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文超:成长,源于我的不成熟

在2018中国优秀青年室内设计师提名“诺贝尔大板瓷抛砖”竞讲昆明站中,文超以总分89.79分获得昆明站竞讲第一名,荣获“2018中国优秀青年室内设计师”称号。


▲ 文超竞讲视频





成长|与城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设计师文超,

从小生长在小城市。

未曾接触过上层建筑,

渴望用自己的成长来改变生活,

我代表着大多数与我一样的设计工作者。


我长期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

也正是因为这种徘徊和不确定性,

或者说在未能实现理想的压迫下,

让我从原有的这种机制中跳出来。


以前,

我是做装饰公司的,

会做施工,也会做设计。

可是,我总觉得有无形的枷锁。

于是,四年前,

我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品牌——简璞




我觉得,

设计是需要记忆的,

而在我的设计里面,

一直都是有记忆的。

我生活的地方,生长的环境,

都给予了我很多内容。

但是内容不是复制就可以的,

应该有转变,就是要有探讨。


在这个设计里,

我看到我的不成熟,

有中式、欧式甚至北欧风格。

但是,我觉得挺好的,

正是因为我的不成熟,

我可以把很多东西装进去。





重庆 成都|一直在不确定的路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我不成熟,

我的方案不成熟,

我的风格不成熟,

所以,我一直在不确定的路上。


我面临过很多不同的项目,

当然会有不同的要求。

但是我对每一个项目,

我都用尽全力,

因为我想走得更长远一点。



在这一路上,

我们遇到很多项目,

有的项目投入很大。

甲方却给予了我很大的空间。

而有的项目,

可能和文超、简璞更加贴切。



我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

我觉得这么多的项目在推动我的时候,

是不是应该有些思考了。

在固化的环境下思考问题是有问题的。

在这种思考之下,

我在想做怎样的设计和怎样的自己?



我做的不是北欧,

也不是大家谈的巴瓦,

而是植根于我熟悉的地域和人文,

尤其是关注我能感同身受的人群。

我特别想讲的是,

感同身受的人群这个点。

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和思维的方式,

甚至做人的标准是一致的,

我们才能得到一些真实和有意义的结果。

设计一定要愉悦自己,这一点尤为重要!




 松间|从设计里去思考与我相关的生活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这样的思考之下,

我遇到一个项目——松间,

机缘巧合下我成为了其中一个股东。

在山涧里面做一个民宿,

或者是我们自己的一个栖息地,

应该如何思考,怎么做?



我觉得设计应该是,

跟生活方式是紧密相关的,

回归到生活的最基本点,

首先让设计的初衷回归到基本诉求。



这种关系,是没有风格,

没有束缚,自由的成长。

最后还可以跟空间对话,

它是我做的,

我们能产生对话,

但是,你们能不能产生对话呢?


带着思考,我们开始,

两种极端的思维和融合。

第一个方面是最基础的材质和触感,

水泥、白墙、磨石、原木和裸露的钢筋。

这些东西可以作为基础,

但不是成为情怀的一个点,

可以是简单的,简约的,

但是在有限的条件下应该奢想最大化,

要享受这个空间,

甚至有我的欲望在里面。



我很喜欢,

写意空间的家居,

崔卡的睡眠系统,

以及杜拉维特汉斯格雅唯宝家具等。

因为,在这空间里,

我可以有享受和体验感。



前段时间,

我们的项目落地了,

从建筑、景观、庭院,

我们最大程度的简化,

用最基础的材质满足我们的诉求。

室内空间里也是一样,

不管是地面、立面还是里面的关系,

我们都是尽可能的弱化,

满足最基本需求就可以了。



因为外景更美丽动人,

我觉得这就是最奢侈的东西。

因此,我就想,

让空间再压低些,

顶上也做成灰色,

让人很难在里面很自由的行走,

那就要坐下来,

然后就望出去,

望到我们真正想看到的风景

以及真正体验到家居带来的舒适感。



房间也是一样,

我们尽可能利用现有的关系,

或者空间建筑结构的一些逻辑,

产生一些趣味性、借景的方式手法。


本来,有间阁楼,

是准备做储藏间的。

可是,我们觉得,

这就是最真实的状态。

虽然有时候会热,

但可以汲取到阳光,

感受阳光沐浴全身的真实感受。

于是,我把它做成了一个星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