉得非常好,这也是给我们家乡的设计师来分享,设计师开始的时候不在大,也不在你做国际还是做什么,没有这个说法,任何项目你逮住就往死里做,做出一个好作品来,你的业主和管理公司一定会认你,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今天谈的设计远行,我们讨论到另一个话题,中国设计经过二十三十年的发展,我们到底应该怎么认识我们自己,我们到底怎么看待我们传统的文化的一部分,未来我们的设计要走向何方,设计准确说,准确说中国设计力量算是一个大国了,中国设计公司太多了,中国设计公司的量太大了,肯定美国都没有我们这种量大,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们是不是设计的强国呢,我们是不是在引领世界的设计思潮呢?我们是不是在全球设计的中心呢?我们觉得现在都不是,努力还再往前走,所以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探索,我们很多的设计还要去思考,我们还要再认识,再出发,这也是我今天会在我的作品当中聊的一些关于我自己对这些设计的思考。第一个设计的原点,领导就是领导,一上台就把这个高度定下来了,就要解决问题,我一直也认为设计要解决问题,我们所有的项目,我们拿到手以后,无论大小,其实它都要面临很多的问题,有一些是这个项目定位的问题,有些是土建的空间有问题,有些是设计师和业主之间对于设计风格啊,档次的冲突。也有对造价上的困惑,你觉得需要这个设计来支撑,可是业主出不起这个钱,包括你的团队内部都有问题,你的项目负责人是不是有经验,中途他是不是溜掉了,是不是他自己搞公司去了,其实一个项目有很多的问题。我们认为所有的设计,先要从解决问题开始。你把所有的问题列出来,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好了,都解决了,那这就是一个好的设计。
    接下来有我们公司的一些案例,这个酒店是今年刚开业的,我们在三亚石梅湾的一个项目,这个地点在石煤万,三亚的清水湾上去就是石梅湾,隔壁是华润的艾美(音),这个酒店开了十几年了,原来的设计师找的泰国的P19(音),是泰国的一家设计公司来做,现在他也在改造了,那时候完全没有重要设计师做国际品牌,他开了十几年现在在改造,他隔壁就是我们这家酒店,这个酒店是江苏的一个企业家叫沃德集团的王总,王总也是很有追求的,他把中国的农用机械做到中国第二,他把中国的除草机在美国市场做到前三,是很有情怀的,也有追求,开了两家上市公司,一个在新加坡上市,一个在美国上市,这个老板在那一年,他就说他在中国想盖一家酒店,在海南拿了这块地,他也很幸运,这个基地离海的退潮线,现在按照国家的规范,退潮线300米,他这个50米,我们的酒店,因为改规范之前,他拿的这个地,所以这个酒店你在套房里看海不是远眺大海,所以是俯视,位置很近,面积比较大,这个项目12万平方,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威斯汀酒店,大对设计师来说不是一个好事情,我拿着就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严重,因为它的大唐的顶子离地面25米高,从大门进那个门我开始到大唐吧,看到最远处的位置105米这个尺度对人其实很不亲切的,酒店很重要的一点,希望我的客人到了这个酒店你在欢迎他,你在款待他,其中很重要的是好像很温暖,你回家了,你回家怎么体现你的关怀呢?你家里有20多米高的家吗?基本上在3米、4米,别墅有8米、9米的,这么高的空间我们感觉客人都消失在那里面,这是很麻烦的事情,我们做的时候希望要降低它的尺度,我们也跟建筑师商量,因为建筑的结构,第一这个酒店的面积大,第二这个酒店的另一个挑战是想做一个生态酒店,没有墙体封闭,言下之意如果挂台风的时候,水和风可以从大唐吧进来,从大门吹出去,如果风太大吹不出去怎么办?