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使用Chrome浏览器查看。

知道了

2016中国设计年度人物大会暨行业G4春季论坛

孙晓勇:感谢各位,去年想找论坛主持人没找着,他们说你聊的太杂了,搞设计论坛就聊设计,我说尝试聊一点新的,设计不能只在设计行业看设计,不能只看脚底下,应该往前看一看。今天尝试找行业主持人,大家说去年主持还凑合。大家发现我请的嘉宾真的小鲜肉和伪鲜肉,基本上属于鲜肉。今天有幸在这个环节跟大家谈一谈他们这个行业,以及他们行业和咱们行业有什么关系,我先从开始来让各位嘉宾介绍他们是谁,他们是做什么的,这样以便于大家锁定他们未来有没有合作机会。

庄超:我是新旅界联合创始人,我们新旅界是旅游产业和财经综合咨询服务机构,旗下有旅界传媒、资本和营销。我负责旅界资本,主要为旅游产业旅游项目做并购。

龙泊中:我是龙德总经理,我是泛旅游融资和并购。

杨朵轶:大家好我是杨朵轶,第二次参加中国建筑装饰协会春节论坛,今天感觉到特别轻松,因为今天我看这一圈人除了庄总以外,剩下都是我特别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聚,感觉放一个桌子马上就能坐在一块打牌了。刚才介绍我是文旅投资和3P专家,也不敢当,我是最早在央行,后来跳槽到平安银行,因为家在北京两周飞一次特别累,2014年我们成立文旅事业部回到北京筹备文旅事业部,经营两年硕果累累,近期种种原因和个人选择,选择加入东方国际负责产业基金部和文旅事业部,很准确讲我们还是属于下野的状态,这边辞职手续还在办,那边发了offer还没有入职,4月份还是负责文旅这一块,文旅+地产,以及政府产业基金,大概是这个方向。

张达:很高兴也很荣幸跟协会领导见面,很多是很熟悉的领导。我本人也是一个从我们产业里面转型出来的角色,之前我是在海尔集团和海尔家居,现在在中科文旅担任总经理,现在主要布局几个方向:文化、旅游、医疗、教育等等,我们把米兰理工大学作为我们欧洲创新中心,今年完成在美国的布局,包括在哈萨克斯坦的布局,依托全球会形成几大支点,整个产业投资的角度来讲,很多产业跟设计高度相关联,现在投资一些项目也都是设计师自己做的文旅产品,这些产品过程中很多设计师有了自己职业的转型,从设计本身的角度往上下游和内容关联,设计师行业角色往投资人和项目负责人方向转变,在未来时间里面可能跟大家都有很大的合作契机。

吴彤:刚才讲半天我没有跟大家介绍,我是来自巅峰怡广旅游产业基金,巅峰智业从2001年到现在一直引领中国旅游规划行业的企业,或者开创中国旅游规划的企业,也被称为中国文旅黄埔军校,国内很多赫赫有名文旅相关企业的老板都曾经在巅峰智业任职,做旅游规划和具体景区规划,以及旅游初步设计这些方面相关事情,从2014年、2015年我们开始专注于旅游投资,最早给大的资本,包括中信、保利、平安做投资顾问或者具体景区评估顾问,做一些FA的事,去年专门成立50亿旅游产业基金,基金主要是投资一些景区的运营权或者做一些景区前期开发和建设相关的投资,以及配合当地地方政府完成地方政府地方旅游产业基金发展,完成旅游总体过程。我们基金6月份第一次做路演,7月份融资完毕,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成果还是比较丰硕,现在在国内旅游投资圈里面算小小有一个名号,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我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孙晓勇:平常大家在一起聊小生意,我跟潘总讲你们如何研究设计,而我在研究你们,希望年度人物和协会平台,能够给更多设计师不只是看奖项,而是能看到远方未来的趋势。大家看到从去年开始我们一直在谈文旅,去年的时间关系大家没聊透,其实吴总和杨总也是去年来过的嘉宾,今年也是老朋友了。从昨天开始就准备了发言稿,后来发现这三道题目其实很难把他们积极性调动起来,开始说让大家谈一谈你们是干嘛,第二是行业的情况,第三是景区的现状。发现这三个题目对于他们来讲被锁住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杨总是从银行体系过来的,包括平安银行投边缘小镇等等,我特别想让五位谈一谈,如果你们做文旅来讲,你们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哪一类设计机构、哪一类设计产品跟你们配合,就着吴总激情的演讲首先从我身边看看让吴总讲一讲。