有一个卸风口,所以上面装修不能做的,风要从上面排出去,大不了把这个玻璃吹烂,房子是不倒的,为了抗风压设计了这样一个结构,你看到现在的这个形状不是设计师搞出来的,这是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干出来的,为了保护这个房子不被吹掉,已经强撑像一个网架式的很沉重,我们做的时候尽量不给它做东西,让它轻松一点,因为结构已经很多了,另外一点我们觉得一个好的酒店,相对来说要有一个独特的创意,做这个酒店的时候,我第一次给我的业主见面,我就给他讲,我给王主席讲,我说我们不想给你再做一个海洋文化的酒店,你在海边,但是我不想用海的元素给你做,在海南很多设计很多都做泥苗(音)文化,我也不用泥苗(音)文化,很巧合他门口有一个青皮林(音),这个青皮林大概有100米,长度10公里,这个东西不得了,全世界只有三个地方有青皮林,这是珍惜的保护的活化石,从清朝开始我们有机构保护,国民党的时候也有诸如像派出所一样的,现在也是有青皮林派出所,就是不能进去,这个后来我就用了梦回青皮林(音),你不让进去,晚上做梦就进去了,进去看到没有被破坏的青苔、草地、岩石、树木,这里面花香鸟语,完全没有人间的这些污染或者是破坏,全是原滋原味梦幻般的森林,我们灵感来自于这个。威斯汀的品牌是叫四个字,自然清新,所以我这里主要是用的比较单一,就一个灰色的花岗石,配天花上的浅色的木纹,现在看到的是大堂吧的位置,大堂吧也是很大,我们分了三个区,这个尺度对人的压迫还是比较强的,这是我们的餐厅,因为有400多间客房,我们有250多个餐位,做酒店很重要的一点是对里面的家具、灯具进行定制化的设计,不是在外面去选,像这个地面我们用的瓷砖,我们其实觉得瓷砖用好了也是非常好。尤其像我们诺贝尔的瓷砖,在眼花上做了很多的工作,有一些机会我们希望用一些性价比高的,12万平方你用大历史,甲方说太贵了,我们也要考虑用一些价廉物美的砖,用了还看不出是砖,以为是石材,除了砖我们用一些木头,这个木头我们做的叫特色餐厅,我们吃点烧烤晚上度假,这个是更便宜的一种材料,陶瓦,我们在海南采风的时候,海南一带这个瓦片有意思,我就设计了几块瓦,这个瓦烧出来很便宜,做出来的这个是中国元素,这个餐厅从海南菜到川菜到淮扬菜、东北菜都有,我们希望这个地方有原滋原味的不矫揉造作的,在我的设计中尽量想做一些自然的东西,这跟我小的时候有关系,因为我小时候住的院子地面是有青苔的,下面是一片河塘,背后是竹林,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很美,中午还可以听禅的鸣叫,晚上还有蟋蟀发出很美的声音,所以我们那个石头从来没有装修,我小时候住在没有装修的房子里,要说装修就是我爸给我们装修的,他从一个学校回来周末,我们院子外面挑一点石头回来,那时候没有切割机,只能用手磨一下砌起来的,木门是自己锯的,刷了一点桐油,这种木头慢慢随着岁月有一点木纹出来,没有一点点光泽,那个感觉特别的有温度,跟你的皮肤好像很贴近,那个木门有一点中国的感觉,但是它又不刻得那么琐碎,那么精美,到了冬天我就跟我奶奶靠在那晒太阳,那个感觉特别好,你看到青苔,看到这种自然的状态,所以其实我现在很多工作,我在做很大的努力,我都在找回儿时的回忆,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过度装修?这个尽管是一个国际品牌,我们用砖用木头,劈石头,干这些事。这是它的多功能厅,多功能厅我们尽管要做宴会和活动,我想他是阳光通过青皮林撒下来,他可以从蓝色、绿色、粉色来变化,这是刚刚说的喜欢木头石头,墙面的是老木头锉出来的,这是我们想表现的自然的状态。这是客房,客房还是要住人嘛,你不能用一些很粗糙的东西放在里面,别人在冲凉出来把皮肤擦坏了,小孩的头给磕了,那不行,我们在地毯上想做一个青皮林一样的,这个地毯来自于青苔的概念,这是我们一个套房的客厅。
    今年开了一家西安凯悦,西安凯悦我们用很短的时间做完了这家酒店,这是我们第一次做凯悦,凯悦一开始有点不高兴,后来他就高兴了,中国设计公司能那么短的时间帮他做完,做完了现在推荐我们做上海凯悦和乌鲁木齐凯悦,乌鲁木齐很好玩,我那次去采风的时候,三个晚上三天醉,我在国内别的地方出差,一年都找不到一次醉,我觉得新疆人真的是热情奔放,新疆人非常的有感觉。昨天来接我的诺贝尔是新疆人,一接触就很高兴,一上车问我是哪的人,新疆人,我说太好了,新疆是一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在西安我们怎么做凯悦,凯悦其实是一个普通的五星品牌嘛,但是西安不一样,它是在西安,在南湖边上,在曲江新区,西安就了不得了,13朝古都,汉唐盛世,你看汉代的感觉,唐代的辉煌,全世界的中心,那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地方,我们想我们怎么来表达西安这种城市的气质?我感觉西安就是属于一种大气蓬勃的,不是那种小家碧玉柔美型的,所以这个空间里面我就想他硬朗一点,简洁一点,有西安的大气那种感觉。这是我们的雨棚,我们跟建筑师一起做了这样一个雨棚的到达。然后在它的总统套房外面,我们希望还是跟外面的湖要发生一点关系,所以其实这些不是室内,又不是户外的那种典型的自然的空间,过渡空间也是很重要,这是我们的总台的背后,你看到古长安城的那种城的感觉,城门啊,大明宫啊,这是我们中间的部分,唐代的斗拱是很有力度的,上面收分,但是做的比后面的明和清代的斗拱要雄宽很多,整体上我们觉得它简洁一点有力量一点,这些设计来自于汉唐的文化,这个部分是我们的早餐厅,早餐厅我们也呼应了西安这个城市的味道,它的这个古老的,我们西安古城,中国的城一定有城墙,城墙一定有砖,所以我们希望用一点砖的概念来表达我们这个自助早餐的味道。包括我们华灯初上,我们西安的繁华盛世,这是走廊的,这是客房,这是房间,其实做酒店客房特别重要,我们的客人大部分待在房间,所以一个酒店设计师重要的是把一个房间做的有味道,尽管就那么几个东西,我们怎么让每个酒店有不同的感觉。
    另外是南京金鹰国际酒店,这家酒店在南京,南京也叫古都,它没有西安时间那么长,六朝古都嘛,但是南京跟我们中国太有关系了,我们知道在我们解放之前国民政府时期,南京是首都,而且关键那时候中国国难当头,内忧外患,日本人欺负我们,我们自己国内还不强大,我们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发展经济,那时候外国的文化进来,那时候交融并蓄,那种中西文化碰撞,作为南京这个城让我们最记忆犹新的,也最让我们感觉到跟我们有关的,我们认为民国那一段岁月,其实做这个酒店的时候,我就用了民国文化来做。民国文化我选了一个人物叫张健(音),他早年在南通办纱厂,后来赚钱了又搞教育,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作为民族的脊梁,担负起为国家为人民办事情的人,所以我们就选了张健来承载民国那个感觉。这是我们到达的时候,因为做精品酒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空间不大,我们进门的时候有意隔了一段墙,形成一个很小的空间,让你心里调整到是不是真的很小,然后再转过来就是我们的大堂吧那一块,这边有九米高,我们把所有的大堂吧、总台,休息区、书吧、饮料服务都集中在这里,这也是为了降低成本。说要解决问题,其实这个酒店也是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首先是竞争的问题,我之所以放这个案例,是想说明我们怎么在酒店当中赢得我们的市场,如果我们只为设计而设计,这不是一个好的设计,你怎么站在业主的角度,帮他赢得市场,帮他赚钱,同时还能实现你设计的追求。这个当中很重要的一个挑战就我们看到右边这一面墙,原来其实就是落地的玻璃,落地玻璃光线进来了,可是外面的环境又进来了,隔壁就是另一个小区,而且小区是一个老校区,挂着很多的东西,很花哨,很破旧,如果我们露出来了,这个酒店就麻烦了,完全没有品质了。我做的时候希望光线局部能进来,同时我想把这面墙封掉,封你不能用大板子封掉,我弄了一个博古架,又是一个陈列架,做了一个大面的架子,休息区只给了一点点,这是我们水吧的位置另一个角度,这也是为了解决消防的问题。因为我们消防规范大家也知道,从消防的楼梯下来,最好有一个直着的通道通到户外,如果没有直着的户外的通道,就必须要有一个扩大前尺,扩大前尺你可以从大堂穿过,但是一定要用A级的最好的防火材料,也就是说我这里面没有一样是可燃的,墙面的木头架子是铝板做的,地面这个东西又是地砖,你看这个砖正在发挥作用,砖在发挥作用,这是砖的,天空我们用完全防火的材料做的。我们的电梯间,这个餐厅是我们的早餐厅,做这个酒店的时候,其实我当时还在想,因为它的位置很好,在新街口,我们如果用民国来定位肯定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会很古典,很古老,就回到了民国时代,那时候还有小脚的,男的还扎辫子,所以相对来说是一个中国文化还比较原滋原味的时候,会不会很怀旧,很老旧呢?还是那个时代啊。我想我的餐厅,我要定位,又有民国的味道,同时还要显得年轻人能接受,我们也看到我们的家具选择的时候,包括一些局部装饰的时候,我们还是希望它有一些现代的气息,这个天花都是当年典型的民国的风格,包括我们的中餐部分。这是我们的游泳池,这个游泳池后来我去了发现很多人游泳,他们不是为了游泳,是为了来看这个架子,我觉得这也是挺好玩的,这是我们靠窗的那边。我们这个客房,你始终要找到民国的味道,所以我在一进客房,右边那个小玄关,你看到有民国符号的东西,左边那有我们的新街口的一些符号。