吴彤:刚才演讲提了一下我们对设计的理解。其实设计在物质本体之上完成再加工。再加工目的两个:一是展现美,二是展现人文关怀,最终实现营销阶段,美好的东西才会吸引人。首先要对设计行业或者一个设计企业,我们对它们的要求,刚才我也提到叫击穿做透,我们要想到这件事情是什么意义,这是我们对设计机构和设计师最基本的要求,不能在纸上画特别好看的东西,不能最后实践出来不好用,或者没有你说那么好,这个要击穿做透。第二,我们要衡量美和钱之间的关系,不能为了追求美而放大投资,而不是为了钱丧失美感,这中间找到微妙的平衡,由投资人和设计公司完成相互博弈的过程,希望博弈过程是有序或者博弈过程是和谐,这是第二个我大概的一个要求。第三,实际上我们对一个设计企业,包括刚才提到人文、人本元素提取上有自己足够强烈的认识,这个认识又有很强的差异感,他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我们非常愿意为设计师这些独特的创意和他的独特理解体系性的东西,给他们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更多的钱,更多的空间,让他们完成这些事情。旅游产业一直理解是成本效应,木桶原理绝对木桶盛水最少是最短的木头,其实旅游恰恰不一样,木桶是否吸引人最重要最长板子是一样,旅游一定是有特色打造爆款的特色,玻璃栈道就让平视的旅游景区变得非常火爆,设计理念的彰显对于烘托长板,让长板越来越高,凌驾于本体之上包装过程更好,希望设计师独特区别于其他人整体创意的过程。简单说我是一个景区投资人选择一个投资机构,可能对大家就这三个要求,当然可能对很多机构来讲需要呈现更多精力或者更多时间。

孙晓勇:刚才吴总有50亿,他聊了那么多,他是搞文旅他有钱,希望更多年度人物活动吴总和在座各位能够参加。参加除了分享一下,能不能分享有什么项目要投,在座设计公司能不能参与一下,在你们项目里面我们伸一小脚,无论设计年度人物还是精英设计师,其实我们可以打造出一个李若彤,设计界也有这个问题,效果图很美最后呈现不一定很好。这里面最有钱的杨总,对于杨总来讲在你投资这些项目里面,带有酒店板块和建筑空间站你的投资比重,你关注这一块在你整个文旅项目比重是多大?比如说酒店对于你来讲它的投资有所谓还是无所谓?

杨朵轶:我今天所说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代表我曾经服务平安文旅和未来服务的东方国际,仅仅是我个人观点,这样说的更真实一些、更成熟一些。我先说一下旅游,旅游在几年前不能称之为一个产业,它是一个行业。为什么现在变得非常热闹,因为之前中国经济以前靠房地产和传统重工业、制造业、能源业拉动。这几年随着政策的调控,房地产退潮,旅游业逐渐变成非常好的投资高地,资本大量的进入。在进入过程中,就把行业变成了产业这是我个人的一种认识,一旦资本进入某个行业就会把这个行业变成一个产业。我们今天是一个设计论坛,当然也是一个行业论坛,我个人认为设计行业还不能称之为产业,还仅仅是一个行业,资本没有进入这样一个行业。为什么?我们也在分析为什么资本没有进入,一个是过轻没有抓手,第二个觉得设计行业主要是设计师,都是从事艺术的,人性不太好控制,这个方面资本很难进入。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有这样的机会,我跟很多设计行业的老板以及做重资产老板都再说这个事,未来一定是这样子,从事轻资产一定有实力领先一步,区位优势获得成功,一定重资产覆盖,做重资产一定往轻资产转型,一定是这样的过程。所以我个人觉得我们设计行业这些老板们,做的比较领先比较成功可以考虑向重资产方向覆盖,因为现在坦率的讲先行者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同行者时代,现在不是先走一步就一定成功,现在是拉着我们伙伴一起前行。我是做产融结合,我们有真正做文旅运营,我们也有做供应链,把整个产业链丰富起来,跟老板聚焦看他的朋友圈,你的朋友圈是什么?如果就是你圈子的朋友,注定这个产业没法做大,卖瓜子的朋友还是卖瓜子,在吃快吃吃饭、喝喝酒、唱唱歌,你多卖了他就少卖,如果你卖瓜子要找卖矿泉水,吃瓜子口渴就要喝水,所以一定是同行的时代。