    第二个方面我想说做设计还是要用心去做,如同刚刚的花艺师一样的,因为他心里有花,他闭着眼都可以插,我们做设计也是的,我们要保持对设计的热爱,我们要感受这个世界,我们做设计一定不是设计出来的,一定是生活出来的,一定是感悟出来的,如果有时间真的建议出去走一走,要放空自己。我是做设计学历最浅的设计师,我也可以说我是一个努力的设计师,因为我去工艺美院是没钱的,那时候我住在地下室,买一盒方便面可以吃几个月,我在当老师存了一点钱,去了以后坚持下来,那么艰苦后来去了深圳,但去了深圳我在2005年又开始学米兰理工设计学的管理,后来我上了最好的酒店班,人文美学班等等,一直到去年我还在学习,这几年我断断续续把世界获普力斯(音)奖的获得者都看完了,看了巴瓦(音),看了很多建筑师的作品,一直要保持对设计的热爱,不能认为我设计的东西已经很好了,不要以为自己设计的东西很完美了,不是那样,每一个设计师都有自己很厉害的地方,要不断去学习,不断去积累,尤其在旅行中带来很多的灵感,中国人很厉害的,我们真正追求自然养生在中国,你去日本,你看人家,人家也把那种石头做的很不光。我们做独家酒店的鼻祖都在那边,他门口那几个石头摆的真的是自然极了,自然的东西在全世界都有,在荷兰你可以看到边上保护花的墙,哪像我们中国的锅炉这样修的美伦美奂?日本修河堤河床的建设,你完全看不出小修过的,那些孩子在那放风筝、骑车,情侣在那散步。我是觉得我们的设计要往前走,就是要学习借鉴,但是我们后来要有我们自己的东西。
    这还是我们在张家口开的华邑的酒店,这个酒店我们就想试图表达属于张家口的味道,我们张家口离北京2小时的车程,那里有中国最好的种葡萄的地方,另外张家口要举行冬奥会,国家领导人要去住的,所以这间酒店承载着为国家领导人的接待,同时是当地最高档的酒店,我去看现场的时候,我就觉得两点让我特别感动,第一种是张家口的那种雄浑和粗矿,一种是张家口的位置,就是滑雪圣地,他们这种地形地貌,我们其实希望表达当年张家口作为塞外和我们中原一带,在那个地方集贸的重点,那种老墙老房子,老的商铺,老的行旅的感觉,所以这个总台背后,你看到这是用木头做的,我是想做一个砖的效果,这里面因为没有外面一个到花园,所以我就做了一个绿植,这是我们华邑的茶空间,华邑是洲际开发的中式风格的品牌,这里面也有一些中式元素,但是我们做的隐讳一点。这个也有一些中国的元素,这是它的太古餐厅,这是我们客房的走廊,这个是我们的客房,你干我们的地毯的灵感也是来自于冰雪的地方,因为他是在城市跟运动有关系,我们偏一点休闲,所以整个酒店是都市商务休闲。
    还有一个小项目,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因为这个项目跟我们成都的设计师有关系,成都是很有魅力的一个地方,我对他的热爱有很多的原因,其中是自然文化,你看我们的川西地区,我们的藏区,这种文化,云南的迪庆也是藏区,我们在迪庆做希尔顿花园,我们怎么诠释藏民主的文化,这是我们进去,西藏其实对颜色是非常推崇的,因为颜色有含义,红色象征什么,蓝色象征什么,黑色象征什么,跟天,跟地,跟神,跟水,跟宇宙有什么关系,我们用了一个红色,这是希尔顿花园的标准动作,总台背景,这是我们的早餐厅,这是我们客房和走廊,这是我们的一个套房。
    最后我想讲一下,设计最后的发展,其实是思想的改变,我们每一次旅行,不仅仅是身体的移动,我们觉得是心灵的放飞,只有你把固有的东西打破,去感受不一样的世界,然后找回你最生活的触动你的内心点,才设计的感觉,这个项目是在上海,叫雅辰,澳门赌王何先生的家族创立了这个品牌,在上海陆家嘴集团投资,我们想把上海的一些文化,把上海以前当地的一些手工艺,一些江南的上海的那种味道,但我们不是找的上海滩,不是找的东西文化在上海交融的那部分,我们找的民间的,我们找的南诏的土画,当地土布,这是我们的宴会前厅,这是我们的客房。
    泉州洲际是我们正在做的,泉州洲际,我们想试图表达对泉州这个城市的一份敬意,因为这个古城不得了,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他们是工夫茶的发源地,这里有很厚重的一面,还有中亚,中国和亚洲交融的一面,所以我们把泉州的骑楼,泉州的大气工艺,从化的白瓷反映进来,这是大堂吧,这是我们的行政酒廊,这是客房的电梯,这是客房,现在的酒店都是在往时尚和清爽发展,所以没有以前那么厚重了。
    这是重庆希尔顿,我们表现重庆城市的味道,虽然它是侨都,在我心中是山水之城,两江交汇山很多,我们怎么表达山和水的感觉?像我们的低碳,你可以看到长江和嘉陵江的温润,和南山,和我们三峡,我们周边的那些关系,包括这个地毯,重要的来自于上面的感受,这是上面的酒吧,这是它的客房。
    最后我想说,我们做设计,我们认为要坚持自我,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就是成都,我们从小吃川菜长大,我们喝四川的水,我们就是一个成都人,所以别人问我是哪儿的人,我就是四川人,同时我们是中国人,因为我们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孕育,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东方的中国人,我们怎么用传统的东西坚持住,我们也很国际啊,我们要创造未来的设计的一些方向,我们探索出中国设计师的一条道路,我想大家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
    这是厦门的华邑,我们在做美高梅的时尚店,把帝都的北京用一个现代人来诠释,北京故宫的瓦,属于北京的红和绿,当然北京也很现代化,大都市,国际的都市,所以我做的时候就用了一种金色,北京的京色来诠释,这是大堂吧,年轻人玩的,这是我们的中餐,这是我们一个时尚发布中心,这是宴会厅和我们的客房。客房其实就是那么几样东西,但他一定是要把他有变化,这个淋浴房我也是做一个红色的盒子。
    因为时间的原因,最后再总结一下,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继续往前走,继续加油,因为中国的设计,现在做大了,我们觉得大家共同努力,把他做强,将来变成一个设计的强国,要再次的努力,因为前面确实中国发展很快。
    这是广州万豪的项目,大概过一下,这是莫干山瓦屋,他们在莫干山拿了一片山,每个人做一栋小房子,我也有机会做这样一个小房子,为了公平大家抓阄,我正好抓到水面的房子,我觉得运气不错,他们都在山上,我还有山有水,我的感觉是想做一个属于中国人的房子,我们小时候就是住的这种瓦屋,瓦房子,我们在江浙一带看到有很多房子用瓦或者是用石片,我这个房子叫瓦屋,但是我不用一片瓦,全用石头来做,我觉得中国文化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中国的园林在世界园林上,他有他独特的味道,我们不同于日本园林的这种叫做神性,我们有很自然可触摸,可游历的感觉,我把我的游园折叠了一下,亭台楼阁堂做到这里面,这是我做的效果图,中间做了一个院子,底下是几间客房,这是一个示意,原图是一个瓦背的一部分,一个围合的院子,因为一家做嘛,我们从平面和室内套起来,所以进入是从山顶进入,做了一个电梯,出来以后右边是总台,前面是餐厅、大堂吧,有一些客房和空气的概念,这是我们的一个意向,这是我们的客房,总共加起来客房是12间房。现在很多的小项目,有民宿那些小精品酒店,我们觉得也是可以探索一些文化的植入。
    今天我是再次表达对成都设计师的敬佩,大家在成都做了很多好作品,我们也欢迎今后来深圳交流,我在深圳是你们的前哨站,第二个我要感谢中装协,没有他们也没有我们今天的聚集,也要感谢诺贝尔的周总不遗余力的支持我们的设计,真的中国的设计师都是没钱的,干设计的人不一定是有钱,但是我们有情怀,没有他们的领导和推动,中国设计会走得辛苦一些,再次谢谢所有今天到会的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