孙晓勇:我对龙总的总结有钱收钱、收景区,在你们走的景区过程当中,有的环境好,有的环境不好,你认为我们不说设计怎么进入这个产业,单独的两块,在你的景区里面酒店业升级空间有多大,你关注有多少。

龙泊中:我不从酒店这个单独点切入,我说现在做的工作和设计行业有什么关联。我们专门做股权投资,我们觉得有一些有成长性的景区,商业也好、古镇也好、湖泊也好、乐园也好,我们通过股权进入,我们投钱要的未来,我们保护和提升。提升有几个点:运营提升和产品提升,细分规划、设计就很多了。我跟投资人朋友讲要有品位的提升,中国旅游景区从设计角度和资源禀赋角度看,资源禀赋是大自然给的,人文是历史给的,这个东西不能轻易改变,而我们要尊重。还有设计的内容,这种让人觉得可怕,可以用这两个词形容。游客享受美好自然环境和人文历史古迹的时候,很多设计让你觉得很不舒服,跟他平行还有一类叫服务,所以很多人愿意出境。我就说日本、欧洲这些地方设计让人感觉很舒服,让你愿意亲近,服务不提了,这是另一个板块,所以设计需求是极为巨大的。之前吴总演讲不是圈一块地盖房子收门票,不是这样的,而是要提升你的品位。很多同仁觉得自己就可以做设计,找一个工作室就可以做,真的不是这样的,山水和古城跟周边环境要有整体的调性,我现在也在关注这个事情,从中国景区去看,设计上让我眼前一亮不多,之前我看过鸟巢真的不错。其他就是酒店,中国旅游还是一个高频次低强度的行业,很多游客会去,门票就是10、20块钱,让他住1000、2000的酒店,这是小频率的事件。刚才两位老师作品我是非常喜欢,我作为一个旅游人,希望所有来景区和来旅游目的地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快乐和心情愉悦,这种酒店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我这里有一个需求给大家的,我们在做投资里面有大量空间可以让我们中国设计师进去,把我们中国的文化,我们的想法真正在景区实现,不仅仅是大家的荣耀,也是中国设计师的使命,这是心理让我痛心的事情,现在看不到好的景区。我插播一个小故事,我去陕西某一个景区,还是有点知名度,遇到一个小活字,也是留着胡子,我说你应该是一个设计师,他说对我就是设计师。我说你从哪里来,他说是江苏人,在日本读大学,读的七年,来到这里月工资2500,他用一年时间设计唐风建筑风貌出来,用一个院子简单实现,领导考察丢了几个字怎么搞的像日本人似的,他就崩溃了,这是中国人的东西,怎么成了日本人的了。我听到以后心理特别别扭,这是我们现在在景区里面设计上需要很多景区投资人要的快、便宜、简单,我住一个很简单的酒店,动辄1500、2000就住进了,我为什么不住4、5百的民宿,民宿是小工作室慢慢做的过程。我认为未来从过去看到这些项目和旅游项目来看,除了规划讲到产品设计上,不是传统的雕塑和布道都是需要设计元素,真的设计需求非常大。

孙晓勇:我也想找机会让龙总看一看难度人物设计师的水平和案例,有机会感受一下他们设计作品,我作为这个行业工作者来讲,包括我在内其实我看到的东西还是很窄的,你的小故事后面还有一个版本,政府领导说这个像日本,投资人我就喜欢这种风格,谁有钱谁说了算,希望未来各种投资人更倾向于把我们好设计引入到我们景区,把我们好思想引入到你们景区。就这个话题我也想问一下庄总,你怎么看待刚才龙总谈到的这个话题和谈到这个问题?

庄超:什么样设计公司在旅游产业找到自己的机会,我们旅界现在做产业顾问,包括规划、建造、建筑、管理运营和服务公司,这样公司帮助他们融资,行业市场是在井喷了。我们看了很多项目,也研究了很多案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有这么几个模式。巅峰怡广吴彤总提到好的设计官司要贯通产业才能真正给业主房做好服务,我看到有两种模式:第一,自己产业投资方是自己规划设计、建造、运营管理,像吴彤总提到古北水镇和乌镇,应该是中国古镇开发运营的佼佼者陈向同先生,从规划设计和运营管理都是自己操刀,这就可以保证他从前期设计跟后期的产品运营结合起来,自己内部人知道场景设计成什么样子。第二,投资方引入外面的设计师和设计公司,汇集群智,一个企业有自己的边界,他在投资和建造方面比较专业,设计方面要引入外面的设计公司,烟火湾请了日本的设计IMO,把烟火湾希望东方禅意建筑方式阐释出来,去日本学习具体设计理念和细节把这个东西做好。这一类设计要能够和投资方贯通才能够得到一种设计上的成功。这个贯通可能体现在两个方面:你的产品设计和建造要结合起来,我心谷是生态自然的设计,无论在建造的方式上,模块化的拼装还是设计材料选择上都是非常生态环境材料,都是非常有讲究的,在前期设计当中就要考虑到后期项目建造过程中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要和建造贯通起来。另外一点,你要和产品贯通起来,陈向同团队做古北水镇和固镇建筑设计规划,已经想到后面放什么业态和产品,开什么餐饮和店,提前想到产品环节,要在设计环节提前做工作,要把设计和产品贯通起来,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第二点,设计公司要和业主方要有同样的先知。很成功的项目,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项目,都有非常深刻的产品理念,比如东方禅意建筑,为了做篱笆到日本找了一对70多年篱笆的老人,包括茅草屋上的苔藓,他们设计方案IMO公司非常有先知,跑到日本唐式建筑爬到屋顶量等等,一定要非常偏执才能达到业主想完成。好的产品都有大的大师才能做出相应的作品。

孙晓勇:还有一个问题特色小镇的特点,特色小镇是在座比较关注和参与的,大家不妨找时间跟他们互留微信、要一个名片,我们有没有什么项目可以合作。我们为什么叫中国设计年度人物大会,我们很多优秀设计师其实在台下坐着,每年通过这个活动向社会推荐更优秀的设计师,大家看不到的设计师,其实设计这件事本无边界,设计这件事审美不同,每个人理解美的角度不一样,他们这么多年操刀这么多项目,操刀这么多年的项目,真正意义上他们在沉下来搞设计,我不是说国外大师在炒作,我觉得他们更懂得如何运用媒体。在这个过程当中,为什么是张达张总,我们都知道张总一只脚在文旅,一只脚在装饰,他之前是海尔装饰的副总,他算离我们而去,时不时回眸一笑,让张总谈一谈你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行业和产业之间的关系。

张达:我就简单说三点:第一点,关于设计的趋势。在座所有人都要考虑一个问题,你是为生计被奔波,为了员工拿订单,还是真正喜欢做一个东西,这个非常关键。举个例子,我们收购一个项目,他花了半年时间花了300万做出来,另外一个朋友花800万做了俱乐部,这两个项目进入股权,溢价非常高。这两个人身上有非常一样的特点,他们就是做自己喜欢做东西。我们中科文旅喜欢投小而美的东西,差异化资源和差异化的产品,背后是执着用心的团队,他们做设计行业应该慢下来仔细思考一下自己真正喜欢哪一个地方,想把这个地方做成什么样子。现在大家已经做成这样的项目,可以跟我们联系,我们对这一类的项目非常感兴趣。第二点,设计的衍生。我们公司的艺术总监他本来做衍生品的设计,他之前做了很多知名衍生品,迪斯尼很多产品都是他做的。到了我们公司发现要懂规划、懂室内装饰设计,还要懂活动内容设计和营销平面设计,设计产业前后衍生性特别强,如果自己固步自封,如果局限在自己通用职业半径,大家可以更多参与文旅项目,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发现设计衍生性非常强。第三点,关于设计的平台。我跟晓勇是非常好的朋友,在台下一直交流,我们昨天晚上加一通宵的班,今天上午8点从公司赶到会场,明天见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后天见意大利的一个校长,这两个跟设计师平衡非常重要,我们既然是中国设计年度人物大会,中国的设计其实并补差,包括现在看中国设计非常棒,但是缺少世界舞台展现出来,包括一些领军人物、个人品牌和企业品牌推广出去。在今年6月份到9月份期间,2017年世界博览会以及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卡纳举行,全世界元首将近500人都会去,包括我们中国设计年度人物相应的推广和走出去的想法,我们跟意大利理工大学跨境并购,这个并购本周实现签约,我们把米兰理工大学两所教学楼改造中国设计基地,这些机会可以请大家把握,毕竟我对这个行业有很深厚的感情。

孙晓勇:本轮论坛到此结束,确确实实设计师不能只看脚下,要往前看,同时也希望更多的设计师关注我们活动,关注我们的金主诺贝尔瓷抛砖,谢谢大家。